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五六章 友谊战
    刘袖的对手直接认输了,似乎第一名已经没什么悬念,但随后,李贤却走上擂台,顿时全场肃静。

    “你想跟我比划比划?你不是我的对手。”刘袖笑着道。

    李贤也笑道:“现在只剩我们四人,总归要有一战,正好向刘兄讨教讨教,不过先说好了,下手可不能太重啊!”

    “好,一定留你个全尸。”刘袖一脸认真的道。

    一旁的考官都懵了,连忙看向宁缺,这是要出人命吗?而后者虽是心不在焉,但也注意到刘袖并无杀气,便示意让他们去吧。

    接下来,在李贤的强烈要求下,两人的战斗就算是提前进行了。

    随着考官一声开始,李贤瞬间爆发出先天圆满的修为,引得许多人惊异连连。

    虽然这种实力,比刘袖还差得很远,但之前李贤一直展露的是先天中期修为,大家都没想到,他竟然是先天圆满,再进一步便是化真境强者!

    关键是,他压制修为能打到现在,而且面前赢的并不困难,很显然,今年若没有刘袖这种怪胎,李贤无疑是武试的会元!

    “看来是我盖过了你的锋芒,抱歉了,其实我也不想,可实力不允许啊。”刘袖十分歉然的道。

    李贤满头黑线:“刘兄是我见过最别致的人,能与你结识,区区会元又算什么?如果没有你,或许直到武试结束,我也不会拼尽全力,请吧刘兄,在下只想酣战一场!”

    “好,如你所愿。”

    刘袖淡淡一笑,修为也压制在先天圆满,摆出刘家拳的起手势。

    他准备以同样的修为,不使用任何法术,陪小李子好好打一场!

    “多谢了,请指教!”

    李贤躬身一礼,而后大喝一声,双掌幻化出无数虚影,朝刘袖攻了过来。

    这是一场友谊战,也是君子之战,不会以命相搏,却会全力以赴。

    李贤一出手,便使出压箱底的本领,立刻引得阵阵喝彩,大家本以为他会认输,或者被刘袖一招放倒,可没想到两人是用同等修为,来一场公平对决。

    当然这喝彩,也是送给刘袖,为所有人奉上这场精彩的战斗,让许多没看到昨天比赛的人,都觉得值回票价了!

    只见刘袖弓步下沉,一拳平平无奇地送出,却在满屏的掌影中,击中李贤的右手。

    拳掌相交,双方各退两步,但刘袖化繁为简,一力破万巧,一拳化解对方的虚招,自然略胜一筹。

    刚刚的喝彩声还未断,紧接着又抛起一波,哪怕在外行看来,也知道这一拳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这才是大家想看的比武,之前那都是什么玩意,动动手指就把对手扔下台,看一次两次还行,可刘袖每场都这样,大家都看郁闷了。

    此时,刘袖无形之中,又圈粉无数,这个他真没想到,只是好久没用武功了,觉得和小李子打一场也不错。

    看台上,慕云阁的几个人也在全神贯注。

    “师兄,那刘袖到底是什么修为?”

    “其实我也在想,之前看到的是化真初期,我还觉得不会看错,但现在他压制到先天境,又完全看不出化真境的影子,我忽然想到,会不会他的化真初期也是在压制?”

    “原来师兄也是这样想的?我就说嘛,总觉得看不透他的深浅!”

    “是啊,连我也看不透啊!看来等会和他淡那件事,不宜太过强势啊”

    “对对,我也认为客气点好,就当给小乔师妹面子了。”

    “”

    另一边,宁缺也被场上的战斗所吸引,暂时放下一些包袱,看着两人你来我往。

    这时候,李经修走过来,一边看着场上的孙儿,一边淡淡说道:“动手的是门派中人,抓到一个,背后主使是靳王,只问出这么多,还不知道人关在哪。”

    话音未落,宁缺的杀气已经有如实质,一双虎目如同利箭般,显然是动了真怒。

    李经修又道:“他们既然抓走令爱,今天之内,必然会提出条件,还是等等吧,去找周煜并非明智之举。”

    “有何不可?”宁缺沙哑的声音说道:“就算靳王府是龙潭虚穴,宁某又何惧之有?”

    “你闯进去就能找到小婉吗?”李经修平静的道。

    “”

    宁缺沉默了,脸色沉得可怕,似乎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怒火。

    李经修摇头叹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了,有些时候,是无法独善其身的,哪怕你两不相帮,也会惹人猜疑,因为你是一把杀人的剑,会让人忌惮,只有握在手里,他们才能安心。”

    宁缺脸色数变,最终沉声道:“李师请你指点宁某”

    李经修仍然平静的道:“指点不敢当,当年你我亦师亦友,如今你的修为早已不在我之下,只是心境有缺,小婉便是你的软肋,正所谓关心则乱,其实你大可等着对方来找你。”

    “唉,我又尝不知啊!”宁缺苦涩道:“可婉柔在他们手里,我怎能不急?连唯一的亲人都保护不了,要这一身修为有何用?李师不必再劝,宁某心意已决。”

    说罢,宁缺眼中透着决然,浑身煞气弥漫,仿佛一头饥饿的狮子,准备撕咬猎物。

    李经修很了解宁缺,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甚至有些偏执,以宁缺的性子,一定会杀到靳王府。

    而他之所以还没去,只是因为答应过皇上,要确保这次武试万无一失,这正是宁缺重义的地方,哪怕他立场明确,绝不参加权力争斗,但还是一诺千金。

    李经修暗暗摇头,而他的目光,又落到刘袖身上。

    “也许,他可能会有办法”

    “谁?”

    宁缺怔了怔:“你是说刘袖?”

    “不错。”李经修略有深意的道:“之前你说闻家小子被杀时,刘袖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一段时间,而我多方查证推断,也觉得这是唯一的解释。”

    李经修顿了顿,又沉声道:“如果他真的有某种秘术,能够瞒过你的耳目,那岂不是救人的不二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