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七一章 都是粮食惹的祸
    西伯侯府,距离海韵城不远,是除了皇宫之外,唯一自成一城的地方。

    也就是说,西伯侯的家就是一座城堡,那气派,连当年的赵氏都比不了!

    刘袖一行走进城内,除了北鸣侯刘术,还有付博文和他的五个心腹,以及十名总督军将领。

    这回刘袖就没带女眷了,不过十八个人就敢入城,其中十个还敌我难辨,顿时让西伯侯大喜过望,底气也多了几分。

    他精神一振,便迎上前道:“刘贤弟!你怎么才来啊,真是想煞愚兄了!”

    北鸣侯与他平辈,所以周世昌显得很亲近,走过来便握手搭肩,仿佛多年未见的挚友。

    而刘术也很热情,与对方寒暄着,可刘袖好死不死的,又把圣旨掏出来,看这架式还想再念一遍。

    周世昌差点大喊一声放箭,但还是忍下道:“刘贤侄,这个就免了吧,咱不带用同一招的!”

    “这样啊好吧。”

    刘袖很遗憾地收起圣旨,不过也有道理,总用同一招确实有点逊,那就换一招吧。

    “父侯,你不是也有份圣旨吗?”

    “哦对了!”

    北鸣侯一拍额头,也掏出一份圣旨道:“都是看到周兄高兴的,差点把正事忘了,还请周兄跪听宣旨。”

    西伯侯:“”

    你们啊!这父子怎么一个德性,就喜欢让别人跪吗?

    而北鸣侯说的是宣旨,并不是让西伯侯接旨,所以这圣旨根本不是给他的,真是哔了狗了!

    没办法,老老实实跪吧,小不忍则乱大谋

    周世昌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恨得牙根痒痒,他早就忘了,上一章还告诫别人,千万不要被刘袖激怒,结果他自己现在只想放箭!

    圣旨宣读完毕,就是让北鸣侯来赈灾的那份,按理确实应该宣读一下,但怎么看都是故意的,就是想来一个下马威。

    等周世昌站起来,笑容已经有些僵硬,随后众人一同来到侯爵府。

    终于坐到了谈判桌上,周世昌也收敛心神,不再暗自动气,准备开始主导这次对弈。

    可没想到,刘袖又把他那份圣旨拿出来,害得周世昌差点摔杯为号,当场就动手。

    接着刘袖却解释道:“这回我可没打算念啊,只是想提醒西伯侯,本钦差在代天巡使,所以有人状告到我这里,便等于直接向皇上告御状,肯定要查一查了。”

    “状告?你要查案?”周世昌不明白这又是唱的哪出?

    刘袖点头道:“不错,就是赈灾粮的案子,昨天武乾商行告到本钦差这里,说西伯侯私吞赈灾粮,此刻还有几十万斤留在府上,”

    “放他们放屁!”周世昌压着火气道:“这纯粹是无中生有,是谁敢污蔑本侯?”

    “武乾商行的大掌柜。”刘袖似笑非笑的道:“本官自然是不信的,西伯侯怎么能是这种人呢?不过,既然身为钦差,总要给人家一个交待不是?”

    周世昌心里咯噔一下,他猛然间抓住问题的关键,从刘袖杀人煮马,到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有夺兵权,端粮仓

    原来至始至终,刘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赈灾粮!

    这一瞬间,周世昌感觉自己实在可笑,也许削藩都是次要,刘家父子来干嘛的?不就是奉旨赈灾吗!

    可自己却先入为主,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却忽略了最初的目的,其实也是他视百姓如刍狗,在潜意识里,认为刘袖的目的绝不简单,所以才没把粮食放在心上。

    现在刘袖发难,直指那批赈灾粮,周世昌完全陷入被动,因为这件事同样不小,尤其在皇上看来。

    那批粮食就在侯爵府,二十万斤藏都藏不住,只要一查便铁证如山,到时如果刘袖用这件事继续发难,一个私吞赈灾粮的罪名,到皇上那就过不去!

    周世昌正在天人交战,到底要不要动手,对方只有十八个人,那十个总督军将领,肯定不会有人出手,而剩下的八个人,除了刘袖都是白给的

    “西伯侯。”

    刘袖忽然开口道:“这么犹豫不决吗?那我可就自己去查了?”

    说罢,刘袖便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周世昌脸色数变,双拳紧握,目光缓缓移向茶杯

    可世子周泰日却抓住他的手,用力地摇了摇头,明显是劝父亲放弃。

    不过,周世昌怎会甘心,现在封地轮换的旨意已经来了,若不能争取谈判的筹码,反倒被抓住侵吞赈灾粮的把柄,自己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所以这事一定不能捅破,那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刘袖等人也一并拿下!

    到时,刘家的三万精兵群龙无首,总督军也会重新被他控制,即便北运省出兵打来,朝廷增兵围攻,凭借他手上的兵力,也未必死输!

    而且,皇上刚掌控局面,朝中动荡不稳,岭南省也在遭灾,皇上未必敢大动干戈,最后很可能会让步

    周世昌越想下去,脑袋便越充血,终于,权力和欲望占满了内心,当即一把甩开儿子,将茶杯狠狠摔在地上!

    只是这一摔之后,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空虚感,和一种莫名的心悸。

    似乎,他做了一个很冲动的决定

    而此时,刘袖已经走出会客厅,来到外面的空地上。

    刹那间,无数道人影窜出来,有的从房顶跃下,有的从门房冲出,瞬间将刘袖包围。

    周泰日急得大喊道:“住手!统统住手!这是误会”

    其实这一刻,西伯侯也犹豫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结果无数名高手,一起对刘袖动手,便要将他当场拿下。

    也许,对于贵族来说,有时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哪怕西伯侯最后会向皇上妥协,现在也必须让刘袖付出代价。

    可是周泰日并不这样想,因为他在京城,听到太多刘袖的事迹,有些还亲眼所见,所以他从昨天开始,便极力反对,千万不能与此人为敌。

    然而,没有人听他的,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