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五〇章 君前装逼
    “臣子刘袖,参见”

    “免礼吧。”

    “是。”

    刘袖一句陛下还没说完,慢吞吞的还没跪下,一听到免礼就立刻站直腰杆,把周曜和汪直都弄的一愣。

    这小子也太敷衍了吧?就这么不爱跪吗?

    不过周曜没心思和他计较,直接便道:“朕问你,刘家可堪大用否?”

    这是一道送命题,根据义兄的推测,皇上很可能是让刘家当炮灰,因为大战前夕,连夜召刘袖进宫,大概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看中刘家带来的一千精锐!

    这个大哥没白认啊,刘袖心里已经有数,便回道:“刘家忠肝义胆,当然可堪大用,臣子时刻想着为君分忧,今日的武试陛下想必已经知道了,正是臣子识破乱党的阴谋,才保住数万人的性命,这些都是臣子应该做的。”

    周曜:“”

    汪直:“”

    思路一下被打乱了,这小子也太不要脸了,有这么夸自己的吗?

    可是周曜一想,武道院投毒之事,刘袖确实立下大功,倒是理当重赏。

    “嗯,此事你做得很好,朕自然要赏你。”周曜想了想道:“不过科举还没结束,封官不合流程,你想要什么赏赐呢?”

    刘袖道:“臣子不要赏赐,这是份内之事,就像禁军何统领遭人毒害,被臣子所救监务使及多人被囚禁,也是臣子出手相救有人要在皇宫放毒,臣子便去找来病毒抗体我做这些都不是为了赏赐,而是一颗赤胆之心!还有当初火烧万虫谷,平定北运省叛乱”

    “等等会!你先等会!”

    周曜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你说禁卫军和监务府怎么了?还有人要在宫里投毒?”

    汪直脸都绿了,不顾身份的插嘴道:“刘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圣上面前不可胡言!”

    “唰!”

    突然一道黑影,落在距离周曜三丈远的地方,这是暗卫的急报,周曜和汪直都没觉得惊讶,可是刘袖却已经出手了。

    大家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来到那名暗卫的身旁,刘袖的一只手,就已经抓住暗卫的喉咙!

    这一切太快了,暗卫来的无声无息,刘袖抓的又快又准,根本没给对方任何机会,一招便将其拿下!

    周曜反应过来,连忙喝止道:“住手,这不是刺客。”

    “自己人!自己人!”汪直冷汗也下来了,这义弟真是虎啊!不过他身手这么好吗?连暗卫都走不过一招?

    “哦,原来是误会,陛下恕罪。”

    刘袖一脸歉意地松开手,其实刚刚那一瞬间,他确实以为是刺客,而出手先解析的好习惯,让他立刻便知道暗卫的身份,但他还是出手了,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皇上知道,他这个大腿多粗,多大。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刘袖又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将自己牢牢锁定。

    那种感觉,不下于他见过的任何宗师,甚至可能比宁缺、李经修还要强大!

    但此人只是目光锁定,并没有实质的真气,所以刘袖也解析不到。

    当时如果他捏碎暗卫的喉咙,那个人一定会出手,当然刘袖不可能这么做。

    “无妨,不知者不怪。”

    周曜不动声色地摆摆手,可心里却已经是惊涛骇浪。

    暗卫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能够一招制服,甚至不费吹灰之力,这是什么实力?

    基是陈天南、宁缺出手还差不多,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

    还好,刚才那一瞬间,无疑证明了此子的忠心,他以为有人想刺杀朕,才不顾一切出手,这孩子真是不错啊!

    周曜看刘袖的眼神,满是欣赏和喜欢,显然,这要比什么忠肝义胆的口号,都更加有用。

    只是可怜那暗卫,明明刺探消息有功,可是被刘袖一装逼,弄得灰头土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随后,暗卫呈上急报,便一闪身没影了,狠狠秀了一下身法,似乎在对刘袖示威,刚才我只是大意,看到我的实力没?就我这身法你能看清?

    结果,刘袖对着房梁摆了摆手,一脸歉意的样子,那暗卫又差点从梁上掉下来。

    而周曜看了看急报,又看了看刘袖,再看看急报,又再看看刘袖

    不用说了,从皇上的眼神就能知道,肯定是禁卫军和监务府的消息,看来皇上的暗卫还不算太弱鸡,起码能后知后觉。

    周曜暗暗压下心中的惊骇,然后手指一动,用真气将手上的纸震成粉沫,似乎也是刻意在刘袖面前秀一下修为。

    虽然周曜皇帝面无表情,但那种不甘示弱的眼神,刘袖已经读懂了,立刻惊为天人道:“皇上神功盖世,臣子刚才孟浪了,竟然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秀操作,想来就算是真的刺客,寻常百八十个也近不了皇上的身”

    这个马屁太浮夸了,周曜的脸色有点黑:“关公是谁?”

    “呃,我们老家的一代刀神,用来比喻不自量力的意思。”刘袖解释道。

    “那鲁班呢?”

    “一个小短腿。”

    周曜:“”

    “好了,闲话不说,何枫传来消息,监务府那边暗卫也发现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周曜来说,这封急报要比刘袖的武力,更让他震惊,没想到敌人竟神不知鬼不觉地扳倒他两员大将!

    然而更更震惊的是,这些又被刘袖识破,并且把人救了回来?

    所以刚才这小子并非胡言乱语,而是说的真事儿!

    接下来,刘袖也将拍卖会发生的事,以及监务府的情况,都如实说出,只是略去隐身探大牢等细节,因为不能让皇上觉得他太牛逼,心里再犯忌讳。

    所以展示实力很重要,君前装逼是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但尺度也很重要,该收的时候一定要低调。

    随后,周曜久久陷入沉思,而一旁的汪直悄悄给义弟坚起大拇指,满脸是佩服和欣慰。

    现在皇上肯定动摇了,这样的刘袖,怎么能让他做炮灰呢?

    便是刘家的一千精锐,也不好再动心思了,总不能让了臣子的心吧?

    最终,周曜开口道:“你说的不错,刘家确实可堪大用啊!天就快亮了,朕想听听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