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十九章 袖爷出手,必须秒杀!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今天在场的,有朝廷官员,也有侯府的人,还有北鸣城的三教九流,四哥被欺负了,刘袖怎么能无动于衷,当然要秀一波了。 不过,他也确实很生气,四哥多好的人啊,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四哥是对他最好的,金票一千一千的给,现在连刘袖都不好意思了,准备让四哥养养,不能可一个人薅。 所以连我都敬重的四哥,是你能欺负的吗? 刘袖当众放出话,要废掉铁离的双拳,在场的考生和吃瓜群众都惊呆了,这是花样作死吗? 试练上受伤太正常了,就算侯爵府也不会迁怒铁离,何况刘元都不是对手,你刘袖就行了? 在场的没一个看好他,自然,台上的铁离也莞尔一笑,没作任何回应,在仲杨宣布胜利之后,铁离便径直走下台。 接下来,其余选手相继登场,另外两个夺冠热门,梁仁杰和萧天启也都轻松战胜对手。 巧的是,这一轮十九人,出现单数自然有人轮空,这好运便落在刘袖身上,位面之子嘛。 之后是第三轮,胜出的九人加上刘袖,便分成五组,而仲杨的随机一抽,竟然第一场就是刘袖对战铁离。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刹时间,全场便推向一个高潮,吃瓜群众翘首以盼,这位传说级的废物,拿什么给他四哥报仇? 当刘袖迈步走向台上,四哥的眼睛也湿润了,他忍不住劝道:“五弟,算了吧,你会被他打死的。” 刘袖脸一黑:“你才被打死呢,要不要赌一把?算了,你已经没钱了。” “……”四哥也是无语了,到现在还想着钱呢? 另一边,侯爵府大管家刘庸脸色阴沉,他对左右问道:“神拳门的钟掌门呢?怎么没有来?他的好徒弟没人管了吗?” “没看到,好像神拳门的长辈都没来。” “哼!” 刘庸冷哼一声,心里却有些着急,之前刘元受伤,已经有人给救治,这倒不算什么,不过刘袖口出狂言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个铁离一看就是虎逼,下手没轻没重的,还喜欢打脸,五公子这如花似玉的……不对,是弱不禁风的,万一打出什么毛病,回去可怎么交待? 这个不省心的废物! 刘庸看了看齐掌柜,后者忙道:“刘管家,我们宝昌钱庄虽然借给神拳门不少钱,但这小辈之间的事,我也不好插嘴,何况人家未必给面子。不过我倒觉得,刘管家不用太担心,还有仲大人还在呢。” 另一个人也赞同道:“不错,仲大人既是文官,也是高手,他在上面不会让五公子有事的。” “嗯,可能我是关心则乱。”刘庸点点头,看来那废物应该没大碍,顶多吃点苦头。 这时候,场上双方已经拉开架式,刘庸刚放下的心,马上又提到嗓子眼。 因为刘袖摆出的架式,竟然和对手一模一样! 这沙雕是要和铁离拼拳头吗? 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秦氏肯定会寻死觅活,到时侯爷怪罪下来…… 刘庸正绝望之际,场上的两人却同时动了,都是一往无前地向对手冲去,抡起沙锅(沙包)大的拳头,以男人的方式,选择刚正面! 沙锅拳自然是铁离,仿佛一把铁锤,碾压面前的一切! 沙包拳则是刘袖,那小拳拳,精致,而秀气,还白里透红,仿佛一捏就能出水。 如果在香阁乐坊,这小沙包拳肯定让人爱不释手,但此时此地,却根本不是一场对等的战斗。 或者,连战斗都算不上,只能是完虐! 然后,这两个拳头便轰在一起,没有任何花哨,完全是力量的硬撼,灵与肉的碰撞。 再然后,刘袖便倒飞出去,和所有人预料的一样,没有任何侥幸。 不过再看铁离,却令人大感意外,他竟然连退数步,才强行止住身形,脸上又惊又怒。 自己会被刘袖逼退?就凭那小拳头?怎么可能? 铁离一阵气血翻涌,甚至有些压不住的趋势,直想要吐血,他居然受了内伤! 不行,这口血绝不能吐,否则即便赢了,也是一生的污点,被一个废物打吐血,还有何颜面去见师门? 最后,铁离硬生生忍住了,哪怕五脏六腑都已经沸腾,他也没吭一声。 不过仲杨却皱了皱眉,他就在台上,看得也最清楚,铁离显然是...受了内伤,而且伤得不轻,可刘袖嘛…… 这时,刘袖已经站起来,还拍了拍屁股,除了衣服有点脏,根本什么事都没有! 仲杨心道:果然是这样!这小子看似被一拳轰飞,可这一飞也卸下大半力道,实在太狡猾了! 不对,狡猾也需要实力,能接下铁离的一拳,肯定是内练三重,否则飞再远也没用。 这小子突破了? 昨天还是内练二重,难道回家睡一觉就三重了? 而刘袖站起来之后,全场也为之震惊,四哥嘴巴张的,能同时放下两个鸡蛋,所有吃瓜群众都在卧槽,这货居然没死? 铁离的脸色更难看了,刚压下吐血的冲动,好像又上劲儿了! 紧接着,刘袖的一句话,便让铁离彻底崩溃了。 “这化骨绵拳也不怎么样,看来不能瞎改武功,连个铁黑子都秒不了。” 刘袖很失望,他已经把铁黑子的拳法,解析得一丝不挂,又针对其弱点,量身打造的拳法,化骨绵掌升级版,化骨绵拳! 结果掌法变拳法,倒是弥补了刚劲不足的缺点,可是说好的化骨呢? 虽然铁黑子受伤了,但刘袖还是不满意,他追求的是秒杀,必须一招搞定,出第二拳都算我输! 此时,铁离只觉得头晕目眩,好像不是气的,也不是憋的,而是手臂上的经脉、骨骼,都仿佛在融化一般,一股虚弱感,已经蔓延至全身! 紧接着,铁离的视线开始模糊,强行压制的伤势出现反噬,五脏六腑都开了锅。 其实这正是化骨绵掌的厉害之处,当时不觉得怎么样,可内力却是连绵不绝地涌来,等于是持续伤害,一直在掉血。 而铁离毫不知情,还为了面子不肯后退,最要命的还是那口血,如果当时吐出来,内脏也不会受伤。 铁离太低估刘袖了,内练三重的修为,歹毒的化骨绵拳,这些加在一起,他输的不冤。 终于,铁离再也忍不住了,胸中积郁的气血,如泉涌般般喷出! “噗……” “卧槽!差点喷我身上!” 刘袖连忙一闪,不过说好的一拳总算做到了,袖爷出手,必须秒杀! ………… 感谢浮云老弟的万赏,三娘封你为舵主,掌管二楼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