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六九章 大军的去向
    “找死!付博文活得不耐烦了吗?你们告诉本侯,是谁给他的胆子!”

    周世昌得到消息,当场震怒,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废物总督竟然敢反他,而且还杀了他的堂弟!

    是活着不好吗?还是作死有奖?

    一名谋士道:“侯爷,消息说,是那刘袖带人陪他去的,想必付博文是仗着刘袖的势,而整件事中,那刘袖肯定也在背后怂恿,此人刚来的第一天,便给侯爷一个下马威,怕是来者不善啊!”

    “来者不善?难道本侯就是善类吗!”

    周世昌咬牙切齿道:“那小贼假借圣旨,让本侯下跪,当从丢脸,这笔账还没算呢,他反倒先发制人,真以为凭那个废物,就能撼动本侯吗?”

    那谋士道:“问题就是这圣旨,说得太暧昧了,什么叫代天巡使,便宜行事?说白了就是手握生杀大权,想做什么都行,这背后会不会还有秘密口谕?”

    周世昌怔了怔:“你的意思是”

    谋士担忧道:“或者皇上要削侯爷的兵权,或者是扶植一个新力量,来牵制侯爷,比如西海总督。”

    “你是说,这有可能是皇上的意思?”周世昌脸色变得凝重。

    下面那些智囊纷纷赞同,因为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刘袖为什么这么做?看他们不顺眼吗?

    西伯侯与北鸣侯素无仇怨,反倒两家离得还算近,年节都互有往来,断不至于要对付周家,所以刘袖很可能还有皇上的密旨!

    再想到皇上对削藩的决心,虽然说什么怀柔政策,温水煮青蛙,但最终目的,还不是削藩?谁敢保证不会背后捅刀子?

    而刘袖就是皇上的刀,已经捅死靳王,捅残了尉迟公,没准下一个就是他西伯侯!

    周世昌脸色愈发阴沉,越想越觉得可能。

    这时,世子周泰日犹豫道:“父侯,孩儿与刘袖是同科三甲,虽然不算了解,但多少知道一些他的行事风格,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毫无章法可寻,没准他真的只是看我们不顺眼!”

    世子真相了,哪有什么狗屁密旨,周曜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会儿正在宫里思考,是不是先煮小青蛙,最后再煮最大的西伯侯。

    而周世昌却不以为然的道:“你想得太简单了,皇上能给你这个三甲,也许就是想迷惑我们,而且以你对刘袖的认知,他是那种路见不平,为了几个贱民就大动干戈的人吗?我看要是没有利益的话,他连这里都不会来!”

    西伯侯也真相了,他比儿子更了解刘袖,这货就是无利不起早。

    不过话又说回来,世子说得也很对,刘袖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所以就算这次无利可图,他还是要搞西伯侯。

    这时,又有探子来报,总督军的五万大军全部出动,说是要追查赈灾粮的去向,可是看行军路线,却是直奔西伯侯府。

    这下已经不需要商议了,不管是看不顺眼,还是身怀密旨,都确定刘袖要来搞他们,西伯侯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好胆小贼!当年本侯抗血赤、剿海盗的时候,他还在娘胎里呢!今天他敢来,本侯便让他有来无回!如果这是皇上的意思,那本侯就用刘袖的脑袋,告诉皇上本侯的意思!”

    周世昌杀机毕露,又大喝一声:“传令下去,调集马兵,准备开战!孩儿,将为父的战甲拿来!”

    另一边,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向侯爵府。

    付博文一马当先,身旁是刘袖和一队娘子军,后面是十名总督军将领,不过大家全程没有交流,因为从付博文夺回兵权,到大军开拔,一共才一个时辰,他们之间还很陌生。

    对,总督军和总督之间,几乎是完全陌生,一起行动更是头一回,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个总督凭什么跟西伯侯掰手腕。

    “刘大人,要不要下官介绍一下西伯侯的兵力,还有他府上的高手”

    付博文小声说道,其实他也很想知道,自己拿什么跟西伯侯斗,这可不像杀周不通那么简单啊!

    简单吗?估计被周不通听到,棺材板都能抛开,没有那厮开挂,你杀我一个试试?

    而刘袖却淡淡的道:“付大人,你是二品总督,自称下官不太合适吧?而且我们是去找赈灾粮,和西伯侯有什么关系?莫非你知道是他吞了那批粮食?”

    “啊?不不不,下官呃,本官只是随口一说。”

    付博文毕竟是状元之才,脑袋自然不笨,就是读书读傻了,这两天和刘大人接触,他的智商也渐渐占领高地。

    他们现在并不是去攻打侯爵府,而是追查赈灾粮的下落,何况谁说要去侯爵府了?

    付博文的智商一路飞涨,脑袋也转得飞快,突然灵光一闪道:“刘大人,我想起一件事,最近武乾商行运来不少粮食,您说一个武商,弄这么多粮食干嘛?要不要查一下?”

    “好啊,改道去他们的粮仓。”

    刘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然后那些将领便一脸懵逼,这就改道了吗?

    虽然付博文是小声说话,可一个普通人,又岂能瞒过这些高手,所以他们的对话,别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接着,所有人又是一言不发,不过付博文已经换了个方向,大军自然也跟着调头。

    可就在这时,付博文的两名校尉却突然出手,就像他们手中的剑,带着他们飞出去一样,正好落在两个溜走的士兵身旁。

    一瞬间,两个头颅高高飞起,杀得是干净利落!

    而一名将领惊怒道:“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杀他们!”

    张虎赵龙似乎有些惊魂未定,但还是齐声说道:“临阵脱逃,按军法当斩。”

    “你们”

    那将领又急又怒,因为死的两个士兵,就是他偷偷派出去,向侯爵府和武乾商行报信的,结果却被定为逃兵,偏偏又证据确凿,杀了也百口莫辩。

    此刻,总督军的第一高手图巴赫,脸色却愈发的难看,因为这次,他已经一百个肯定,正是刘袖控制的那两把剑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