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君的火爆妖后 > 第708章 想看看他怎么哭唧唧
    第7o8章        想看看他怎么哭唧唧

    一年后,万妖黑海边缘,一抹黑影骤然出现,嗖嗖嗖疾如闪电,在地上滚了成滚地葫芦。

    黑影的背后,疾风赶月一般地坠着四头疾风狼,迅疾的度直逼地上黑影,凶残地龇起白森森的獠牙,张口就咬。

    “你大爷的小狗子!”

    一声清脆甘甜的抱怨声郎朗响起,黑影倏地抬头,手中一柄墨刀虎虎生风,噼里啪啦地抽到了四头疾风狼的腰上。

    豆腐腰的疾风狼们瞬间麻爪,“嗷嗷”直叫地嗖嗖后退,粗大的尾巴凶狠急躁地在地上狂扫。

    戚团团顶着一张黑乎乎的小脸儿,越显白的眼睛里爆射出凶狠的光芒。

    “滚蛋!不然毒死你们,还拔了狼牙拿回去做手串儿!”

    戚团团凶狠眯眼,手中墨刀一震,顿时出“嗡”的一声响。

    刀刃之上,嫩绿色的灵力眨眼间变成了墨绿色,飘溢而出沾染到了地上的花草,顿时带起一片枯萎之势,远远看着就让人头皮麻。

    四头疾风狼龇牙片刻,想起同伴们悲催的下场,迟疑了一下,最终踉跄后退,撤走了。

    “呼!”

    戚团团冷着脸瞪着它们的背影,直到它们彻底消失,才猛地呼出一口热气,把抢来的草药小心翼翼地塞进了玉盒之中,然后扭头就跑。

    行进途中,她衣裳上滴滴答答地落下来了一地的血。

    可她就像是没感觉似的,一直到远远地看到了城镇,这才缓缓停下里,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

    “你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了!”

    清亮的少年音陡然响起,带着明显的气急败坏。

    戚团团包扎伤口的手顿都没有顿一下“师叔,你最近醒来的好像很频繁……尿频吗?”

    她带着笑音的调侃中含着开朗的笑声,显然并没有因为受伤而生气抑郁,反倒是挺高兴。

    弥炎气得跳脚“你才尿频!你师哥肯定尿频!”

    戚团团哈哈大笑“他都隔这么远,你竟然还编排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处理好了伤口,站起身来。

    弥炎怒道“你还想干嘛?你不能再往黑沼泽去了,虽然你现在已经练成了万炼毒体,能够自由掌控身体内的毒素,但你的修为毕竟不足以支撑你像我这般用毒,使用太频繁,你会死的!”

    戚团团眼中浮出暖暖的笑意,温声道“我知道师叔这是担心我,所以最近一直醒着。师叔放心,我想要的药材已经采集完毕,现在啊,是要回家咯。”

    一年的时间,给她的身上增添了许多彪悍的气势,曾经身经百战的星际元帅的气势,几乎已经全部被灵压释放出来。

    如今的戚团团,只要板起脸来,怕是见惯了场面的铁血大将,也会忍不住呼吸抑制。

    弥炎见她的冒险终于结束了,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也开始关注其他方面了。

    他忍不住吐槽道“凶巴巴的,当心你师哥不要你。”

    她这一年来,实在是太拼了,以至于这一身彪悍的气势渐渐凝聚起来,根本不怒自威,偏偏她自己大概是打架打得太多,竟然毫无所觉。

    尤其是最近这三个月,她几乎全都耗在了这万妖黑海里的黑沼泽和泥石潭,还几次都还差点儿被妖兽给吞了,生死边缘滚了几圈,气势顿时越凶戾起来。

    戚团团对弥炎的吐槽不以为忤,反而得意地挑了挑眉,笑得恣意又张扬“胡说,我再凶残我家离离也喜欢我!”

    她翻出糖来吃一颗,笑眯眯地显摆“我上次回去,他还送来了婚服册子让我选呢!你忘啦?师叔你明明也看过的!”

    弥炎被她这幅乐淘淘的模样弄得没眼看,酸溜溜地哼了一声“他给你看册子,那你倒是给他看过你在黑沼泽和泥石潭里打滚儿的样子了没?”

    戚团团嘴角微僵,讪讪一笑“咳!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了,万一他心疼得哭唧唧,师叔你又不帮我哄。”

    弥炎被逗笑了“你说的我还真想看看他怎么哭唧唧了。”

    他恶意地威胁道“下次你再这么拼命胡来,为了跟草不要命,我就用留影石录下来,拿去让君九离哭唧唧!”

    戚团团哭笑不得“师叔~~虽然过程艰难了些,但结果总是好的啊,我药材都搜集得差不多了,修为还猛蹿了一截儿,连师叔给我的功法,我都练到了第二层了。”

    弥炎愣了愣“这么快就第二层了?”

    这个所谓功法,名叫《九转九生枯木诀》,一共九个境界,是岑崖打架赢回来的藏品,据说是一个木灵根大能自创的。

    一年前苍家那小年轻苍珞过来送木系功法,他正好醒着,便将那残片功法批了个体无完肤,然后把《枯木诀》送给了戚团团。

    他原本以为,就算戚团团天赋惊人,也得等突破了筑基期之后,才能略略参透第二层境界的。

    戚团团笑眯眯“所谓一枯一荣皆是命数,枯荣生死,九转生熄,生死边缘跑多了,自然有所进益。

    所以啊师叔,你真的别担心我,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儿胡来的。接下来我会去竞技场消磨半个月巩固境界,然后就要回帝都咯。”

    跟戚团团的神魂绑定,且诡异地跟她的芥子空间融合在一起的修崖宫之中,弥炎听了她的计划,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就没见过你这么疯的丫头!”

    这一年来,除了修炼就是炼丹,剩余时间,哪怕是休闲都是在看书补充新知识。

    这样苦行僧一般的日子,自上一次君九离走后,就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这样密集凶残的日常安排,哪怕是个天赋一般的白痴,这一年也能连蹿好几级了,更别说是戚团团了。

    不怕天才有天赋,就怕天才有天赋还肯拼命。

    戚团团笑容爽朗,哪怕一身伤,都不见有半分阴霾“天才和疯子,向来就只有一线之隔啊师叔!你应该比其他人都懂的!”

    弥炎无言以对,林修和岑崖,其实也是疯子来的,不然怎么敢玩儿这么大,死后都还要谋划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