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鹿小姐已经在山下等了一个时辰,心里焦急万分,可是民兵团连她都不让进,真是岂有此理!

    特别是那个大山,简直油盐不进,就说公子有令,任何人不能上去,就算北鸣侯来了也不行。

    其实鹿小姐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非要上去,总之就是担心,黑山闹鬼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失踪的人到现还没有消息。

    所以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是担心刘袖会出事,因为刘袖是她的救命恩人。

    对,就是这样的,绝对不是因为刘元那夯货!

    可后来,山体中突然一声巨响,仿佛火山喷发,地动山摇。

    鹿灵溪差点吓傻了,却拼命地要往山上跑,那种紧张、担心,令大山也为之动容,所以就派了两个女民兵,把鹿小姐给抓起来了。

    好在没多久,震动停止,随后刘袖等人也出现了,而且进去的时候是五个人,出来的却有十几个。

    大山瞬间泪崩,兄弟们还活着!果然公子一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他让女民兵放了鹿小姐,大家一起为公子欢呼。

    谁知鹿小姐看了看山上,似乎确定某人还活着,便一跺脚地跑了。

    大山愣了半晌,直到刘袖走下来,问道:“刚才那个是鹿小姐?怎么回事?”

    “公子,是我得罪鹿小姐了。”大山主动认错道:“鹿小姐担心公子的安危,不顾一切要上山,我让人把她拦住了,刚刚那声巨响,她又急得哭了,公子,鹿小姐对你真的是一往情……”

    “你给我打住!”

    刘袖看到四哥脸都绿了,立即打断道:“你知道个屁,人家鹿小姐是担心四哥,别特么瞎说!”

    大山怎么可能瞎说,这就冤枉人了,“公子,是鹿小姐亲口说的,您是她的救命恩人,要是你出了事,她也不活了!”

    刘袖:“……”

    四哥:“……”

    宝儿:“凌姐姐,我院里还晾着衣服呢,我们快回去吧。”

    凌念依:“好。”

    单勇:“民兵团听令,随我搜山,莫放过任何可疑人!”

    “是!”

    一转眼,大家都散了。

    “四哥,你听我解释,其实……”

    “我不听我不听!让我静静的死去吧!”

    “……”

    …………

    其实这个副本收获不小,除了四哥被揍得惨一些,此外无一伤亡,还成功救出十名失踪者,虽然爆的土元灵没了,但还有几百吨的炼器材料。

    只是四哥真的很惨,肉体和心灵受到双重打击,已经生无可恋,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见。

    今天就是年关了,刘袖也很郁闷。

    还有慕小乔的不告而别,凌念依的说走就走,后者还好,临走前让宝儿带了封信,还送给他一件信物。

    别误会,不是什么定情信物,从今以后也没人敢写情啊爱啊的,亲一下都会被封,要是敢动手动脚,那么恭喜你,作者号都会被404。

    所以凌仙子送给刘袖的,就只是单纯的谢礼,感谢刘师这段时间,手把手的指点,日以继夜的悉心教导,帮她在武道上提升了很多。

    就是这么纯洁,而这个信物,则是凌仙子的师父,凌道仙人曾经用过的宝剑,名叫“斩魔”!

    这把“斩魔”剑可不简单,除了剑本身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其背后的意义也非同寻常,在凌山派,特别是凌霄阁,见剑如见人!

    听着有点别扭,反正就是像圣火令、倚天剑之类的就对了。

    用凌念依的话说,拿着这把剑去凌山,绝对没人敢拦你,甚至凌霄阁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刘袖很欣慰,不管这把“斩魔...”价值如何,都是爱徒的一片心意,比慕小乔有良心多啊,那个小妖女,一声不响就走了,连个礼物都不留,还欠他一声爸爸。

    等下次见到,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现在两个跟班都走了,说心里话,刘袖也有些不舍,这可是他的超级打手加装逼利器啊!

    没办法,人家也要回家过年。

    刘袖又想到了聂三娘,当初两人那么默契,还经常互怼互撩,最后一样要分别。

    已经好久没有骚狐狸的消息了!

    难怪古人轻生死,重离别,在没有手机的时代,一场离别,可能就是一生!

    还是宝儿最好,不管谁走,宝儿都不会走,就是现在多了个小黑,刘袖与它势不两立。

    侯府的年关,很有节日气氛,光灯笼便数以千计,还有祭祀祈福,回赠子民等很多活动。

    刘家的年夜饭更是隆重,五族之内全部入席,连下人都在偏院摆了十几桌。

    不过三更一过,刘袖便回到了四合院,连宝儿都没叫,可能是怕忍不住会弄死小黑,大过年的不吉利。

    刘袖还带了一坛酒,准备对酒当歌,因为每逢佳节倍思亲,他想家了……

    夜深,节日的喧闹渐渐褪去,北鸣城又恢复平静。

    刘袖坐在房顶,把酒坛往身边一放,便祭出火球术,和一只羊腿。

    可这时,他却发现不远处,也有一坛酒。

    刘袖怔了怔,随即莞尔一笑。

    不声不响地回来,喝了半坛酒,又不声不响地走,也只有聂三娘了!

    那酒坛正是放在聂三娘的屋顶,以前他们俩经常坐在那里,单纯的喝酒聊天,构建和谐社会。

    刘袖端起酒坛,隔空遥敬一下,便独自自饮……

    今天只当给自己放个假,等到年关一过,又要开始忙碌了,总督府的订单,服装厂的生意,天秀集团开业,以及京城的会试……

    而现在,他只想醉一场,任何事都不去想……

    年初二,刘衡和刘毅便返京了,走得很急,也许在他们看来,北鸣城已经是客场作战了,等刘袖去到京城,那才是他们的主场!

    年初三,黑山铁矿就已经开工,如今隐患摘除,自然要大力开采,加紧赶工。

    十里坡也全面动起来,兵工厂的炉子二十四小时冒烟,民兵团每日八小时训练,纺织厂几个车间也实行两班倒,总之就是高速高效。

    而一切走上正轨,刘袖也该动身了去往省城,那里有无数的黄金,正在向他招手。

    等着吧,袖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