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七九章 两个神棍
    莞族的大祭司,通玄二层修为,在大运国也算得上顶级强者,所以地位不下于莞力坦族长,这一点并不意外。

    甚至他呆在这样一个部落,还有些让人费解,因为通玄境宗师,就算是在天善城,也会被各大氏族奉为上宾,又何必屈尊于此?

    哪怕莞族是什么几大部落,但也只是人口规模而已,这里地处贫瘠,资源匮乏,凭什么能留住一个通玄强者?

    刘袖看出对方的敌意,还有不惜一战的决心,也更加疑惑。

    按理来说,他已经使出“绝对零度”,就算对方不相信雪神,也应该相信他的实力吧,为何还要冒险一战?

    而且大祭司的敌意,并不是贪婪和掠夺,倒更像是防备,就好像有什么秘密,生怕别人觊觎。

    刘袖不禁来了兴趣,一个通玄境的秘密,应该很值钱吧!

    何况此人从中作梗,阻挡雪神的步伐,必须得净化他!

    此刻,莞族的族人越聚越多,已经达到刘袖想要的效果,也是时候该请雪神上身了!

    “b”

    刘袖突然念出一段奇怪的咒语,然后浑身一哆嗦,澹台纯等人顿时眼睛一亮。

    来了来了!他又把雪神请来了,这家伙真是牛啊,就好像雪神十二个时辰都为他服务!

    果然,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犹如晨钟暮鼓,震人心肺,又如天外弦音,令人如痴如醉。

    “本神的子民们,你们被奸人蒙蔽,不知雪原之主,就在你们面前,若不向澹台公主效忠,便是违背本神的意志”

    还是一样的套路,一样的配方,木朔族的人已经听了三遍了,总觉得“雪神”的性格,怎么这么奇怪呢?

    不过他们并没有怀疑,因为那漫天大雪,和瞬间冰封,肯定是雪神的手笔,这不可能有假。

    也许是雪神没选好使者,附在刘公子身上,所以神格变了很多,倒是能理解。

    而第一次听到雪神说话的莞族人,则是同样的反应,脸上都写满了震惊,但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下跪,就只是震惊而已。

    这就有些尴尬了。

    刘袖这招屡试不爽,每次都能收获至少一半的信徒,然后按照老办法,再把最强的大祭司冻成冰棍,最后什么都不用说,所有人都给跪了。

    可是这次怎么,剧本拿错了吗?还是群演不知道戏?

    “大胆妖人!竟敢蛊惑我莞族子民!”

    那大祭司突然运足真气,猛地大喝一声,只见那些莞族人,前一刻还在惊惧,当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对刘袖充满敌意。

    卧槽!这些不是雪神的子民?

    刘袖马上就明白了,莞族人信奉的不是雪神,或许以前是,但现在已经被大祭司洗脑了,变成了他的子民。

    原来都是老司机啊!

    这个老糟头子,居然把自己神化了,臭不要脸的!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神,现在两个神棍杠上了,那就要比一比,看谁的棍子更硬了!

    刘袖当然不虚,又用雪神的声音说道:“乌达烈,你一个乌达族的嫡系,却藏在莞族,还煽动他们背叛雪神,你到底是何居心!”

    最后一声,刘袖用上十成的狮吼功,只对大祭司一个人,而且还通过解析结果,说出对方的名字和来历,顿时让对方脸色大变。

    而就在这一瞬间,刘袖又抓住对方的破绽,施展出一道幻术,直击对方心神。

    “轰”

    那乌达烈当场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眼神涣散,瞳孔收缩,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东西。

    “我,我,我不想背叛乌达族,是因为族长的小妾勾引我”

    哗!

    一时间,莞族人哗然,大祭司真的是乌达族人?

    要知道,乌达族与莞族是世仇,几代人都在纷争不断,此刻突然发现,他们的信仰竟然是自己的敌人,这信仰也就顷刻间崩塌了!

    刘袖也没想到,是敌对关系就简单多了,不过他还要挖出大祭司的秘密,不是什么狗血的偷情。

    刘袖进一步加大幻术的力量。

    “说!你在莞族潜伏,到底有什么图谋!”

    “我我没其实”

    乌达烈明显在挣扎,奈何不备之下,先中了幻术,修为又不如刘袖,最终还是在幻境里,败下阵来。

    “其实我是为了莞族的伴兽晶,许多年以前,莞族飞出一只血鸦,因为邪兽降临,必有伴兽晶出现,而伴兽晶要在邪兽降生之地培温,才能慢慢拥有邪兽的能力,所以我”

    “什么?那枚血鸦石竟是被你偷走的!?”

    莞力坦勃然大怒,冲着他咆哮道。

    结果这一吼,却带着真气音波,别看莞力坦修为不咋地,但幻术最怕外力干扰,这样一来,就等于帮乌达烈破了幻术,气得刘袖差点劈了那白痴。

    很快,乌达烈便清醒过来,毕竟幻术是旁门法术,不像输出法术,会被修为压得死死的。

    所以幻术受到干扰,幻境就会出现不稳,若是意志坚定者,便可以趁机脱身。

    不过乌达烈缓过神来,却大势已去,看着无比信任他的莞力坦,还有将他奉若神明的莞族人,此刻都咬牙切齿,目露凶光,他知道自己这个大祭司,也算做到头了!

    乌达烈突然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想不到血鸦的伴兽晶刚刚成熟,本座就暴露了,本想再庇佑你们一年,看来也要提前告别了!愚蠢莞族人”

    “住口!你欺我族人,窃我宝石,难道还想走?”莞力坦还不知道自己帮了对方,还在愤怒地咆哮,只是现在喊破喉咙,也没有卵用了。

    刘袖没好气的道:“都特么闭嘴!本神还在这呢,哪论到你们哔哔?有你这种二逼族长,什么宝物也保不住!还有你这神棍,在本神面前,你以为自己走得了吗?”

    “你!”莞力坦一下被噎得满脸能红。

    而乌达烈却大笑道:“你不过是修为比我高一些,装什么神?即便我不是你的对手,凭我通玄境的修为,再加上伴兽晶已经具备血鸦的能力,这世上根本没人能拦住我!”

    “呵呵,那你试试啊。”刘袖皮笑肉不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