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十五章 晚餐
    “怎么可能。”

    慕寒推开门口的男子,一边看病例一边往里面走。

    陈凯悦耸了耸肩,很快坐在椅子上,拿着菜单继续看,“没跑路就好,这里的菜这么贵,等一下你结账。”

    噗嗤

    陈凯悦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男子摆了摆手,关好门往桌子那里走,“觉得你挺实在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剑,涩苹果的老板。”

    陈凯悦一脸坦然的握了一下秦剑的手,低下头继续看菜单,“幸会。”

    慕寒随手把烤乳猪推到陈凯悦那里,把手里的病例放在桌子上,很无奈的对秦剑说:“问题很严重,肿瘤长得不好。”

    “治不好吗?”

    陈凯悦伸手拿过ct,站起来走到灯管那里,仔细看了看,“脑干肿瘤,长得地方不好,但如果不动手术,会死。”

    秦剑抿了抿唇,忙站起来走到陈凯悦旁边,“那就动手术。”

    陈凯悦拿下ct,抬头打量了一番秦剑,轻轻摇了摇头,“都说了,肿瘤长得位置不好,准确来说,不适合做手术。”

    “那你们的意思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爸去死吗?”秦剑两手一摊,十分不满的看着陈凯悦和慕寒,“慕寒,我找你是希望我父亲能得救,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陈凯悦把ct放在桌子上,转过头看着秦剑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能借助手术机器人,还是能成功的。”

    “你会用?”慕寒抬起头看了看陈凯悦,忙说道:“医院有一台手术机器人,会用的人不多,而且我不认为他们能切掉这个肿瘤。”

    陈凯悦抓了抓头,走到慕寒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起病例翻了翻。

    “喂,你说话啊?”秦剑走到陈凯悦对面,两手撑在桌子上,一脸严肃的盯着陈凯悦,“如果你能救我父亲,多少钱都没问题。”

    陈凯悦轻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皱着眉说:“可以。”

    “喂,陈凯悦,你确定你可以?你应该知道我不希望看到失败的手术。”

    陈凯悦抬头白了慕寒一眼,把手里的病例放在桌子上,伸手打开烤乳猪的袋子,“放心吧,我既然做出诊断,肯定行,只是还要做最后的检查,明天安排病人住院。”

    秦剑松了口气,忙对陈凯悦说:“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陈凯悦拿起桌上的菜单递给秦剑,满不在乎的说:“那就把这上面的菜全都上一遍。”

    “你吃的完吗?”慕寒一脸诧异的看着陈凯悦啃猪蹄,忍不住说道:“斯文一点,怎么说都是一个女人。”

    “吃不完打包带走。”陈凯悦瞪了慕寒一眼,继续啃猪蹄。

    “可以。”秦剑点了点头,忙拿着菜单往外面走。

    见门重新关上,慕寒叹了口气,赶忙拿下陈凯悦手里的猪蹄,“你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在我这里不需要多余的同情心,不需要你安慰病人以及病人家属。”

    陈凯悦直接夺过自己的猪蹄,咬了一大口,一边嚼一边说:“你还真是看错我了,我真不是那种会怜惜病人的医生,我一向很理性,这个肿瘤用机器人可以切除,我有把握。”

    “那就行,我很期待手术能成功。”

    陈凯悦拿了另一只猪蹄塞进慕寒嘴里,笑着说:“你也尝尝,这个很不错。”

    慕寒咬了一口猪蹄,细细嚼了嚼,“好像是挺不错的。”

    “院长,您这个朋友很爱自己的父亲,如果是我的话,我父亲病成这样,我可能不会太执着。”陈凯悦把手里的骨头丢在桌子上,很快又拿了一块。

    “秦家并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秦剑很小的时候没了母亲,他父亲秦训在工地上打工,秦剑小时候的生活并不好,不过他是一个很上进的人,后来有了一番事业,赚了不少钱,只是可惜,他父亲得了病,他的心情不好我还是能理解的。”

    陈凯悦点了点头,由衷感叹,“和我父亲完全不同,我五岁出国,我父亲从未出国看过我,说实话,我除了知道那个男人是我父亲,对他真的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你们先吃点这些。”

    秦剑推开门走进来,后面跟着好几个服务员,很快,桌子上全是盘子。

    “陈小姐,你慢慢吃,别着急。”看着一桌子的菜,慕寒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骨头丢在垃圾桶,拿起筷子吃菜。

    陈凯悦舔了舔自己的手,赶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这个也好吃。”

    秦剑端了一杯果汁放在陈凯悦手边,“你觉得好吃就好,多吃点。”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十点,陈凯悦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手里拎了几个袋子,跟着慕寒往停车场走。

    “院长,明天见,我先回去了。”

    慕寒点了点头,忙说道:“你路上小心,慢点开。”

    陈凯悦做了一个‘一k’的手势,钻进车里,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副驾驶,很快开车走了。

    看着远去的保时捷,慕寒耸了耸肩,也很快坐进车里,开着玛莎拉蒂离开小吃街。

    “你跑哪里去了?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晃晃悠悠走进家里,陈凯悦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君荣,很坦然的举起手里的袋子,“今天医院举行欢迎会,我没吃饱,又和院长出去吃了一顿,这是夜宵,您慢吃,我睡了,明天还要做手术。”

    陈君荣看着放在茶几上的袋子,一肚子火气愣是没地方撒,眼睁睁看着陈凯悦上楼。

    回到房间里,陈凯悦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把手里的包丢在床上,转身走进卫生间,洗完澡直接睡觉。

    “哇哦,这是谁的车?”

    清早,陈凯悦打着哈欠来到楼下,踮起脚看了一眼外面,转身往餐厅走,“我的车。”

    原先站在门口的陈凯悦赶忙往餐厅跑,“这车国内好像没介绍,从国外运回来的?”

    陈凯悦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拿起勺子喝粥,“我之前在国外买的,昨天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