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二九章 晚上来我房间
    江离别跑路了,可能是连夜买的站票,只留下一封信,交待一些武阁的事,此外便一个字未提。

    刘袖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个遍,甚至也找宁缺问了,结果都一无所获。

    一个大宗师要跑路,估计是不可能找到。

    最后,刘袖看着身后的“尾巴”,这个天上掉下来的血赤公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已经软硬兼施,可是澹台纯就是不说,问她有什么目的,就是要你当驸马,给她介绍四哥都不行。

    刘袖是彻底没辙了,虽然他是被醉推,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又不好大刑逼供,而且这位澹台公主也是软硬兼施,一会老娘非你不娶,一会相公就从了人家吧……

    现在搞得刘袖甩也甩不掉,赶也赶不走,最后没办法,只能带回华府,因为新家还没有收拾好。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宝儿,三娘,小乔,你们一定要相我,本公子行得正,坐得端,这事都怪lǎo jiāng!”

    刘袖义正言辞的解释道。

    慕小乔冷笑一声,便去继续练习法术,根本懒得理他。

    宝儿一脸幽怨的道:“我去给澹台小姐收拾房间。”

    而聂三娘的表情就有些复杂了,她看了看澹台纯,突然拉着刘袖就往里面走。

    “跟我来!”

    “啊?你想干什么,我不是那种人……”

    来到聂三娘的房间,她砰一声把门关上,屋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聂三娘沉着脸道:“你连血赤的王室都敢招惹,是不是膨胀了?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你要女人家里没有吗?老娘哪里比不上那只血毛子?”

    血毛子是对血赤人的俗称,因为血赤国地处北寒之地,生活在雪原上,民风彪悍,有点像战斗民族的意思。

    而澹台一族,便是血赤国最大的部落,是雪原上的王,刘袖只知道这么多,便问道:

    “听你这意思,澹台家的人很不好惹?三娘你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吧!”

    “呵呵,果然是膨胀了。”

    聂三娘冷笑道:“你以为天底下,只有江离别、宁缺这种顶级强者吗?我告诉你,像澹台族能称霸雪原,或是统治土蛮的圣莲教,都是不下于凌山的存在!大运的宗师是很强,武道也更加正统,但你若是小瞧外族的密法奇术,我保证你会吃大亏!”

    刘袖见三娘说得煞有介事,也不禁收起轻视之心,自己是有点膨胀了,否则也不会着了lǎo jiāng的道,莫名其妙被人推倒。

    试想一下,如果澹台纯要害他,恐怕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太大意了!

    其实正因为澹台公主没有害他,刘袖才让对方跟在身边,一直容忍到现在,绝对不是因为长得好看,也不是因为腿长。

    而聂三娘说得如此慎重,显然是知道些什么,而且三娘是土蛮人,要更了解血赤国。

    刘袖道:“那你觉得对方是何目的?为什么突然缠上我?”

    聂三娘白了他一眼:“我怎么会知道,你直接问她啊!不说就动刑,你下不去手让我来!”

    “这……”刘袖汗道:“咱们大运毕竟是礼仪之邦,对待外宾也不能太粗鲁,还是从长计议吧。”

    “哼!我看你就是色迷心窍!”聂三娘红脸斥道:“我还以为你喜欢宝儿这样清纯的,结果却跑到青楼带回来一个血毛子,老娘的门天天给你留着,你是瞎吗?我告诉你,今晚三更,必须滚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聂三娘说完,便把刘袖轰了出来,还在他后腰上狠狠捏了一下,又砰地一起把门关上。

    刘袖一脸懵逼地站在院里,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个都这么彪悍吗?都不怕被和谐啦?

    话说四哥已经去了三天了,怎么还没动静?莫非有什么变故?

    刘袖一本正经地思考正事,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脑回路确实精奇,竟然想起四哥去接手金脉的事,靳王私藏的金脉就在京城二百百远,快马不到两天就能一个来回。

    看来得去看一看,别出什么岔子。

    派谁去呢?三娘还在生气,宝儿要去新家监工,当然是让小乔去啦!

    嗯,就这么定了。

    随后刘袖找到小乔,交给她这个艰巨的任务。

    然后就被小乔当场拆穿:“要不要我把府里的先天侍卫都带走?这样晚上不管有什么动静,都没人能听到了!”

    “什么意思?”刘袖一脸茫然的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为了你的安全,还是把侍卫都带上吧,这里有我在就行。”

    小乔:“呵呵,告辞!”

    刘袖:“……”

    我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晚上又会有什么动静?

    …………

    一夜过去,省略两章。

    第二天一早,小李子来到华府,下人禀报之后,过了好久,刘袖才打着哈欠出来,显然是没睡好。

    李贤笑道:“莫非刘兄成为名师,也激动得彻夜未眠?”

    刘袖摆了摆手:“怎么可能,我是为了正事操劳过度,你这么早来有什么事?”

    李贤一看,确实挺像操劳过度,又好像哪里怪怪的,不过他也没多想,便道:“有两个消息告诉你,一个是殿试要开始了,而且就定在三天后,我估计皇上是为了你,要尽快给你个状元的头衔,这样你的官职才名正言顺。”

    “嗯,这是好消息啊,还以为要拖很久,那另一个消息呢?”刘袖道。

    李贤笑了笑:“另一个可能就是坏消息了,所有钱庄、堵坊、盘口,都没有你的赔率,而且只押榜眼和探花,说白了,就是知道状元非你莫属。”

    刘袖听完顿时大怒:“我去特么的!他们什么意思?我都跟老钱说好了,借我一百万去别的钱庄下注,结果他们竟然不带我玩?”

    李贤汗道:“人家也怕倾家荡产啊!”

    刘袖狠狠的道:“他们以为不带我就行吗?哼哼,老子一样让他们倾家荡产!”

    “你想干什么?”李贤吓了一跳。

    “嘿嘿嘿,我要让他们后悔!”刘袖一脸狞笑的道。

    史上最强天秀

    史上最强天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