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十五章 凌山天剑图
    一幅画能伤人?你当我们傻啊! 田纪一脸不屑,田家几代人都研究过此画,怎么不见有人受伤? 其他人也嗤之以鼻,在大家看来,刘袖就是故弄玄虚,这种话只会变成笑话。 “反正我提醒过了,不相信就怨不得别人了。” 刘袖说罢,便开始动手,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紫嫣不由得后退两步,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刘袖所言非虚,可能长得帅的人都不会说谎吧? 很快,刘袖已经边布挑开,这装裱的工艺确实不咋地,甚至两层之间,也没有特殊处理,便轻而易举地揭开了! 而下面的玄机一露出来,田纪险些就笑出声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信了刘袖的邪,可现在一看,果然如推测的一般,下面还是一幅普通的字画,画的是山峦青松,却根本不是什么珍品! 田纪大致估计,最多不到二百两,哈哈哈,卖给这白痴一千两,你说开心不开心? “啧啧啧,此画峰峦叠嶂,气势磅礴,恭喜表哥了!” 田纪已经乐开花了,买“蕴灵玉”那一千两,最后还是这废物出的,自己只不过搭上一幅垃圾而已。 几次吃瘪的刘元也忍不住讥笑道:“再有气势的山峰,也要有笔力才能画出,而这幅嘛……尚可,尚可。” 尚你母亲的可! 刘袖心里冷笑,也不理这两个小丑,因为现在才是关键时候。 之前他就用系统鉴定过,得到的结果是:凌山天剑图,凡品高级攻击卷轴,内含先天剑气,以墨为锋,凝聚画上,通过内力催动,伤敌十丈,强化价格120元宝,强化后攻击距离…… 所以,刘袖当时便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拿下! 这才是出自凌山的宝贝,你们那灵玉只能算a货。 而此时已经揭开一层,这凌山天剑图仍然未现,那么很显然,下面还有一层! 刘袖更加小心翼翼,他还不了解先天剑气的威力,也不知道内力催动具体如何,总之还未见其物,便感觉一定很牛逼。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悄悄充值两千元宝,在体魄和内力上各加一千,怕万一被剑气伤到。 随后系统界面上显示: 体魄:21 内力:12 咦?体魄加到20以后,便涨到200元宝1点了? 刘袖来不及多想,身体的变化随之而来,变长变大是肯定了,主要还是肌肉骨骼的变化,令他全身酸麻奇痒。 还有突然暴增的内力,加在一起,那酸爽,简直了! “袖公子?你还好吧?” 紫嫣见他脸色古怪,便好心询问,毕竟一千两几乎打了水漂,换谁都会上火。 这就是长得帅的好处,之前刘元输了两千多,也没见她关心一下。 刘袖道:“没事,就是有点激动,紫嫣你退后,我继续揭。” 田纪刘元等人一阵气恼,这句“紫嫣”叫得这么亲切,这么自然吗? 补药碧莲! 咦?他好像是说,要继续揭? 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的时候,刘袖竟然“嗤啦”一下,又从画上揭下一层! 田纪顿时一个卧槽,可是没等说出口,便只见精光一闪,仿佛一道剑气,横空出世! 那种锋芒,那种凌厉,无疑是剑道大师的手笔,足以令在场所有人,心神俱颤。 要知道,这些都是才子,虽然也有像刘元这样武功不弱,但也只是不弱而已,与此刻的剑气相比,还差得太远。 这突如其来的精光和剑气,全出自刘袖手中,可是谁都知道,这废物连剑都拿不动,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那幅画! 田纪脑袋一片空白,刘元心里又惊又怒,这特么,到底是神马玩意! 然而,仅仅是瞬间的呆滞,田纪和刘元便感觉到,脸上好像火辣辣的。 是被打脸了吗? 不对,是血! 二人同时发现,脸上都有一道口子,正在流血,显然是被剑气所伤,虽说伤得不深,也差点把他们吓尿。 此外,还有人衣服被划破,头发被削掉一截,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躲得远远的。 尼玛,揭个画还有生命危险? 不过身在剑气中心的刘袖,却是毫发无损,并非那二十点属性起作用,而是当他触及“凌山天剑图”的时候,那蒙尘已久的剑气,便等于被他触发一般。 说白了,就相当于刘袖催动的天剑图,伤的...是敌人,而非自己。 好在这剑气只是如同一声长啸,并没有针对某个人,否则定会血溅当场! 过了好一会,躲在墙角的某才子忽然问道:“那个……费公子,你刚才说这画想卖一万两?” 他准备回去筹钱。 田纪当时就扎心了。 可刘袖却摇头道:“没有啊,我记得当时说的是两万。” “你!你怎么能……行,两万就两万!” “……” 田纪又扎心了,扎得鲜血淋淋。 可谁知刘袖却道:“那是刚才,现在涨价了,要五万,只收官票,不要现金,一口价。” 尼玛! 田鸡老弟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只想就这样死掉算了。 “准备好金票的可以去侯爵府找我,就这样吧,告辞。” 刘袖收起天剑图,已经捡到天大的漏,再留在这也没什么意义,当然是闪人了。 “公子且慢。” 紫嫣见他得了便宜就要跑,顿时娇嗔道:“难道公子不想与紫嫣共饮一杯吗?” 刘袖一怔,啥意思? 对了,差点忘了,这妞也是彩头,品酒会赢的可以和她进包间,单独喝酒。 这倒是不错,最近发育的很好,已经超过十厘米了…… 啊呸!当我刘袖是什么人呢? “紫嫣姑娘……光喝酒吗?” “当然,不然公子还想如何?” 紫嫣贝齿轻咬,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色有点红。 刘袖打了个哈哈道:“那就好,我最喜欢喝酒了,请。” “公子请。” 紫嫣微微躬身,脸上已经不胜娇羞,看得众才子恨不得把眼珠子挖下来。 多水灵的一颗白菜,就要被猪拱了? 苍天啊!快把这头猪带走吧! “噗……” 田鸡老弟终于一口老血喷出。 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输光家底不说,又把会嗖嗖放剑气的宝贝给卖了,而且只卖了一千两,还要用来买蕴灵玉…… 苍天啊!不如你把我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