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六五章 是干还是苟?
    刘袖与西伯侯的第一次会面,最后不欢而散,而最为难的还是付总督,一边是这里的土皇帝。一边是真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他夹在中间谁也得罪不起。

    现在双方撕破脸,西伯侯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付博文只得跟着送出总督府,然后送走这位再回去伺候另一位。

    堂堂一省总督,二品的封疆大吏,混成这样也够悲催了!

    可是看看人家刘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从西伯侯那里要来几个村民,又让后厨上了一桌子酒菜,这会正吃得热火朝天。

    付博文苦笑道:“刘大人,刘公子,你还有心情招待这些贱民,这次你可是把西伯侯得罪死了!何必呢?”

    “无妨,此事与付大人无关,你还是做好本职工作吧。”

    刘袖语气有些冰冷,他倒是能理解这个傀儡总督,不过来到西海省之后,看到西伯侯的所作所为,和那些为非作歹的士兵,他对这个总督也很不爽。

    做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

    别说什么西伯侯势大,再大能大过京里那位?你不会上奏吗?所以是苟官还是谏臣,都是自己选的。

    付博文也听出刘袖的不满,可是他心里苦啊,干脆一屁股坐下来,给自己斟满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刘袖揶揄道:“想不到付大人海量啊?”

    “呵呵,付某来到这西海城,别的没学会,就是喝闷酒的功夫与日俱增。”付博文自嘲道。

    “如果借酒浇愁有用的话,这世上也没有难事了。”

    刘袖对此人颇为不屑,说完便不打算再废话。

    可是付博文又倒满一杯酒,似乎是借着酒劲说道:“刘公子是出身贵族,与我们这些十年寒窗的官不同,我知你瞧不起我,但当年付某也是状元之身,你们北运省的徐卫,还是我同期的榜眼呢!”

    说着,他又自饮一杯,也不吃菜,然后又满上一杯道:“可是状元有什么用?榜眼又如何?人家徐大人平步青云,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而我”

    全在酒里了。

    刘袖看着对方连干三杯,看到的只有落寞和无奈,但他并不同情。

    “付大人,你问问这些老乡,在来这里之前,都发生了什么,而你又在做什么?如果换作徐卫,他又会怎么做?”

    付博文闻言,便看向几个又脏又臭的难民,他确定搞不懂,刘袖怎么会和这些贱民同桌?

    那个赵老憨悲愤道:“狗官,你们吃着皇粮,还在这自哀自怨,我们村连嫩一点树皮都被大风吹跑了!要不是这位刘公子,我们早就被西伯侯给杀了!”

    呵呵,这很西伯侯,付博文苦笑道:“你这句狗官骂得好,我敬你一杯。”

    “哼!”大爷可不管你那个,端起杯也干了,已经不知多久没喝过酒了。

    刘袖说道:“确实骂得很好,为官一任,若不能造福一方,就得被百姓骂,今年北运省遭的是旱,流民数以万计,你知道徐卫向钱庄借了多少钱?而你呢?除了向朝廷求助你还做了什么?舔西伯侯吗?”

    “不是!”

    付博文又一杯下肚,可能是酒壮怂人胆,当即怒吼道:“你说的轻巧,徐卫能做得了主,而我却处处受制,这能一样吗?当年科举我是第一,如果我在北运省,一定比徐卫”

    “你还是一个逼样。”刘袖打断道:“西伯侯除了兵多,和别的贵族又有什么区别?总督军的编制五到十五万,你这北有血赤,西有海盗,朝廷给你的编制应该在十万以上,比老徐还多吧?可是你的兵呢?”

    “我”

    付博文无言以对,全在酒里了!

    之前刘袖也没想过,会和初次见面的付博文说这么多,只是话赶话说到这里,本来一切也与他无关,这次西海之行完全是路过,可是他真的看不下去了。

    刘袖冷声道:“圣旨在这里,从现在开始,你的总督一职,就由我暂时接管,把你手上能用的兵都召集起来。”

    “什么?”

    付博文瞬间酒醒了大半,他当然记得,刘袖的圣旨是有多牛逼,代天巡使,便宜行事,这圣旨翻译过来就是:刘袖是代表皇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他要总督府的兵权是想干嘛?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干西伯侯了!

    “刘大人,这你”

    “别磨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是干还是苟?”

    刘袖已经不耐烦了,如果对方再废话,他就直接一封信送到宫里,告诉周曜付博文被我撸了,罪状云云,你再派个总督吧。

    而付博文似乎酒劲又上来了,竟然拍案而起道:“干!干就完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个状元!”

    “擦,十八岁你就当状元了?”刘袖鄙视道:“还真是个极品书呆子,以后别再提状元了,我告诉你,真正牛逼的人都是榜眼。”

    “不过你既然下定决心,不准备再苟了,那就先做一件事向这些老乡道歉。”

    “道歉?”付博文愣了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可刘袖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如果这都领悟不了,那还是撸了吧。

    半晌,付博文的学霸智商,终于占领高地,他突然露出愧疚的神色,说道。

    “我懂了,老乡这声狗官说的一点不错,曾经我也是贫苦出身,可是做了官之后,便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再也瞧不起寻常百姓,口口声声的贱民,和西伯侯那种人又有什么区别?”

    “抱歉,各位老乡,下官知错了”

    付博文的一番话,让几个难民都惊住了,连不要命的大爷也都不知所措,他们是恨极了为官不仁,可堂堂总督大人,竟然向他们鞠躬道歉,这时候应该怎么办?

    而刘袖却有些欣慰,不枉自己一番说教,看来这个怂包总督也不是无药可救。

    “知错就要改,现在醒悟还不晚,把你的亲信都召集起来,今天我就带你竖立总督的威信。”

    “你在这个位置,尸位素餐多少年,也该给百姓做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