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强兵 > 第1282章 蛊师记仇
    红拂在旁边轻飘飘的说道:“不会哦,我就不会这样的!”

    她顿了顿又说道:“我看这一架打得很有水平啊!”

    凌一航翻了个白眼:“”这样打你都能看出打得很有水平?

    布隆吉鼻子差点气歪了:“”你这是故意的吗?

    这家伙这样打我你居然说很有水平?

    你到底是那边的啊!红拂耸了耸肩,她那边的都不是,不过她现在更讨厌布隆吉。

    正希望凌一航把他打跑呢!    至于凌一航嘛,她现在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凌一寒淡淡的看了一眼布隆吉:“整个蛊师一族?

    好大的口气!即使是你们蛊师一起上,也什么好怕的!你们也就那点本事放个虫子而已!”

    红拂:“”本姑娘还在这儿坐着呢,你这样说真的好吗?

    布隆吉被气得哑口无言,什么叫就会放个虫子。

    刚才你没被我的蜘蛛毒死,那是你运气好。

    “哼哼!你到底是什么人?

    竟敢不把我们蛊师放在眼里!”

    布隆吉被气疯了,他大声嚷道:“招惹我们蛊师的。

    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你应该知道得罪我们蛊师意味着什么!”

    江湖上都知道,蛊师记仇!蛊师一族是最记仇的,也是最团结的。

    哪怕在平时他们各个派系之间有仇恨,但是一旦面对共同的敌人,他们也能够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所以,即使是古武者,等闲也轻易不招惹蛊师,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性格古怪,出手狠辣,最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记仇,而且团结。

    你只要招惹了一个蛊师,那就相当于招惹了所有的蛊师。

    以后遇到不论是哪个蛊师,他偷偷给你放条虫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杀了你!“我是谁,也不影响你挨揍!”

    凌一航笑眯眯的说道。

    “哈,小子,你也太狂妄了!你要真是个古武者,咱们就一招一式的打一架。

    少用那套小混混的招式来!你是不是不敢啊?”

    布隆吉叫嚣道。

    “对付你这样虾米,根本用不着什么招式,直接胖揍一顿就好了!”

    布隆吉气死了,他咋咋呼呼的叫着,但是并没敢动手:“哼,你别说得那么好听,你是怕了吧?

    我师父可是独水,是我们蛊师中的高手!你小心你的狗命吧!”

    “哈哈,”凌一航乐了,“你这是幼儿园打架吗?

    打不过就找家长?”

    红拂听着这个布隆吉真是好笑,她就替凌一航搬了个后台:“你不是想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凌霄的弟子,五行宫的传人!”

    嘎?

    五行宫的传人?

    布隆吉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五行宫三个字吓了他一跳!要说他们蛊师一族忌惮的人还真是不多,但是五行宫绝对是其中之一。

    这不但是忌惮,简直是招惹不起。

    师父也经常提起,当年五行宫当年是何等威势,镇压整个江湖!巅峰时期的五行宫就是想灭了蛊师,哪怕是灭整个蛊师一族,那都是没有问题的。

    哪怕就是后来,五行宫也是高手辈出,像凌霄、弓长安等都是躲一躲脚,整个武林都要颤三颤的存在。

    五行宫他还真是招惹不起,他要是招惹了这个凌霄的弟子,那他就是给整个师门找了一个大灾难。

    这样的话,他师父肯定不会替他出头,搞不好还会把他当做弃卒。

    凌一航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

    还要继续搬后台吗?”

    布隆吉脸上带着不甘和耻辱:“不不不,我刚才是”凌一航打断他的话:“不的话,那你就可以滚了!”

    说着,他一把抓住布隆吉的后衣领,直接从后窗口扔了下去。

    咚!啊窗外传来布隆吉的惨叫。

    嘶红拂在屋子里跟着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是楼房啊!即使布隆吉这样的蛊师摔不死,可那得多疼啊!红拂瞥了凌一航一眼,说道:“你有麻烦了!”

    “哦?

    有什么麻烦了?”

    凌一航问道。

    “这个布隆吉虽然很讨厌,这个讨厌的家伙身份可不简单。

    虽然他嚣张和膨胀,他刚才搬的后台都是真的。

    他的确是黑水一脉的传人叫布隆吉,他的师父独水在我们蛊师一族也是一个前辈。

    功力不在我师父之下!”

    “你现在揍了布隆吉,他们这一脉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嗤!”

    凌一航不屑的瞥了瞥嘴,“像这样的货色,中如果不识趣的话,来多少我都接着!不过你告诉他们,下次再敢来找我麻烦,我可就没有这么温柔客气了!”

    红拂翻个白眼,你都把人家从楼上扔下去了,这也叫温柔客气?

    “我可不给你转告,要告诉你自己去告诉他们吧!我和他们这一脉不熟!”

    红拂说道。

    通过这一句话,凌一航就看出来了。

    虽然那个布隆吉看起来一副和红拂亲热的样子,可是看起来,红拂和这个布隆吉是真的没那么熟。

    “那个情蛊是怎么回事?”

    凌一航问道。

    “情蛊?”

    红拂的心猛地一跳,她装作平静的样子,问道:“怎么好好的问起这个来了?”

    她想起哪天她的情蛊突然发作,让她吐了一口血,果然这个和凌一航有关。

    “好好的?”

    凌一航大叫道:“我差点都被它给吃了!这东西吃人你知道吗?”

    红拂拿着薯片的手,停在半空中,看着凌一航,说道:“吃人?”

    “对!我感觉这家伙再次再出来就把我吃了!”

    凌一航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根本就控制不住它,它想干嘛就干嘛!你赶紧把它弄出去吧!”

    红拂吁了一口气,说道:“弄出去是不可能了!跟你说过,情蛊是一种可怕的蛊虫,是蛊虫中的王者。

    如果你能驾驭它,那就是蛊师中的王者。

    你要是驾驭不了它的话,那你就有可能被它反噬吃掉。”

    “啊?

    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快把这个东西挖出来,拿走吧!”

    凌一航急了。

    红拂翻了个白眼:“刚刚不是说过了,弄不出来。

    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有这个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