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五五章 超凡级土系法术
    “宝儿干的漂亮!”

    刘袖正准备开始反击,还担心两个丫头受到波及,可宝儿就像心有灵犀一样,立刻带着宁婉柔躲进灵泉。

    其实在灵泉里,是不会有闭气的问题,上次他们洗澡的时候就发现了。

    别误会,是一个一个洗的。

    而且泉眼处,还有一个小洞天,躲在里面很安全,刘袖便可以放手一战。

    至于皇上,就自生自灭吧,谁让他贪图赵家秘密,一听到宝儿是赵家之后,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就凭这一点,刘袖心里就很不爽。

    经过这件事,他已经彻底明白了,皇上也不过是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自私,虽然周曜算是不错的皇帝,对他也很好,但关键时刻一样靠不住。

    谁特么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

    刘袖的修为不断暴涨,从恢复通玄一层,一直来到通玄三层,那种强烈的杀气,更是让整个地下空间,都如同冰窖一般。

    周曜下意识地后退两步,他只在武阁一战中,见过刘袖出手,可现在却完全不同,他仿佛见到一尊杀神,哪怕是背影,都令人心惊胆战!

    魏庚同样心惊不已,因为他最清楚,之前封住刘袖的修为,明明是通玄一层,怎么会变成三层?

    这不科学啊!

    是了,一定是赵家的秘密,刘袖来到这里,不仅破解了真元禁锢,更是修为暴涨,法力大增,这一定与赵家的秘密有关。

    魏庚眼神变得炽热,修为同样在攀升,同样的杀机毕露。

    这里的一切,都将归他所有!

    这时,刘袖出手了,只见他双手捏出一个结印,魏庚活了近百岁,都没见过这种手印,自然不敢大意,立刻抢先出手,发动最强的一招法术,金元裂杀!

    其实刚才魏庚就要用这招了,在流光刃的猛攻之下,刘袖的真气几乎耗尽,又身受重伤,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承后突生变故。

    魏庚感觉好像错过了机会,便不敢再留手,必须尽快除掉刘袖。

    一道金光横空出现,带着恐怖的金元力,仿佛将空中撕开一道口子,一直向刘袖的方向蔓延。

    “金元裂杀吗?”

    刘袖早在解析结果中看到这招,如果老阉狗一上来就使用金元裂杀,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挡,至少周曜是死定了。

    不过打架就是这样,为什么奥特曼每次都等红灯亮了才开大?这和斗地主最后出炸是一个道理。

    而他也给老阉狗准备了一炸!

    随着金元裂杀出现,刘袖的手印也开始迅速变化,同时口中说出一窜古怪的咒语。

    “嚟流,沙克八克流!”

    魏庚:什么玩意?好古怪的口诀啊?

    下一刻,只见灵泉岸边的沙石,竟被某种力量抛起,犹如滔天巨浪一般,瞬间将魏庚和他的金元裂杀,全部吞没!

    超凡级土系法术,沙暴!

    刘袖用仅剩的元宝,给老阉狗量身打造的法术,灵感来自于倭国某动画片,一个背着葫芦的正泰,有一招叫做“流砂暴流”的忍术。

    而土系法术虽然伤害不高,但却专克金系,所以魏庚的金元裂杀攻击再高,也被巨浪拍在沙滩上,连人一起,淹没在沙暴中。

    这边的动静,把其他人也吓了一跳,不过宁缺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刘袖一出手,不是飓风就是火龙,沙浪什么的只是常规操作,不用管他,咱们继续打。

    此刻,由于宁缺的加入,变成三打二的局面,马延这边立刻落在下风。

    一开始他们还不担心,以为魏庚很快就会解决刘袖,可结果好像不是,那刘袖越战越猛,竟然把魏庚给埋了!?

    等了一下,仍不见魏庚从沙暴里出来,这两人就有点慌了,立刻被宁缺抓住机会,直接斩下马延的一臂!

    强者过招,胜负只在瞬息之间,那两人见大势已去,即便魏庚能干掉刘袖,显然也不是一时半刻,到时他们早凉了!

    所以不跑难道等死吗?

    这两人说走就走,倒是挺果决,一起向出口冲去。

    只不过,刘袖却笑了,身在他的“护灵阵”中,要是让这两人跑了,自己也不用混了!

    上次来的时候,刘袖已经把“护灵阵”里里外外,全都鉴定个遍,哪怕还没练习布阵,但控制阵法却是手到擒来。

    他随手弹出一道真气,击在不远处的一块石碑上,只见马延二人逃向的出口,立刻轰鸣大作,竟有无数道灵力,如同魏庚的流光刃一样,一股脑地将二人劈了回来。

    这时候,宁缺当然不会再客气,瞬间追了上去,手起刀落,两颗人头高高起飞!

    而魏庚只是被困住几息,在刘袖发动阵法的时候,他便趁机冲出沙暴,然后就看到同伴被斩首的一幕。

    他当场就懵了,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最强的金元裂杀,不仅没杀掉刘袖,反而不如之前的流光刃?

    为什么一堆沙子,竟然能困住他一个通玄七层?

    为什么明明稳赢的局面,最后会打成这样?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庚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同伴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现在他是一对四

    如果是片刻之前,魏庚还有信心一打四,毕竟他的实力有绝对优势,连宁缺他都没放在眼里。

    可现在,光一个刘袖就让他忌惮,这小子简直是怪物,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已经很难缠了,现在这种局面还怎么打?

    一瞬间,魏庚便战意全无,只想着如何脱身,若是他一心想走,这四个人应该拦不住他

    “你以为自己还能跑掉?”

    刘袖看穿对方的心思:“不如试一下,我用树根缠住你,再用沙子困住你,你猜那三位用多久能杀了你?”

    魏庚:“”

    “这道题很简单,假设你被困住五秒,宁宗师每秒出十刀,每刀攻击力为,你的防御是”

    刘袖最近比较热衷数学,却被魏庚恼羞成怒的打断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如果你们想鱼死网破,就别怪我对皇上和那两个女娃下手!”

    “你刚才不是已经下手了吗?”刘袖戏虐的道:“你也可以再试试,能不能杀得了他们。”

    周曜:“”

    刘爱卿,这个就不用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