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十一章 诗霸!太霸道了!
    刘袖把这些人骂自己的诗,什么猪狗驴的,全都烩成一勺,当前两句说出来的时候,全场还在爆笑,可是最后一句一出,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整首诗的含意很简单,狗生来就是看门的,鸡鸭终要变成桌上餐,猪吃胖了会被宰,驴会累死在磨盘上。 这些又有什么区别?何必互相嘲笑? 刘袖是把所有人全都骂进去了! 而且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简直堪称经典!就连几次想吐血的田纪,也不得不承认,确实牛逼啊! 这还是那个废物表哥吗? 而李穆修那些才子,表情都像吃了苍蝇一样,仿佛嘲笑声还未落下,就被一巴掌就呼在脸上。 太特么打脸了! 另一边,一名乐坊的姑娘递给紫嫣一张纸条,后者看完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紫嫣收起纸条,开口道:“诸位公子,是奴家考虑不周,这题目出的本身就有问题,不如就此作罢如何?” 其实这一场,摆明是刘袖的诗最好,而且骂得更狠,可是总不能评出一个骂街第一名吧? 而且乐坊作为主办方,也不能为了一个刘袖,得罪所有才子,所以紫嫣接到老板娘的纸条,便提出这场不作胜负。 “好!” 田纪迅猛地抢回那五百两,其他人也自然没意见,甚至想结束赛诗环节,都让刘袖一个人秀了。 紫嫣望向刘袖,眼中带着歉意,还好刘袖没有说什么,令她暗暗松了口气。 就是对刘袖来说,没拿到彩头很不爽,但主办方的顾虑他也明白,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随后紫嫣又道:“不过,下一题的彩头,将提高到五百两金,算是乐坊对上一题的补偿,如果都没有异议,奴家便要出第三题了。” 五百两黄金? 刘袖眼睛又亮了,这可是2.5厘米啊! “我也没意见,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喜欢作诗。”刘袖说着,又看向田纪:“表弟,你那五百两还加吗?” “我……” 田纪有些打退堂鼓了,但刘元一个眼神,他只能硬着头皮道:“加就加!” 两人还是一人五百,加上乐坊的五百,彩头已经高达一千五百两,相当于一招半的葵花点穴手了! 紫嫣也是无语了,不过她看向刘袖,忽然眼带笑意的道:“这第三题嘛……奴家想请诸位公子,为紫嫣作一首诗!” 好吧,上一题出的太含蓄了,这群大猪蹄子只顾着骂人,没一首正经诗,害得袖公子也跟着骂街,这次必须让他给自己作一首。 而刘袖也没让紫嫣失望,后者话音方落,他的诗便脱口而出。 “我先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结果,田纪刚想出来一个号,刘袖便像倒豆子一样,一口气说完整首。 什么抑扬顿挫,全没有,就是速战速决。 只看这些人的表情…… 田纪:“w(Д)w” 刘老四:“Σ(っ°Д°;)っ” 众才子:“Σ(°△°|||)︴” 紫嫣:“⊙o⊙” 刘袖:“( ̄_, ̄)” 他们只听说七步成诗,甚至五步成诗,这特么一秒成诗是什么鬼? 关键是前后押韵,对仗工整,不仅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那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简直是神来之笔! 如果说之前大家都怀疑,刘袖是盗用某位大才子新写的诗,但一连三首,个个都是“只应天上有”的水准,这还是取巧吗? 田纪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五百两啊,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了! 再看那些女子,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真羡慕紫嫣姑娘,如果袖公子也给我们写一首,我们肯定愿意涌泉相报! 嗯?刘袖感觉到好多炙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立刻警惕起来,难道有人觊觎本公子的金子? 他见紫嫣还在发呆,便催促道:“可以宣布结果了吧?” “啊!”紫嫣这才反应过来,“诸位公子还有吗?” 其实已经不用比了,紫嫣问完之后,全场鸦雀无声,这些才子都是一脸踩到屎的表情,就知道不可能再有更好的诗了。 “五公子……”紫嫣脸色微红,含羞带怯的道:“我还是叫你袖公子吧,请问袖公子,这首诗可有名字?” “名字嘛……” 刘袖已经不记得了,虽然花10元...宝可以调出记忆,但显然没这个必要,现在他就是原创,名字还不是随便取? “就叫做,赠紫嫣(二)吧。” 上一首颂琴诗叫赠紫嫣,然后这个叫赠紫嫣(二),紫嫣姑娘忽然好想听(三)。 “公子取的名字还真是别致,不过,奴家很喜欢。” 靠!又勾搭上了? 刘老四想掀桌,田纪想杀人,若非大家都读书人,今天定让这货血溅当场! 但在众女子心里,刘袖简直就是诗霸,他的诗太霸道了! “他真的好帅!我说的是长相。” “我觉得诗更帅!简直帅到让我想哭!” “是吗?我倒没什么感觉,就是想睡一觉。” “呸!你个小浪蹄子,有紫嫣姑娘在,哪轮得到你睡?” “对嘛!我们还想睡呢……” 几个姑娘窃窃私语,让旁边的才子郁闷至极,凭什么都想睡那个废物? 凭什么! 这时,一共一千五百两的金票摆在刘袖面前,他十分低调的道:“紫嫣姑娘,快点出题吧,我的诗已经饥渴难耐了。” 紫嫣:“……” 李穆修连忙道:“接下来应该是楹对了,某人以为会几首诗,便可目中无人,哼,等下我要让他好看!” “对!斗诗实在无趣,只有学堂里的学生才斗诗呢,是男人就应该以楹对论高下!” “不错,赶快往下进行吧,我都快睡着了!” 刘袖:“……” 你们这些人无耻的样子,还真是不输本公子啊! 他可是读过唐诗三百首的男人,就算很多都不记得了,但是有系统的【记忆】功能,就算斗上三天三夜,脚步也不会停歇! 可是这群二货怂了,寂寞啊! 此刻,在场的才子们空前团结,大家一致强烈要求,马上结果这无聊又该死的赛诗环节。 最后紫嫣也没办法,总不能把品酒会变成刘袖的秀诗专场。 她只得说道:“那赛诗环节便到此结束,下面开始比楹对,规矩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家以对会友,彩头由斗对的双方来定,最终胜者得之……” “我先来!” 李穆修已经迫不急待了,没等紫嫣说完,便指着刘袖道:“敢不敢和我比一场?” “就你?” 刘袖上下打量了一番,有点鄙视的道:“你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