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八章 你要去哪儿?
    简直不可理喻,在慕寒的眼里,患者的病情根本不重要,钱才是在重要的,这种概念还真是滑稽。

    陈凯悦气呼呼的往外面走,实在没心情继续纠结胆结石患者,病情并不严重,只要开刀就能解决,这家医院的医生几乎全都是高薪从国外挖回来的,随便拉出一个外科医生应该都能解决。

    想通了这点,陈凯悦赶忙拿着检查报告往病房那里走。

    “给他做pet一ct。”陈凯悦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倪凯,挥了挥手里的ct,“这个ct看不具体,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肺动脉肉瘤。”

    倪凯赶忙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握着陈凯悦的手,“就是这个,别家医院说这个手术不好做,所以拒绝接收我,医生,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只要治好我,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先去做检查,这个手术我来做。”

    下班之前,所有的检查全都出炉,最终证实确实是肺动脉肉瘤。

    陈凯悦叹了口气,走进换衣室,把白大褂塞进柜子里,拎着包离开医院。

    “喂,老李,我下班了,你在哪儿呢?”

    “对不起,小姐,车子抛锚了,我现在正在去修理厂的路上。”

    陈凯悦轻咬了下嘴唇,压下心里的火气,淡淡的说:“行,你忙,我自己打车。”

    挂断电话后,她忍不住抬脚踹了一下旁边的石墩,真是有够不走运的,也不知道是真抛锚还是假抛锚?如果是假的,被她查出来,陈家这帮人全都走着瞧。

    “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生气。”慕寒停下车,落下车窗看着站在台阶上的陈凯悦,淡淡的说:“上车,我送你。”

    陈凯悦扫视了一眼周围,也没多说,走下台阶,拉开车门坐进去。

    慕寒关好车窗,开车离开医院,“你要去哪儿?”

    “红梅酒楼,我今天请我家人吃饭。”

    慕寒并没有多说什么,静静开车,神情淡然的看着前方的路。

    过了约莫五分钟,陈凯悦实在受不了,转过头看着依旧淡定的慕寒,忙说道:“院长,我还是对你很不满,我的病人确诊是肺动脉肉瘤,而你的病人只是胆结石,论严重程度,很明显是我的病人更严重,应该先治疗我的病人。”

    “陈医生,站在医生的角度,你的判断没错,但是站在管理层的角度,我的判断也没错。”慕寒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了陈凯悦一眼,继续开车,“医院是救人的地方,但同时,这里也并不是慈善机构,想要把医院运转好,钱是必不可少的,这样一来,选择病人也是必要的,所以请你先救治胆结石那个。”

    陈凯悦撇了撇嘴,一脸不爽,“可是我那个病人也是有钱人,他是某个互联网公司的总裁,人家已经说了,只要能治好他,花多少钱都没关系,看在钱的份上,你是不是先救救这位互联网公司的总裁?”

    “不行,胆结石优先,胆结石患者答应给我更多我想要的。”

    陈凯悦非常绝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居然碰上这么一个坑货院长,早知道她就应该去别的医院的。

    可惜,现在也不能离开,当年的秘密还没有挖出来,她只能勉为其难的继续和慕寒抗争,可怜呐!

    车子停在红梅酒楼的地下车库,陈凯悦见慕寒解开安全带,赶忙说:“喂,我可没答应请你吃饭。”

    慕寒一头黑线,自顾自的推开车门,“我也有约。”

    陈凯悦嘟着嘴,推开车门下车,气鼓鼓的往电梯走去。

    慕寒一脸无奈的看着陈凯悦的背影,赶忙跟了上去,“我实在不理解,咱们在飞机上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吗?怎么一下飞机就变成这样,拔剑张弩,像是随时要开战一样。”

    陈凯悦走进电梯,靠在电梯上,两手交叉放在胸前,冷声说:“那是因为你在飞机上的表现让我觉得你这个人人品还不错,但是现在,就冲你今天做的事情,我需要重新评估你的人品。”

    慕寒很无奈的笑了,轻轻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和你多说,你只是我雇佣的医生,我只要你做一个称职的医生,对得起我开的工资。”

    真是不敢相信,这个人居然这么爱钱,比她还夸张。

    陈凯悦上下打量了一番慕寒,最后做出一个决定,她要坑他,往死里坑!

    电梯停了下来,陈凯悦率先走出电梯,刚好碰到蒋依雯母女三人,除了陈凯芝,另外俩像是特地装扮过的,明明就只是家宴,还穿礼服,真够讲究的。

    “真是巧啊,后妈,你这一身衣服不错,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这身大衣是香奈儿的最新款。”陈凯悦特地往后面走了两步,面带微笑,细细打量了一番蒋依雯的装束。

    “喂,别退了,踩我脚了。”

    冷不丁听到慕寒的埋怨声,陈凯悦仰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赶紧走,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慕寒实在无语,摇了摇头,转身往旁边走。

    “慕少,这边”一个身穿黄色西装的男子往慕寒这里跑来,一脸兴奋,“慕少,你真来了,这边请”

    陈凯芯微微蹙眉,很快恢复成原先的状态,笑着对陈凯悦说:“刚才那个穿黄衣服的是盛家二少爷盛飞扬,凯悦,这位慕少好像认识你。”

    陈凯悦勾了勾嘴角,满不在乎的往另一侧走,“什么慕少,他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就一个坑货,我才第一天上班就强行给我安排手术,不是什么好人。”

    “凯悦啊,不是我说你,他既然是你们医院的院长,你就应该好好巴结人家,你浑身是刺,这院长哪天看不过去,说不定会炒你鱿鱼。”蒋依雯拽了拽衣服,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快步跟上陈凯悦。

    “呦,这是弟弟的妈妈吗?”陈凯悦见陈凯扬和另一个女人出现在牡丹厅门口,赶忙伸出手,堆着一脸笑走过去,“我叫陈凯悦,刚回国的,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