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九八章 凯旋归来
    秋门关。

    城守杜冲忙得跟孙子似的,先是收拾他的府衙,恭迎刘袖入住,那阵式,都快赶上重装修了!

    然后是大摆宴席,这位刘大武士,四品御赐带刀侍卫,吃的比御膳要求还高,光这一顿饭就摆了三大桌,而吃的人还不到十个。

    所以杜冲光伺候这一个人,就已经累成孙子了,好在禁军和民兵团的大军不需要他管。

    不过杜大人也是有觉悟的,刘袖虽然比皇上还难伺候,但这次消灭两万叛军,还很有可能把靳王抓回来,这是何等的大腿?只要抱住了,升官发财绝对跑不了!

    在宴会上,杜冲频频敬酒,大拍马屁,从此便是刘袖的马前卒,忠心不二的二哈。

    而且除了酒宴之外,他还找来秋门关第一女子天团,光乐队就十几号人,一群莺莺燕燕载歌载舞,好一副酒池肉林的奢靡场面。

    只是杜冲却发现,刘袖两边各坐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全都一脸杀气地瞪着自己,这马屁是不是拍错了?

    他想说:两位女菩萨饶命,俺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把这些姬都撤了?

    而刘袖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吃菜喝酒,还不时的提醒一下四哥,你眼珠子掉了,别忘了北运城的鹿。

    还有老爹,别忘了家里的老娘。

    最后倒是大山开了荤,何统领和单统领也都爽翻了,过程就不便描述了,听说哥几个还在结拜为兄弟,拜的不是关二爷,而是刘老大。

    以后有酒一起喝,有钱一起赚,有姑娘呃,老大先过目。

    就这样,刘袖在城守府大庆三天,终于等到了老徐,还有二十个被射成刺猬的尸体。

    而其中一只刺猬,正是三天前从这里逃走的,靳王周煜!

    此外还有一个老相识,就是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处心积虑想弄死他的,闻宣策!

    很好,这些人就应该整整齐齐,老徐也没有让人失望。

    可以回京领功了!

    当大军收拾行装,准备起程的时候,杜冲也通过这三天的努力,得到了领导的充分肯定,从工作能力到人品态度,刘袖都比较满意,这才是朝廷最需要的人才,当然要带回京城,一个守城有功肯定是跑不掉的。

    随后,两伙大军浩浩荡荡地开拔,刘袖仍然只带一千民兵,与禁军一起返京。

    另一边,北鸣侯则与民兵团的大部队一起回到北鸣城。

    老爹还是要坐镇老巢,这样刘袖在京城才能放开手脚,十里坡就是他的本钱,哪怕捅破了天,他也有资格与天叫板!

    靳王的死,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豪情悲壮,反倒是稀里糊涂,不明不白。

    谁能想到,曾经站在众生之上的靳王,距离皇位只差一步之遥,居然会死在乱箭之下,而且是在大运版图的最角落,一个鸟不拉屎的山坳里。

    真是造化弄人啊!

    一开始刘袖也没想到,不过靳王死在边境,死在老徐手里,又好像理所当然,仿佛冥冥之中就应该是这样。

    成王败寇,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不过刘袖还是替靳王感到不值。

    当王爷有什么不好的,像荣亲王那样,做一个纨绔王爷,每天吃喝玩乐,在京城横晃,这不是挺好吗?

    刘袖一边无聊地想着,一边欣赏着沿途风景,他觉得自己这小日子,也不比皇上差啊!

    躺在四马力的豪车上,有宝儿给他捏腿,手劲恰到好处,最近宝儿的技术又进步了。

    还有小乔给他扒水果,刚把一盘葡萄送到嘴边,又开始扣火龙果的籽。

    生活就应该这样平平淡淡,钱不用多,元宝随便充就可以。

    修为不用高,能打过宗师就行。

    妹子不用多,有几个极品就行。

    官也不用大,三品四品足矣,再给老爹弄个一等侯,剩下的就是享受了。

    刘袖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像什么攀登武道巅峰,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那是别人家的主角,他的理想是做一个二世祖,虽然一直在奔波操劳,但从未放弃这个理想。

    “公子,就要到京城了,你要不要下车骑马?”宝儿提议道。

    “为啥要骑马?”刘袖懒得动。

    “因为帅呀!”宝儿憧憬的道:“凯旋归来的将军,不都是骑着大马,威风八面,然后百姓们夹道欢迎吗?”

    “这样啊”

    刘袖见这丫头一脸花痴,那就满足她一回吧。

    “何统领,找一匹最白的马,再收拾干净,大山,把我的装备拿来,本公子要进城!”

    眼看城门在望,大家已经开始激动,因为之前送回去的捷报,被皇上大加赞赏,还说要亲自迎接。

    这是何等的殊荣,也只有刘袖这家伙还沉得住气,才两天的路程,硬是让他走了五天,这一路悠哉的像游山玩水,和两个美女在车上不知道干什么,一点也不着急。

    现在总算到了,刚才前方回报,皇上真的摆驾城门,看来刘公子也不敢怠慢,所以才下车上马。

    大家是这么想的,然后何枫找来一匹神骏非凡的白马,刘袖也已经穿好行头,又把大山的奔雷枪拿来撑场面。

    白袍小将,闪亮登场!

    何枫等人差点亮瞎双眼,这还是在秋门关大庆三天,一路左拥右抱的刘公子吗?

    怕不是换人了吧!

    民兵团:不,这就是我们公子,一个谜一样的男子。

    城门下,大内侍卫两边排开,中间一座金色龙辇,上顶金罗伞,下垂银纱帐,不用靠近也知道,上面坐的正是周曜皇帝!

    刘袖远远看到,还有不少朝廷官员陪着,这阵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打赢了国战呢!

    随着大队人马走近,周曜已经站起身,走下龙辇,眼神热切地望着刘袖,只是心里还有些疑惑,怎么走了这么多天,莫非有什么变故?

    “臣,刘袖何枫,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上万将士,齐声高呼,又是挟大胜归来,那气势军容,自是空前之盛。

    周曜龙颜大悦道:“好!好!众将士平身,尔等一路辛苦了,现在随朕入宫,朕要论功行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