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六十九章 东武侯的阳谋
    刘袖飚起演技,那些内心戏都弱爆了,此刻他面部有细微的错愕,却在坦然中,透着一丝茫然,看薛南的眼神也完全陌生,明显两人这辈子头一次见面。

    北鸣侯当时就信了,立刻怒视薛南道:“世侄,你确定看清楚凶徒了?还是有意栽赃?”

    “我……我怎么可能看错!绝对是他,我发誓!”

    薛南也被刘袖的演技迷惑了几秒,要不是这货连衣服都没换,薛南还以为真的认错人了呢!

    “那我也发誓。”刘袖一脸认真的便要赌咒发誓。

    北鸣侯顿时眼皮一跳,连忙开口道:“袖儿,他说在康大师那里遇到你,可有此事?”

    北鸣侯哪敢让他发誓,这蠢货动不动就是全家如何如何,赶紧转移话题。

    “他说见过孩儿?在康大师那里?”刘袖淡定的道:“那就让康大师作证好了。”

    北鸣侯愣了愣,马上恍然大悟,还真是这小子干的?而且早就有恃无恐,因为康老头那脾气,能给你作证才怪呢!

    “不错,薛南世侄,口说无凭。”北鸣侯严肃的道,可心里却已经乐开花了,你们倒是拿出语气啊?

    看看薛磬老匹夫的脸色,像死了儿子一样,哈哈哈。

    很显然,康师傅的脾气和炼器技术一样有名,大家都知道,你想找他做证人,人家只能回你一个字,滚蛋!

    薛南恼羞成怒道:“你,你……你颠倒是非,脸敢做不敢当!”

    “我又没做,当什么当?”刘袖玩味的道。

    薛南当场拿出断剑,质问道:“这就是你捏断的寒星剑,你看!还敢抵赖!”

    刘袖失笑道:“来来来,你捏一个我看看,要不然让你爹来也行,要是能捏断我就认。”

    “我……”

    薛南立刻脸色铁青,还想再争论,却被东武侯喝断:“好了,此事休要再提!”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蠢儿子,被刘袖吃得死死的。

    虽然东武侯心中盛怒,但也知道,再继续纠缠下去,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他看着北鸣侯,冷冷的道:“刚才说的流民一事,还望北鸣侯尽快解决,否则本侯只能对不住了,你那些流民我也养不起,只能给你送回来,既然你敢烧十几万斤的粮食,想必也不差那几千人的一口饭。”

    这番话说完,就轮到北鸣侯脸色铁青了。

    这次东武侯跑过来,还带着数以千计的流民,可这些流民根本不是北鸣侯的百姓,或许里面有一些,但绝对不多。

    刘术用屁股想都知道,薛磬是借着烧粮一事,把各地的流民都赶过来,想给自己造势,一旦朝廷知道了,你北鸣侯的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了,你还烧掉十几万斤的粮食?你是想闹哪样?

    这招简直诛心,北鸣侯几次差点摔杯,让府里的高手把这厮剁了算了!

    可是他不想造反的话,也只能忍了。

    关键是那些流民,不知是被人打的,还是吓的,居然都一口咬定,就是北鸣侯封地上的百姓,因连年受灾,不堪重税,才偷跑到东武侯的地盘。

    其实随便抓几个一查,便知祖宗三代都没来过北鸣城,但这种事根本说不清,关键北鸣侯正好是世袭第三代,马上面临降爵,多少人等你着出错呢。

    身为一方诸侯,若不懂爱民如子,反而苛税暴政,正好给人家削蕃的借口,而且不削你都不足以平民愤。

    所以北鸣侯等于被卡住脖子,就算那些流民是被屈打成供,送到他这里,他也打不得骂不得,甚至还不能让他们饿死,冻死,否则东武侯又可以大做文章。

    东武侯薛磬冷笑着站起身:“至于断剑一事,不管是不是贵府公子所为,本侯都会上报君主,刘兄好自为知吧,告辞。...”

    说罢,他便带着儿子扬长而去。

    北鸣侯连演戏都懒得演了,直到对方离开,一掌把桌子拍得粉碎。

    “袖儿,打得好!但打得轻了!下次再逮到这种机会,至少断他一臂!”北鸣侯咬牙切齿的道。

    刘袖汗颜,这是动了真怒,还嫌我下手轻了?

    而世子刘海却道:“父侯,依东武侯所说,若将断剑之事上报,怕是再加上流民和烧粮之事,国君必然震怒,刘袖这次太闯了大祸!”

    北鸣侯一听,顿时泄了气,其实他又何尝不知,但东武侯这招的厉害,就在于你明明看透,却无计可施,这就是阳谋!

    刘袖忽然开口道:“听说大哥主动把我卖了?”

    “什么叫卖?”刘海怒道:“你平日跋扈惯了,连东武侯的世子都敢打,只会给父侯添乱……”

    “好了好了。”北鸣侯摆手打断道:“此事休要再提,是那老匹夫暗算在先,就算没有袖儿,他们也不会罢手。”

    这是老爹第一次替刘袖说话,或者是帮他开罪。

    而刘袖也很清楚,这都是“名师”的功劳,不过无所谓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袖爷是生意人,最讲诚信。

    “可现在怎么办?今年大旱,侯府的存粮仅够自需,哪有余粮去救济那些流民?”世子道出眼下最大的难题。

    北鸣侯摇头叹气,对此他也是一筹莫展,心里不禁又怪起袖儿,你特么烧什么不好?干嘛要烧粮食?

    “咳咳,父侯看我干嘛,粮是四哥烧的。”刘袖理直气壮的道。

    四哥看了看拍坏的桌子,莫名地菊花一紧,心中悲愤,老弟你良心不会疼吗?

    北鸣侯摆了摆手,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其实刘袖这一烧,倒是让他与振兴会划清界线,事后北鸣侯一想,也是利大于弊。

    “父侯,这事我来想办法吧。”刘袖无奈的叹道,刚过上几天舒服日子,又要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什么?你有办法?”几个人都不敢置信。

    刘袖点了点头,很低调的道:“你们别看我长得帅,就忽略我的智慧,区区几千流民而已,我便可以解决,不过,要给他们一个名分。”

    “什么名分?”北鸣侯奇道。

    “民兵自卫团!”

    此时,刘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