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七九章 我反对
    “大叔好厉害!以前爹爹是武阁最年轻的武士,现在应该是大叔啦!”

    宁婉柔挥舞着小拳头,替刘袖感到高兴。

    宁缺有些尴尬,感觉养了十几年的花,可能要被人连盆端走了。

    唉,假装听不见吧,继续疗伤。

    这时,江离别走了过来,笑着将一块令牌交到刘袖手上。

    “恭喜刘大武士加入武阁,在下江离别,日后多指教。”

    “还请大佬多多关照。”

    刘袖抱拳说道,却总想纠正对方,指教可以,日后可不行。

    忽然,一道真气凝聚的声束,送入刘袖耳中。

    “刘公子,把你拉进这趟浑水,江某也是迫于无奈,不过据我所知,你似乎和尉迟公不太投缘,倒是深得皇上赏识,想来也不会怪我吧?”

    原来大佬都会传音入密,果然修炼才是第一科技,刘袖之前已经偷学到了,便也传音说道。

    “江宗师言重了,你现在是我领导,以后还得跟你混,就算你把我卖了,也不敢怪你啊。”

    “呃”

    江离别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小子满满的怨气,而且很小心眼儿的样子。

    宁缺一边疗伤,一边流到这两人在传音,虽然没有刻意偷听,但也知道刘袖要变成自己人了。

    宁缺很欣慰,刘公子果然识大体,又忠君忠义,前途不可限量啊!好像婉儿也不小了

    “几位是凌山派的高手吧?这位小姑娘莫非是慕老前辈的高徒?”

    江离别又转头对慕小乔等人说道,可能是想化解一下尴尬。

    然后慕小乔回道:“是啊,你也想拉我们下水吗?”

    江离别:“”

    凌山众人:“”

    更尴尬了,这女娃竟然能听到他们传音,江离别有些后悔不该过来,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难缠吗?

    随后,江离别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便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

    不过这一举动,却令尉迟公陷入沉思。

    显然,刘袖的强大,远远超出他的预计,还有这些凌山派高手,虽然没有老祖级别的存在,但也有着凌山的光环,不可小觑。

    江离别好手段啊,不仅有周曜带着魏庚来助阵,又这么快拉到这些队友,之前真是大意了!

    尉迟公暗暗懊恼,明明是必胜的局面,现在却连输两场,不仅损失一个阁佬,又被对手利用规则,把刘袖也弄进武阁,他岂能不怒。

    尉迟公冷哼一声:“我们继续吧,接下来,老夫举荐一人。”

    此话一出,全场再次安静下来,因为都知道,尉迟公要出招了!

    由他亲自举荐的人,必然是重量级人物,大家都拭目以待。

    只听尉迟公顿了顿,又道:“此人修为绝强,学识渊博,在京城无人不知,五年前便踏入通玄境,位列宗师,完全有资格成为阁佬,他便是阎信!”

    其实说到一半,很多人就已经猜到了,那阎信谁人不知,今天他来到这,还有另一位宗师,都是和长孙炎一样,是尉迟公的人。

    在接连受挫之后,尉迟公当然要出大招了,这回必须扳回一局。

    然而话音方落,便传来另一个声音。

    “我反对。”

    大家顺着这个声音望去,说话的竟然是刘袖!?

    很多人刚要喝斥,但马上反应过来,刘袖已经是武阁的成员,好像也有资格反对吧

    不过有资格是一回事,哪有刚进武阁,还没到一分钟,就跟阁佬对着干的?

    连尉迟公也是一怔,随即心中大怒,江离别真是找了一把好枪啊!这初生之犊连老夫都敢咬?

    这一刻,刘袖又双叒成为全场的焦点,反正已经习惯了,低调是不可能低调的、。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尉迟公的举荐,在下不敢苟同,我认为那个那个谁来着?反正是没有资格!要不你站出来,让本公子看看。”

    尉迟公:“”

    所有人:“”

    你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是吗?你特么都不认识阎信,就敢说没资格?人家位列宗师的时候,你还没长毛呢!

    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位赤面老者,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天生一张关二爷的脸,可惜胡子短了点,所以气质这一块,还是差了一截。

    “好胆小儿!阎信在此,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此人正是阎信,说话间修为已经爆发,赫然是通玄境!

    要知道,在大运国,化真境便是绝对的强者,而能达到通玄境,就算是位列宗师了。

    所谓化真,便是把真气化作真元,达到一种通明的境界,当化真圆满,体内真元再无杂质,就要迈入全新的境界,是为通玄。

    或者说,通玄境也算筑基,当然这是刘袖的理解。

    现在双方同为通玄一层,对手又把修为亮出来,让他随便解析,这样就不太适合了,很没有悬念好吗?

    刘袖摇头道:“你确实没资格,因为你的修为,以后也只能止步于通玄一层了。”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惊呆了,还止步于通玄一层?你特么还想上天吗?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阎信怒极反笑道:“我承认你年轻,也许再过几年,老夫便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你还狂妄得太早!”

    “不不不,我说的是事实,不是在装逼。”刘袖好心说道:“你五年前就突破了,是不是到现在修为还没有进境?不用不好意思,其实达到通玄之后,不止你一个人这样。”

    “我”

    阎信脸色变了变,但最后还是坦言道:“那又如何?要知道通玄之后,每进一步都无比艰难,别说五年了,十年又何足为奇?”

    刘袖有些同情的道:“你错了,其实通玄之后,如果以我徒弟的天赋,一年突破两层都不夸张,要是我家丫环的话算了,总之就是,你利用五十多种丹药,强行突破通玄境,等于是自断前程,就算再给你十年二十年,你也感受不到灵气!”

    阎信大惊:“你怎么会知道五十多种?”

    江离别、尉迟公:“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