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君的火爆妖后 > 第656章 好大的手笔
    第656章        好大的手笔

    戚团团有些苦恼地眯着眼睛,四处探寻了好几遍,依旧没找到出路。

    这是一座石室,四周封闭,只有上空一个拳头大小的通气口连通着外面。

    最重要的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跟帝王失联了。

    从入口进来的时候,戚团团明明记得自己紧紧抱着帝王,可是没想到,只是片刻恍惚,再睁眼,她身边就没有了帝王的踪影。

    她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石室中间的石棺里,捣鼓了半天,才把棺材盖儿推开出来。

    仔细琢磨琢磨,戚团团知道她大概是遇到了交错型的转移阵法,这才将跟帝王分开了。

    “小火,再亮一些。”

    戚团团抬眼看漂浮在正上方的火灵晶,在它变亮之后,又一次将目光落在了石棺之上。

    四周的每一块石头她都已经清查过了,没有机关没有花纹,就只是普通的大方石砖盖起来的而已。

    唯一可疑的,大概也就是她一开始躺过的这口棺材了。

    棺材的石料看起来像是大理石,入手冰凉,上面刻画着一些枝叶藤蔓,显得复古厚重,十分有质感。

    但这些纯装饰的花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只是一些药材的变形图案而已。

    戚团团想了想,翻身躺进棺材里,敲盖子“小火进来。”

    火灵晶“嗖”地蹿进棺材里,照亮了棺内的所有角落。

    戚团团抬手,把盖子重新盖了起来。

    借着火灵晶的光芒,戚团团就见内盖上竟是铺着一层剔透的琉璃一般的东西。

    她抬手摸了摸,忍不住惊讶地瞪眼“竟然是水玉!”

    所谓水玉,就是一种玉石剔透化之后的产物,本身就是一种稀有的解毒圣物,若是用药水淬炼,散出来的药效,能比珍贵的药玉都还要厉害五到六倍!

    平日里,能够碰到指甲盖儿大小的水玉,都是积了德了,可这棺材盖儿的内部,竟然镶嵌了满满的一层!

    戚团团指尖微颤,差点儿忍不住抬起爪子开挠,把这宝贝全都抠下来带走。

    但她生生忍住了,躺在棺材里唏嘘半晌,才运转灵力护住心脉,然后仰头往盖子上凑了过去。

    水玉最大的功效,就是将药力成倍放大,以供应后续多次使用。

    而这里的这块水玉里,自然也是浸润了满满的药力精华。

    “果然是祸乱神识和大脑的精神类迷药。”

    分辨出来了药性,戚团团立刻屏息往后退,并迅翻身出来。

    等她在药箱里翻找半天,找到了提神醒脑的药物服下,再抬眼看四周的时候,眼中的场景顿时就不一样了。

    之前没有任何特点的墙壁上,此刻却满墙都是大篇幅的绘画。

    画中是两个长身玉立的青年,一高一矮,高的那个神情冷峻,一身红衣,矮的那个容貌清秀可爱,却穿着一身肃穆黑衣,像是小孩儿刻意装成熟一般。

    这些壁画并没有什么连贯的叙事性,只是将两人的日常生活展现了出来。

    通常,红衣青年总是在练剑,而黑衣青年则总是在炼丹。

    戚团团若有所悟,那黑衣的娃娃脸青年,大概就是那位名叫林修的药尊,而那红衣青年,应当就是建造了这座古墓的炼器大宗师,岑崖。

    戚团团之前在水玉的一角,现了这个名字。

    她摸着下巴看着,忽然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蠢。”

    说话间,墙壁上的这些壁画渐渐模糊了起来,就好像被岁月侵蚀,一点点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但戚团团知道并不是,她之所以看不到这些,只是因为棺木中的水玉药效,已经压过了她吃的解药。

    戚团团没有再继续吃药,而是快步走到了南面的那面墙,抬手在石壁上重重一推。

    “吱——”

    干涩刺耳的声音之后,看似完整的墙壁,被推开了一扇门。

    戚团团迈步而出,没有再眷恋背后的那一大块水玉。

    那些大篇幅的壁画,每一笔都透着作画之人的眷恋和后悔,画那红衣青年的时候,只恨不得将人画成一块顽铁,而画那黑衣青年的时,却又止不住地去刻画他的可爱温柔。

    这座石室中最宝贝的,大概就只有那些被反复摩挲过的壁画,而那块水玉的存在,不过是为了让闯进来的人,看不到他珍藏的这些记忆罢了。

    她顺着外面的甬道远离了那座石室,便现自己仿若置身于一座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园林之中。

    她刚刚所在的地方,应该是类似于书房的位置,而经过甬道之后,再推开门出来,就看到了一处院落。

    地下没有天空,但站在院子里,却抬头就能看到繁星点点的夜空。

    头顶的石板上,缀满了大小不一的碎星石,哪怕经历了万年之久,依旧如同浩瀚星空璀璨,闪烁不灭。

    庭院中央是一棵树,明明种在地下,却竟然枝繁叶茂,粗壮的树干,直径至少有六米之巨。

    树上开满了火红色的花朵,看起来妖冶妍丽,勾魂摄魄。

    “……好大的手笔!竟然是龙血古树!”

    戚团团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口中呢喃一声,脚下却如同生风一般地迅后退,直把自己都逼退到了墙根儿才堪堪停下。

    别看这树枝繁叶茂,上面的红色花朵灼灼其华,美艳不可方物,但,这玩意儿哪怕搁在万年前,那也是毒物中的毒物,大佬中的大佬。

    就是她专门用毒药养出来的、处理毒药残留的毒蛊,啃这玩意儿一口,就能生生把它给毒炸了。

    “乖乖!这也太凶残了!”

    戚团团迅用龟息的方法锁住呼吸,将自己对空气的需求降到了最低,又吃了好几颗药,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仔细打量了这棵树几眼,然后嘴角微抽地知道了它的来历。

    之前的壁画中曾经有这么一副场景,红衣青年在院子里练剑,而黑衣青年靠着一颗树睡着了,红色的花瓣落了他满衣。

    当时没有细看,如今方才知晓,这棵树,当是那黑衣青年养大的……宠物。

    是的,这棵树,它是活的。

    戚团团抿了抿唇,翘起嘴角露出一抹甜甜地笑容,冲着枝叶飒飒声越来越响的龙血古树招手。

    “呦!真巧!一睁眼就看到这么大一棵树,长得还挺别致。那什么,不吃我,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

    又是一阵飒飒声之后,灼灼红花缓缓散开,一条火红色的长蛇从花间探头,哧溜溜探出了长长的身体。

    “嘶嘶——”

    它盯着戚团团,竖瞳中是一片毫无机制的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