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一八章 治愈系的小乔
    刘袖自然不会让宝贝徒弟被虫子吞噬,甚至不能让虫群靠近,他当即放出龟甲术,将两人罩在其中,再施展出真火孽龙,对付暴走的虫群。

    刹时间,场面极为壮观,只见一条火龙盘旋在两人周围,而虫群就像狂风卷起的沙尘暴,疯狂扑向慕小乔。

    “呲呲呲”

    虫子遇到火龙,瞬间化为灰烬,而无数的沙虫还在前仆后继,如飞蛾扑火般。

    这两片地的食魔沙虫,已经不知有几十几百万只,却不过盏茶的时间,便被灭得七七八八,同时慕小乔的修为,也达到一个临界点。

    突然,一道黑气冲天而起,伴随着强大的真气,小乔终于迈入化真后期!

    此时魔焰滔天,令人心惊,这对食糜沙虫来说,便是人间美味,可无奈就算冲过火龙,还有无法逾越的龟甲术,最后下场,还是被火龙吞没,连灰都不剩。

    不知过了多久,当小乔的气息渐渐平稳,再次看向周围时,哪里还有什么虫子?

    她看了看身边的刘袖,一脸警惕的道:“虫子都烧光了吗?”

    “嗯,为师出手还能有错?”刘袖笑着道:“恭喜你,突破化真后期,要怎么感谢我啊?”

    “”小乔想了想道:“你再放把火吧,我怕身上还有虫子。”

    刘袖:“”

    远处,长孙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因为刘袖他们不仅成功了,还把他这边的虫子也一起消灭干净,连个虫卵都不剩!

    太过分了!你们让老夫的脸往哪放?

    肥宅弟子:“炎师,你真的要吃土吗?”

    长孙炎:“”

    玛德,真想一掌拍死这蠢货,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吃土是不可能的,大不了这张老脸不要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长孙炎轻描淡写的道:“别得意的太早,就算你们碰巧消除虫患,但并没有治好白罗花上的黑斑,所以胜负还是未知数。”

    众弟子再次脸红,这就是他们一直崇拜的炎师吗?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宁缺莞尔道:“刘老弟,看来你还没过关呢,接下来应该是给花治病了。”

    “爹!”宁婉柔跺脚道:“你怎么还帮别人说话?大叔把虫子都烧光了,自然是他赢了啊!”

    “哪有,题目是驱虫之后还要治病,你没注意听题。”宁缺忍着笑道。

    确实,这是事先说好的规则,但刘袖消灭两片地的虫患,换作一般人也就大方地认输了,只是长孙炎并非一般人,而是大运第一名师,当然要继续比了。

    不要脸也得比下去!

    此时,这位名师俨然变成一个笑话,宁缺反倒不关心胜负了,他更想看看,刘袖是不是无所不能,连给花治病都会?

    其他人也有跟着起哄,纷纷表示支持长孙炎,必须要比下去,其实他们和宁缺是一样心思。

    结果长孙炎还以为自己人品爆发,看来不让刘袖进名师堂,是众望所归啊!

    他立刻来了底气,傲然道:“这花瓣上的黑斑,会影响白罗花结出果实,所以若不能治愈,光消除虫患也没用,胜负还要看最后!”

    “炎师说得对,只会驱虫怎么行,不会治病的农夫不是好名师!”

    “对对,名师必须要会给花治病,刘公子继续努力吧!”

    “炎师这次不要让着他了,给他上一课,告诉他什么叫种药大师!”

    “炎师威武!”

    “”

    这就叫作高端黑,那些弟子对长孙炎已经再无敬畏之心,话里都藏着笑话,甚至希望刘袖能继续打脸,继续虐他!

    不过长孙炎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听着有些别扭,便放在一边,开始忙着给花治病。

    可能是这位名师对种地有什么执念,只要一头扎在地里,便十分的专注,搞得大家兴致索然,也懒得再黑他了。

    刘袖拍拍小乔的肩膀道:“乖徒弟,接下来还得要靠你啊”

    “还来?给花治病我可真不会!”

    慕小乔当时就不干了,现在她已经突破化真后期,刘袖又答应教她法术,休想再骗她干活!

    可是刘袖却笑了笑,然后对小乔耳语几句。

    再然后,便只见小乔眼睛一亮,二话不说便又冲进地里,开始一株一株地给花治病。

    这下吃瓜群众更看不懂了,不过却发现,慕小乔所到之处,只要她碰过的白罗花,上面的黑斑竟然迅速消失!

    卧槽!这也太灵异了吧!

    徒手治花是什么技能?摸谁谁就治愈吗?

    而长孙炎原本正在洒药,一垄还没洒完,便看到治愈系的小乔,瞬间就懵逼了。

    这是什么鬼?白罗花被虫子吸附,花瓣茎叶都有毒性,怎么可能摸一下就好?

    长孙炎瞪大眼睛,心里却忽然想到,自己五十年的顽疾,如果让这女娃摸一下

    宁婉柔忍不住问道:“江伯伯,这次又是什么玄机?”

    江离别的目光一直在慕小乔身上,闻言只说了四个字:“慕云魔功。”

    而宁缺则皱眉道:“这确实是慕云魔功,可是和十五年前,慕老怪的魔功,似乎有所不同?”

    “确实不同,因为被刘公子改过了,就为了吸走白罗花上的黑斑,也就是魔虫留下的魔气!”

    江离别眼中略带凝重。

    宁缺叹服道:“江兄果然眼力非凡,但慕云魔功绝对是顶级功法,要改功法何等,江兄能确定是刘公子改的?”

    “对。”江离别点头道:“因为我偷听了他们的对话。”

    宁缺:“”

    婉儿:“”

    江宗师你这种身份,居然还偷听,还说得理直气壮,这样合适吗?

    江离别目光深远的道:“刘公子真乃大才也!他还在指点小乔姑娘,而且他所说的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这绝对是超越慕云魔功的全新理念,若以此为导向,或许修炼魔气,也不会练成魔头了!”

    宁缺:所以你还在偷听?身为武阁第一阁佬,第一宗师,第一高手,江兄你不会不好意思吗?

    婉儿:哼!等会我要偷偷告诉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