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五十章 揭面行动
    随着十几颗人头落地,所有人都感觉后颈一凉,大气也不敢喘。

    原来十里坡的老人还好,他们在攻城战的时候,就见识过公子的手段,对敌人绝对是杀戮果断。

    可是新来的就有些胆怯了,而且假冒流民是死罪?咱们这主子也太狠了吧!

    大运国自然没有这条律法,但十里坡有,这些东武侯的奸细,振兴会的探子,肯定是来多少杀多少!

    看着刘袖的背影,慕小乔疑惑道:“四哥,那家伙是怎么做到的,一天之内揪出来这么多内奸?不会是随便抓的吧?”

    这一声四哥,直把刘元叫的骨头都酥了,顿时受宠若惊。

    “小乔师妹有所不知,我老弟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砍了,那就一定不会错,至于怎么揪出来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两天,他让所有新来的流民,在他面前打了一拳,然后就挑出来这些。”

    小乔师妹……好吧,四哥对力量一无所知。

    不过对于老弟带回来的这两个妹纸,四哥是惊为天人,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

    正说着,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四哥身上,让他下意识地一哆嗦。

    顺着那股杀气望去,赫然是远处的鹿小姐,正眼神不善地盯着他。

    慕小乔也发现了,不禁饶有兴致的道:“那女人是谁?好精致的人皮面具啊!”

    对于小乔这项技能,凌念依也是佩服得很,当初刘袖藏的那么深,都瞒不过她,这是凌山派的探查秘术,没有天赋是学不来的!

    四哥一脸懵逼道:“人皮面具?啥玩意啊?”

    “咯咯,就是瞪你的那位小姐,看来你们还被蒙在鼓里。”慕小乔娇笑道。

    她一看鹿小姐要吃人的眼神,就故意和四哥有说有笑,结果把鹿小姐气得扭头不看了,四哥的冷汗也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大概,可能,是四哥和鹿小姐有点不可说的秘密……

    ……

    这次全村大会,以砍头收尾,确实挺骇人。

    所谓恩威并施,刘袖让那些新来的流民,在看希望的同时,也充满了敬畏。

    队伍越来越大,就不能只靠施恩,规矩才是正道。

    之后结束散场,刘袖又给十里坡的管理人员开了个小会,也包括新提拔的几个。

    而会议的内容,就是制定十里坡的章程,包括住房建设,老弱病残的安置,民兵团的训练内容,以及铁矿开采和总督府的订单等等。

    期间刘袖的两个跟班并没有跟着,凌念依回到住处,也就是四合院的客房,慕小乔则不知道去了哪。

    等到开完会,四哥便迫不及待把刘袖拉到没人的地方,说出心里的疑惑。

    “老弟,小乔师妹怎么说鹿小姐戴着人皮面具?”

    “我听到了,当时你们离我又不远。”

    “啊?那你不觉得惊讶吗?你就不好奇吗?”

    “我早知道了。”

    “……”

    四哥瞪大眼睛:“好啊老弟,你居然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毛用?”刘袖无奈道:“人家有规矩,必须是意中心,还要文采比她强,才能让看。”

    “那你怎么会知道?莫非你看过?”四哥警惕道。

    “上次无意间,差一点点……”刘袖说着,忽然想到这两天的蛛丝马迹,便惊道:“卧槽!你不是和鹿小姐有苟且吧!”

    四哥脸一红:“什么叫苟且,说的这么难听,我只是比较欣赏鹿小姐,觉得她特别有能力,那么大的纺织厂,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任何事在她面前,都好像……”

    “等会,你眼睛都在放光,还敢说没有?”刘袖严重鄙视道:“我告诉...你,先不说鹿小姐长的怎么样,人家可是大家闺秀,正经人家的姑娘,不像你找的那些粉头,可以提上裤子不认人。”

    “我是这种人吗?”四哥不满道。

    刘袖:“是。”

    “……”

    四哥想了想,竟无法反驳,只得叹气道:“好吧,就算我以前是,但这段时间,我好像对喜春楼完全没了兴趣,而且总会想到鹿小姐,甚至忽略她的相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弟你懂得多,快帮我分析一下。”

    “还分析个毛,你恋爱了!”

    刘袖给四哥确诊了,一个青楼的骨灰级玩家,忽然有一天索然无味,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是遇到真爱了,显然,四哥是后者!

    可刘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会是鹿灵溪?而且是戴着面具的鹿小姐,最牛逼的是,四哥还不知道,这口味是有多重?

    看来是真爱了!

    “恋爱?”四哥没听过这词,但感觉好像很贴切,便问道:“你说我看中鹿小姐了?其实我也有些怀疑,但又不敢相信,也不知道鹿小姐怎么想,现在还多了一个什么面具,我该怎么办啊?”

    “简单,先验货!”刘袖道。

    “你是说,揭开她的面具?”四哥立刻精神一振。

    “没错,你这也算浪子回头了,兄弟怎么能不帮你呢?”刘袖拍着胸脯道。

    “可是,那是你前妻啊,你会不会对她还有……想法?”

    四哥第一次露出扭扭捏捏的姿态,真是像极了爱情。

    刘袖笑骂道:“那特么也算前妻?我有个屁想法,我就是一样好奇面具下面是啥,四哥你不会怂了吧?”

    “怂?我怎么可能怂!”四哥嘴硬道。

    “那好。”刘袖郑重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一时脑热,就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你确定自己的心意了吗?”

    四哥很负责地想了想:“老弟,我确定,跟你说完之后,我就更加确定了!”

    刘袖也欣慰道:“好,难得四哥喜欢上一个正经姑娘,我先帮你验验货,再探探鹿小姐的心思,看有没有可能变成四嫂。”

    “那我们要怎么做呢?”

    “其实我有一个计划,已经酝酿了好久,咱们马上就行动,这次的计划就叫作……揭面行动!”

    刘袖如此这般的把计划说了一遍,四哥听完之后,当时就怂了:“你这也太狠了吧?鹿小姐会不会打屎我?”

    刘袖高深一笑:“这叫置死地而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