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三十五章 文试的卷纸
    这一日,北鸣城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一个名字响彻全城。

    文试之魁首,武练之桂冠,双料第一,乃刘袖也!

    而刘袖是谁?不就是那个废物吗?

    天了个秀的!简直没天理了!

    那些痛恨刘袖的人,比如四大才子李穆修,并列第三梁仁杰,血溅擂台萧天启,柔若无骨铁黑子……对了,还有血本无归齐掌柜,等等这些人都如同噩梦一般。

    不过文试的结果,对齐掌柜总算是个好消息,至少在他这没有人押刘袖,还能减少点损失。

    当然,也有不少考生质疑文试的成绩,因为武试大家都能看见,没准人家刘袖掉过悬崖,得到什么奇遇也说不定,可文试却不一样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就算掉到哪都没用。

    所以很多考生强烈要求,要看卷纸!

    许是王大人早有所料,在放完榜之后,又命人把刘袖的答卷也贴出来,立刻引来更多人的围观。

    还好鹿灵溪已经挤到最前面,否则刘袖那歪歪扭扭的小字,谁都别想看清。

    鹿灵溪辨认了一下,刘袖写的确实是大运国的文字,就是有些惨不忍睹。

    “《望凌山》?诗词命题很一般啊……”鹿灵溪有些不解,又往下念道:“凌宗夫如何?出云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念着念着,鹿灵溪的脸色就变了,眼中震惊莫名,等读到最后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战栗了!

    前几句就已经用笔如神了,仿佛把凌山万物一下子写活了,而最后画风一转,一股壮志凌云,胸中有沟壑的气势,顿时跃然纸上。

    这是何等心境,何等的眼界,才能写出“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鹿灵溪感觉浑身酥麻,咬着牙继续往下看,诗词之后便是文章,以诗展开论述,分析当今时政。

    所以光有文采可不行,还要掌握军事政事,鹿灵溪继续往下念,后面的人索性听就好了,因为刘袖的字看着太费劲了。

    “夫当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在于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何其幸也?不在于民,而在天朝当如凌绝顶,众山皆小,何需劳苦也?”

    鹿灵溪念这一段,众人不禁倒抽口冷气,什么才是马屁的最高境界?这就是!

    上来先说民生有大患,只知道安乐,不知道危难,能享受不能吃苦,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把天下百姓都一竿打死了!

    可这货马上就进入主题,这是为什么呢?百姓为什么这么幸福呢?

    是因为朝廷就像凌山绝顶,顶天立地,能挡一切风雨,别的国家都是“一览众山小”,既然国泰民安,百姓已经安居乐业,谁还用吃苦劳累?

    尼玛!这马屁拍的,也是没谁了,明明是百姓愚昧,却变成朝廷的政绩,难怪人家能拿第一,我们怎么没想到啊!

    鹿灵溪又咬了咬牙,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可一顿马屁就能拿一第,她自然不服。

    接着往下看……

    其实这篇文章,刘袖是抄自苏轼的《教战守策》,不过也改了许多,因为老苏一生不得志,动不动就被贬,所以原文透着一股怨念,也缺少政治高度。

    但是文学方面,在坐的诸位全是辣鸡,老苏能碾压死他们!

    结果刘袖这么文章,有高度有水平,有文采有格局,不拿第一才怪呢!

    鹿灵溪越看越心惊,甚至对自己产生怀疑,我读书破万卷,自命五车经纶,怎地连一个废物都不如?

    难怪梁公子急匆匆地就走了,还对她说了一句,吾愧于卿……

    鹿灵溪终于明白了,武试时梁公子是何等的绝望!

    面对...这种“一览众山小”的对手,就是她鹿灵溪,也一样绝望好吗?

    随后,鹿灵溪不知是被挤出人群,还是自己走出来的,整个心思不知飞到何处。

    “那个,鹿小姐好像忘了什么事……”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鹿灵溪应声回头,看到的是一张粉雕玉琢的精致脸庞,帅得让人心跳加快。

    就是视角有些别扭,鹿灵溪一米七的身高,需要稍微俯视一点。

    “刘公子,你的试卷我看过了,是我输了,不知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刘袖很委婉的道:“咦?鹿小姐这身衣服不错,怕是要一千两黄金吧?鹿家不愧是服装界的龙头啊!”

    “……”鹿灵溪这才想起来,马上又羞又恼地掏出金票,狠狠塞在刘袖手里。

    这个该死的家伙,亏我刚才还被他的道歉打动,原来他看中的只是我的钱!

    鹿灵溪甩袖而去,而刘袖握着带有体香的金票,一时却有些恍惚。

    刚才那一嗔一怨,如果不是这张脸,肯定会迷死人吧?

    还有这妞的手,白皙如脂,触感就像果冻一样,好滑,好有弹性,还有一点冰冰的……

    “五弟,我们去梁家讨债吧!”

    “啊……好。”

    “咦?五弟你在发呆?莫非在想你前妻!”

    “放屁!前女友都不算好吗!再废话让你还钱了!”

    “切,四哥现在差钱吗?托你的福,文试我赢了三千五,武试也有九百,哈哈哈哈……”

    “擦!赶紧还钱!文试输我一千,武试还欠我一千。”

    “谈钱就伤感情了,我们可是亲兄弟。”

    “谈兄弟伤钱,还钱!”

    “走走走,我先帮你要债,这个四哥最拿手了……”

    …………

    北鸣城的文试武练,已经落下帷幕,此间,有人欢喜有人愁,最惨的当然是宝昌钱庄,算下来足足亏了五千两金。

    当然还有更惨的,梁家不仅也输了五千,还输了第一名,更输了人。

    梁仁杰遭受如此大的打击,一回家便吐血昏迷,人事不省。

    刘四公子来讨债,梁家把所有现金都赔上了,最后还向钱庄借了一些,可谓是雪上加霜。

    刘袖自然是最大的赢家,他一口气充值了八千元宝,仍是只留五百金票,作为启资金。

    然后,他在小本上记着:鹿小姐1000,香阁乐坊4500,梁仁杰3000(x),萧天启3000(欠)。

    再往前看,还有四哥1000、四哥1000、四哥1000……最后四哥后面也画了个叉。

    这个x就有学问了,代表已经没钱的意思,不过四哥又赢了三千多,刘袖考虑再三,还是先留着吧,不能可一只羊薅,不过早晚也是自己的。

    至于萧天启,已经被抬回落云宗,刘袖那一剑够他养上一段时间,而落云宗不在北鸣城,还要找个时间带四哥去讨债。

    当晚,刘袖请客,乐坊走起,点一打最漂亮的小姐姐!

    不过是四哥买单,谁让他欠钱不还呢,还赢了那么多呢。

    刘袖一直嗨到天亮,第二天也没回家,而是直接去找宝儿,这两天爷辛苦,乖宝儿也辛苦,要好好疼爱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