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有毒的刘袖也挺好的
    一顿晚宴,其实没那么正式,只是北鸣侯安排的比较隆重,但这种情况,也不该让随从上桌,何况随从的饭菜已经单独准备。

    可尉迟茹兰还是把人带来了,又特意介绍说,是尉迟家的先天高手,这就有点拿尉迟家和修为压人的味道了。

    北鸣侯脸色微变,但很快又如沐春风的道:“是本侯考虑不周,怠慢了二位高手,快快请坐,大家都是修炼之人,不必拘礼。”

    作为主人,北鸣侯做的已经可以了,只是客人实在不怎么样,那两人敷衍的抱了抱拳,等到搬来椅子,便一言不发地坐了下去,显然是刘家有些不满。

    而北鸣侯只能装作不见,又道:“拓兄和贤侄女一路辛苦,京城到这路途遥远,本该让茹兰多休息一会,不过也不能饿着肚子,先随便吃点,明天让恒儿带大家到处看看。”

    那尉迟拓看起来比北鸣侯还年轻一些,可修为却深不可测,难怪是尉迟家的重要成员,至于实际年纪,一般武者到了先天之上,就不太好判断了。

    他点了点头:“久闻北鸣侯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也是借两个小辈的光,侯爷是二品爵位,身份尊贵,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

    此人说的客气,却看不出哪里受宠若惊,语气和眼神都透着一种优越感。

    其实在京城的权力中心,尉迟拓未必比刘术差,论修为更是先天圆满,甩他几条街,这优越感倒也不无道理。

    接着,北鸣侯便准备开席了,可尉迟拓又道:“侯爷安排得甚好,在下确实想看看,这次反贼在北鸣城铩羽而归,家主颇为重视,还让我一定要向侯爷好好请教。”

    “不敢不敢,本侯何德何能,全靠将士们用命换来的。”北鸣侯谦虚道,倒是没忘了刘袖的叮嘱,把功劳都推到北鸣军身上。

    不过对方显然做过功课,又问道:“听闻侯爷有一个民兵团,在这次守城战中无比耀眼,而且装备精良,每一件都堪称名家打造?”

    “哪里哪里,都是孩子们胡打胡闹,不上得台面。”北鸣侯嘴上应付着,心里却想着,袖儿说的果然没错,而且这么快就有人惦记上了!

    尉迟拓道:“就是这两公子的杰作了?”

    桌上除了老二老三,就只有刘元和刘袖他不认得,北鸣侯便介绍了一下,也说出兵民团是这两个儿子的主意,主要是收留难民,必要时抵御外敌,平时不发军饷,也不占私军编制。

    对于朝中大佬来说,民兵团根本不算什么秘密,想查的话太容易了,所以刘家已经统一口径,除了装备死不承认,其他的该说说,没必要隐瞒。

    不过那些五行体质者,包括黑山的陨石能量,刘袖对谁都没说,连四哥都以为是老弟的功法牛逼,没事在黑山边看矿边修炼,他现在都已经内练七重了。

    这些目前还算保密,只是时间久了,那些体质者修炼像坐火箭一样,肯定就会引起有心人注意。

    这时,刘桓忽然说道:“既然拓叔对民兵团感兴趣,那明日便让五弟带我们去看看,听说那些流民每天训练,吃的比禁军还好呢!”

    这一句话,北鸣侯的脸色就变了,本来已经绕过装备的话题,你还要把人带去十里坡?

    而且什么叫每天训练?什么叫吃的比禁军还好?禁军那是皇上的军队,这逆子疯了吗!

    显然,刘桓是针对刘袖,可是诛的却是整个刘家的心,叫北鸣侯如何不怒。

    “哦?是这样吗?”

    尉迟拓的目光落在刘袖身上,其实从一进来,他便注意到刘袖了,因为只有这个人,他看不出修为!

    “不是,他胡说。”

    刘袖很自然的应对道:“我二哥这人就是口无遮拦,尉迟先生莫往心里去,他刚才还说尉迟家是京城第一大族呢,...你说他是不是放屁?”

    嗯?尉迟拓眼神顿时凌厉,先天圆满的修为,虽然刻意爆发,却也让席间压力倍增!

    北鸣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知道袖儿的嘴有毒,但也没想到这么毒!

    你怼老二也就罢了,干嘛要扯上尉迟家?还说京城第一大族是放屁?你是怕得罪的不够死吗?

    而刘桓差点没笑出声,还以为尉迟家的人来了,这个蠢货会收敛呢,谁知这么快就惹祸上身。

    他马上再添一把火:“大胆刘袖!我说尉迟家是第一大族怎么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你敢对尉迟家不敬,还不自行掌嘴!”

    “白痴。”

    刘袖用关爱智障的语气道:“众所周知吗?你先问问尉迟家的人,承不承认这种说法。”

    “哼!这本来就是事……”

    尉迟茹兰正要喝斥,却被她叔父拦下。

    尉迟拓沉声道:“这位是五公子吧?他说的没错,尉迟家哪敢称第一大族,这种说法,纯属放屁!”

    打脸,有时并非来自敌人,队友的打脸,才最为致命。

    刘桓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老家伙吃错药了吧?帮着刘袖打我脸?我是替你们尉迟家说话啊,你这不是也打自己脸吗!

    尉迟茹兰忍不住道:“叔父你太自谦了吧,我们尉迟家若不敢称第一,难道李家敢?闻家敢吗?”

    “他们都不敢。”尉迟拓不想让她再说下去,便道:“因为京城第一大族,第一世家,姓周。”

    “周……”刘桓瞬间如同吞下苍蝇,这尼玛,皇上家也算!?

    北鸣侯脸色古怪地看着刘袖,包括雕塑一样的七叔公,此时表情也十分怪异。

    他们都看出来了,一开始尉迟拓也很生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刘袖给刘桓挖的坑,京城第一大族只能姓周,说你放屁你敢不承认?那你就是自己往坑里跳了!

    爽啊!让你们摆谱,让你们目中无人,这回碰上高手了吧?

    北鸣侯和七叔公憋着想笑,他们第一次发现,有毒的刘袖也挺好的。

    只有他这张毒嘴,才能治尉迟家的装逼!

    刘桓等于搬起石头,砸在自己嘴上,现在连尉迟拓都说他放屁,那就真是一个屁了!

    可刘袖并没有放过他,因为袖爷不喜欢放屁。

    “二哥,你不会是煽动尉迟家造反吧?早告诉你少说话了,快赔个不是,自行掌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