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君的火爆妖后 > 第100章 这个帝王有毒啊
    戚团团愕然地看着台下的秦玉,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样一个气质佳形象好的人,跟秦业那个老狐狸联系起来。

    戚团团参考着心中所有关于秦业的信息,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老东西绝对被整过了!

    秦玉的母亲君棠是个连亲生儿子都能折腾坏了的女人,没道理会放过秦业。

    君九离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神色淡漠地点了点头“前朝是大齐最乱的时候,不止国内乱,皇室也乱。君棠休了秦业,给他下了绝育药,然后把秦业唯一的儿子秦玉,养废了。”

    戚团团皱了皱眉,这样的女人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君九离道“她现在后悔了。”

    帝王的语气淡淡的,不夹带任何个人情绪,显然,他只是在跟戚团团转述事实,而不是要替自己的姑姑辩解。

    戚团团看向了台下的秦玉,神色微凉地摇了摇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吃,那么,将是对这些受过苦的人最大的不公平。”

    一个人修炼的如何,能走多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人的根骨如何,而根骨,说白了就是他的身体。

    秦玉的身体已经毁了,即便如今看似健康活力地站在台上,但戚团团能够从他的举手投足间,感觉到他的僵硬和病态。

    被亲生母亲毁了作为人类的立身之本,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眨眨眼就能谈原谅的事情。

    如果这样也能被原谅,那么,原谅和宽容本身,就太廉价了。

    戚团团看着笑容明媚热烈的秦玉,眉头微微皱了皱,转头看君九离“你想我救他吗?”

    君九离递给她新的肉串,见她一吃起来就重新笑起来了,这才道“随你。”

    “随我?”戚团团愣住。

    “嗯,随你。”君九离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下面的秦玉一眼,淡淡地道“君棠是我姑姑,当年对我母后有恩,她求我,所以我替她照顾儿子。至于你,随你。”

    那是他的责任和人情,又不是戚团团的。

    只是刚好她想要一个能够对付秦家的人,而秦玉最合适,又向来喜欢跟秦家做对,所以他推荐了他。

    戚团团歪了歪头,颇有几分恶趣味地笑了起来“我不随意,我想听你说,你说,你要我救他吗?”

    要的话,求我呀!

    她洋洋得意地扬起了下巴,拿期待的眼神撇着他。

    戚团团不是什么小姑娘堆里长大的,所以她的恶趣味,从来就跟小姑娘不大相关。

    很多时候,她更像是一个淘气顽皮,喜欢自己找乐子的小兵痞子。

    比如这会儿,她故意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似乎笃定了帝王一定会求她,满足一下她的恶趣味的虚荣心。

    君九离将她的模样看在眼中,不由有些好笑“为何想要我求你?”

    他看的出来,她并不需要他的请求,救治秦玉或者不救治,她心中其实早有答案。

    询问的同时,他又一次取下了她手中的空签子,递给了她另一串儿。

    戚团团顿时有了一种欺负老实人的心虚感,帝王大概从没伺候过什么人,但对她的照顾,已经到了可以入微的地步了。

    戚团团鼓着脸咬下酥软弹的肉串“算了算了,请求之类的话语,天生就不该在你的字典里存在,你说了,我反倒会难受了。就冲你请我的这一顿烧烤,你那个大兄弟,我帮你救了。”

    君九离眼中浮出笑意,面上依旧是一派冷肃认真,迟疑了一下,他还是问道“为何想我求你?”

    戚团团笑“我刚刚又瞧了两眼,那个秦玉虽然是男生女相,还是个喜欢穿女装的女装大佬,但他眼底清明,神色虽然热烈却透着凉薄。”

    她啧了一声

    “这就不是个善茬啊!一般情况下,我不大爱搭理这种人的,虽然这种人只要认可了你,就一定不会抛弃同伴。

    但他的壳子太厚了,真想靠近的话,就只能被扎满手血。跟他这样的人相处,先就得先抱着打我骂我伤我害我都不跟他计较的大度。

    可我这个人最是娇气小气,除非我喜欢到不行的,否则就只喜欢旁人来讨好我,不喜欢巴巴地凑上去讨好别人。

    所以我便想,如果你求求我,那我肯定每次想起来就美滋滋,美滋滋了,自然就懒得跟他计较,说不定就能多忍几次,多救他几次。”

    只是做生意的话,她相信很简单。

    那秦玉虽然身世凄惨,但看眼神就知道绝对是个厉害角色,可能也就只比帝王差一些。

    但救命就不一样了。

    秦玉的身体状况很麻烦,吃药扎针锻炼,都是需要他的配合的。

    戚团团敢打赌,这货绝对做不到帝王这样听话配合!

    想让这种蛇蝎美人听话,选就得得到他的信任,否则可能每一次改个药方,或者多说几句,他都要把你祖宗十八代查一遍。

    但戚团团又不准备跟秦玉长相厮守白头到老,她费劲巴拉地刷他好感度干嘛?

    不过这顾虑在转了一圈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得意洋洋地冲着帝王要一句请求了。

    本帅自己也有点儿懵逼啊!

    戚团团咬着空签子眯眼,时不时就忍不住瞥帝王一眼。

    君九离被她看了好几眼,竟有些心跳加。

    当她第六次看过来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低低地道“那我求你。”

    他的声音在这一刻有些低沉微哑,就像是上好的清酒中忽然炸裂开了醇香的酒气,一下子就把戚团团给勾得耳尖子都红了。

    “嘶!”戚团团忍不住抖了一下,飞快地往后缩了缩。

    她的耳朵跟涂了辣椒油似的灼热了起来,让她忍不住丢了空签子,抬手使劲儿搓了搓。

    这个帝王,他刚刚是不是在撩她?

    戚团团愤愤抿唇。

    然而帝王神色清明,见她躲开,眼底竟似乎有茫然委屈的神色一闪而逝。

    戚团团心底顿时浮起一丝内疚,但内疚完了,她又忍不住握拳。

    这个帝王有毒啊!明明被求了,美滋滋的确是美滋滋,但是美得有点儿怪怪的,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