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君的火爆妖后 > 第116章 我不会让这桩婚事成真的
    皇宫之中,血一和白小女孩儿商量着要如何帮戚团团,并且收拾掉宫里头不安分的爪子的时候,戚团团正在洗手,非常认真的洗手。

    她有洁癖,不重,但也不轻的那种。

    被秦云青摸过的感觉仍旧还在,那种仿若快煮熟的蛤蟆包裹住手指的感觉,让她把自己的手搓红了都没有停下来。

    恶心。

    不舒服。

    想把秦云青的手剁下来!

    红鸾着急地在门外走来走去,时不时往屋子里张望一眼,可看着自家主子板着的小脸儿的模样,阻拦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很害怕,但她更担心,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却就是没敢哭出声来让自家小姐再操心自己。

    飞蝗妖马妖皇也伸长了脖子往屋子里看,歪着头一脸的茫然,它的脑袋上,那枚火灵晶正晃荡着轻轻跳动,似乎显得很不安。

    如果仔细看,就会现,每一次火灵晶快要掉下来的时候,妖皇就会下意识地、小心翼翼地歪头接住它,像是很敬畏的模样。

    只不过,此时此刻,连这一马一蛋自己都在注意着戚团团,其他人自然也是。

    帝王很早就到了,但是却站在门口好半晌都没有进去。

    他沉着脸看着戚团团一遍又一遍洗手的模样,隐约尝到了嘴里有血腥的味道在不断蔓延。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难受憋屈的感觉了,这感觉让他的一双眼瞳都变成了湛蓝色,看起来明明很清澈,却透着浓得化不开的危险。

    他不知道戚团团到底洗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僵立在门口多久,这个时间很难熬,竟让他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当他再忍不住心头的恼火,闪身冲进屋子里头,紧紧握住戚团团的手腕的时候,戚团团的那双手已经变得通红了。

    “够了,”帝王开口说道,声音沙哑得像是许久没有喝过水的野兽“很干净了,已经很干净了。”

    他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看着那双手。

    那双手很比他的手整整小了两个指节的长度,平日里总是细细软软,温暖干燥,可这会儿却很凉,白皙的颜色也被红色覆盖,让他觉得眼睛刺痛。

    戚团团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飞快地转头去看红鸾,沉声道“去外面守着,听见有任何动静就大叫!今夜你什么都没看见,懂吗?”

    红鸾哆嗦着点了点头,扭身就跑。

    她还没有见过帝王,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气势很可怕的男人,就是大齐帝国里被称之为最不能招惹的存在之一。

    她只知道自家小姐脸色很凝重,显然她跟这个男人见面,不应该被任何人知道!

    红鸾害怕地想,那个人抓了小姐的手,小姐不但没有反抗,反而还反手握住了那个男人的手所以,这就是小姐给自己找的男人吗?

    果然比秦云青好多了!

    这个男人是不是也听说了小姐的婚事,现在来质问小姐了?

    那可怎么办?

    他不会打小姐吧?

    赐婚的圣旨是帝王下来的啊,跟小姐可没关系,要怪,那个男人也该怪那个撞坏了脑袋的帝王!

    红鸾担忧地往屋子里看了一眼,侧耳倾听,并没有听见斥责和严厉的话语,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满眼谨慎地开始盯着大门口。

    她得替小姐看好门,让小姐和情郎多多地说话,最好让情郎把赵云青弄死就好了啊!

    戚团团丝毫不知道红鸾竟然把帝王看成了她的姘头,她刚刚那般凝重,不过是因为帝王竟然顶着自己那张脸就跑她家来了,实在是让她头疼得厉害。

    到了这会儿,她手也顾不上洗了,反手握住他的大手,问道“你来干什么?”

    那语

    气有点儿不大好,让没听完血十六的话,就直接闷头跑过来的帝王顿时心中微沉。

    他沉默片刻,才把这一路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圣旨并非我下的!”

    他再如何也不会把戚团团交给那种恶心人的家伙!

    低头看着戚团团红彤彤,凉冰冰的手,帝王湛蓝色的眼眸里满是杀意。

    但这杀意很快就变成了忐忑,因为戚团团半天都没说话。

    帝王心中又是一沉她不信我?

    这个想法让他觉得糟透了,不由又沉声说道“我绝对不会把你指婚给赵云青那种纨绔子弟!”

    就算是指婚,也只会指婚一个身心干净,只会喜爱,尊重,疼爱她一人的人!

    戚团团被逗乐了“我知道啊!”

    她晃了晃他的手“你是不是没听完小十六的话就跑出来了?那封赐婚圣旨是秦太妃下的,说是先皇留下来的空白圣旨。我让小十六回去跟你说了啊!”

    帝王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戚团团刚刚的沉默原来来自于这个。

    所以自己这是干了件蠢事儿吗?

    戚团团好笑地道“圣旨一出来,我便知道情况没那么简单,虽然玉玺印记都不是假的,但字迹却不是你的,再看看小十六的脸色,我就知道这圣旨怕是根本没过明路,连你都不知道。”

    她眼底的阴霾在这一刻彻底消散,温声道“如果你是来给我解释的,多谢啦,不过我相信你不会坑我的,哪怕你是一个会玩儿帝王心术的皇帝,我也不会忘记,你还是我唯一的师哥呢!”

    所以,当她看到圣旨的时候,即便是第一感觉十分愤怒,也还是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出在了哪里。

    她压根儿就不相信帝王会这么坑她,所以她观察了血十六,所以她认真查看了圣旨,只为弄清楚这些东西的存在竟然能坑她一把,那是不是也有可能坑帝王一把。

    君九离微微一震,他已经从戚团团带着笑音的话语中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迟到的明白让他沉重的脸色瞬间变成了薄薄的红晕,一双耳朵更是腾地一下烧了起来,红彤彤的即便是在夜里都十分扎眼。

    但伴随着这尴尬而来的,却是一种隐秘的高兴和愉悦。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没觉得是我做的。

    原来她这般信任我!

    帝王面瘫着一张俊脸,眼底的湛蓝色越清透了起来,就像是深海中最美也最神秘的色彩,氤氲着深沉美丽的颜色,仿若精魅。

    “嗯,不是我。”他沉声说道,心绪平复下来之后,清冽好听的嗓音便再一次回归,还带上了一味浅浅的甜意“别怕,我不会让这桩婚事成真的。”

    他抬手摸了摸戚团团的脑袋,湛蓝色的眼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而这笑意背后,则是几近偏执的戾气。

    他说了要护着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护着!无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