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二一九章 实力不允许啊!
    君前奏对,北鸣侯一直应付的很好,可渐渐的,周曜便开始从战事聊到民兵团,以及刘家制造的装备。

    对于民兵团,北鸣侯早在奏折中提到,也解释的很详尽,不过装备却只字未提。

    其实这些也不难查到,只是刘家并没有上报,而且也不准备拿出来,就算是国君,也不能强逼有功之臣,寒了大家的心。

    但这种私下里的君臣对话,一个外人都没有,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一点父子俩也想到了,在来的路上,刘袖就交待老爹,若是国君问到装备,就推在他身上,由他来接招。

    此刻,周曜果然对装备有心思,刘术立即惭愧的道:“陛下,这打铁炼器之事,微臣实在是不懂,都是犬子瞎折腾,让陛下见笑了。”

    “哦?令郎小小年纪,也精晓炼器之道?”

    周曜饶有兴致地看向刘袖和刘元,实则却是有些质疑,恐怕任谁听了,都会以为刘术在推辞。

    不过事实确是如此,他既是推辞,也是真心不懂。

    刘袖答道:“回陛下,臣子刘袖,对炼器不敢说精晓,只是兴趣而已,其实刘家的兵备,都是请炼器大师康有寿打造,东西是不错,就是花销太大了,我刘家倾一族之力,也只配备了两千军队,用来守家还可以,真正拿到战场上,实在是杯水车薪。”

    嘶

    北鸣侯暗暗倒吸口冷气,难怪袖儿要替自己回答,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为父诚不如他啊!

    刘家有多少底子,国君想知道太容易了,你敢说倾一族之力,才能买得起两千套装备?

    周曜也愣了愣,他虽然没仔细调查过刘家,但大致还是知道的,这是在哭穷吗?还是吹嘘天价装备?

    周曜又道:“朕倒是有些好奇,什么样的装备,能如此昂贵?”

    刘袖道:“一套盔甲加长枪,共计一百两金,弓弩另算,所以刘家为了对抗反贼,连装备带粮饷,已经花了三十多万两黄金,现在还欠宝昌钱庄十万呢!”

    这话倒是一点不假,甚至三十万都说少了,不过一套一百两金,却是天秀商场的售价,认真你就输了。

    周曜自然不相信,但刘袖说得信誓旦旦,谁能想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胆敢在皇上面前撒谎?而且不露丝毫破绽?

    所以周曜信了,连四哥都差点信了。

    “一百两金,朕还是头一次听说,你们可有带到京城?”周曜皇帝很想看看这天价装备。

    刘袖道:“回陛下,倒是有一套,穿着侍卫队长身上,臣子这就去取来?”

    “呃汪直,土蛮国的人几时到?”周曜想起来好像没档期。

    汪直回道:“巳时隅中,这会儿怕是快到了。”

    “嗯,那刘卿家便不忙了,回去再派人送来便是。”周曜又转移话题道:“听说刘卿家的两个儿子,也要参加今年的春闱?”

    北鸣侯道:“有劳圣上挂念,这两个犬子侥幸过得乡试,此次进京,正是来参加会试,只是犬子顽劣,怕是难在殿试上,聆听陛下的教诲。”

    “刘卿家太自谦了,所谓将门虎子,朕很看好他们”

    周曜皇帝又聊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便示意到此结束,他一会还有外交活动。

    不过刘袖听到是土蛮国,却有些意外。

    这个不需要外交,最大生产力是抢的蛮夷国,居然会来拜访大运?

    而且周曜皇帝会亲自接见,还约好了时间,那对方应该是亲王皇子的级别,看来是挺重要的外交?

    随后,汪直把三人送出宫,可没等北鸣侯开口,刘袖却先道:“汪公公辛苦了,就此留步吧,小小意思,公公留着喝茶。”

    说着,刘袖便把一叠金票,塞进汪直的手里。

    可能是金票太多了,汪直没拿住掉下来一张,结果看到上面的数字,他差点手一抖,把这一叠都扔了!

    尼玛啊!一千两的面值,这些得有二十张吧?

    杂家服侍皇上几十年,都送走一位了,还从未见过这么打赏的!

    北鸣侯父子出了皇宫。

    四哥憋了半天,除了万岁一句话都没说,终于忍不住道:“老弟,你出手真够大方的啊!不过这个先不说,父侯进京领赏的事,还真让你猜对了,皇上一个字都没提,他果然不知道!”

    “不。”刘袖摇了摇头:“之前或许不知道,不过传父侯入宫的时候,肯定什么都知道了。”

    北鸣侯也赞同道:“不错,袖儿说的对,诸侯进京这种事,皇上肯定会过问,可是袖儿,陛下又为何只字未提呢?要知道,赏也是他赏的呀!”

    “只有一种可能。”刘袖笃定道:“那就是皇上想看我们斗!”

    北鸣侯一惊,立刻压低声音道:“你是说,促使为父进京的推手是靳王一系?”

    刘袖点头道:“准确的说,是闻家!因为做到这一点,而且最恨我们的,除了尉迟家,便是闻家,前者还没取消二哥的婚约,完全可以用订婚的理由让父侯进京,又何必从中书省绕一圈?所以自然是闻家了!”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闻家已经开始对一些人下手了,也有理由把刘家稍带上。

    曹敬德会来刺杀,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今天的面圣,又让情况出现变化。

    首选闻家肯定要合计,皇上这么快传北鸣侯入宫,还是单独召见,这是器重还是另有隐情?

    而无论是哪一种,这时候再动刘家,无疑是动到皇上的虎须上。

    其次便是新君党,他们肯定会揣摩圣意,分析北鸣侯是不是新的队友,哪怕新君党不会有所动作,刘家也等于被推到聚光灯下。

    换句话说,刘家的曝光率越高,盯着刘家的人越多,他们反倒越安全。

    刘袖得出这个结论,也有些哭笑不得。

    为什么总是这样,老子每次想低调都不行,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实力不允许啊!

    四哥忽然发现,老弟的眼晴在发亮,好像要装大逼的前奏,让他虎躯一振,老弟可能要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