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二十章 在法律上我才是第一继承人
    “通通闭嘴。”

    陈凯悦扭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陈君荣和陈凯扬。对于这两人的出现,她并不觉得恐慌,相反的,此刻她特别想看到他们俩。

    “爸,有件事我想我还是和你商量一下,省的将来落得一地鸡毛。”

    陈君荣气呼呼的走到沙发那里,冷声说:“先把今天的事情处理掉。”

    陈凯悦转身走到沙发那里坐下,双手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的说:“我回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后妈和爷爷奶奶吵架,就为了那个叫杨槐花的病人,后妈希望让杨槐花转院,还说这个家她说了算。”

    陈君荣扭过头看着坐在右侧的老夫妻俩,只见老两口一脸怨气,挨得紧紧的,显得十分拘谨,也不敢说话。

    哐当

    陈君荣抄起茶几上的杯子摔在蒋依雯脚边,蒋依雯吓得连连往后面退,也不敢吭声。

    “蒋依雯,你怎么和我爸妈说话了?你还有没有作为陈家儿媳妇的自觉?”

    蒋依雯两手紧拽着裙摆,鼓足勇气抬起头看向陈君荣,“杨槐花跟陈家又没有关系,安排她进普通医院已经很给面子了,可他们非把人弄进慕氏综合医院,江城的人都知道,慕氏综合医院的医药费非常贵,杨槐花根本付不起这笔费用,最后还得我们添,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我希望她转院有什么不妥?”

    “怎么没关系了。”陈凯悦冷眼瞥了蒋依雯一眼,转而看着坐在对面的老两口,忙问道:“爷爷奶奶,那位杨槐花不是婶婶吗?既然是婶婶,怎么会没关系呢?后妈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老太太见没人为难她,胆子又大了,抬手指着蒋依雯,气呼呼的说:“这个女人明明也是乡下女人,自从嫁给你爸,她从来就没去过乡下,她怎么会知道乡下的亲戚情分?还儿媳妇,我不过偶尔来城里,又不在这里常呆,她每次都拉着个脸,活像我欠她的,这儿媳妇我要不起。”

    老太太颤颤巍巍站起身,转身把老爷子也拉起来,“我们走,回乡下去,这个家我们不能呆,是儿媳妇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妈,爸。”陈君荣赶忙走到老夫俩前头拦着,一通劝慰,“这里是你儿子的家,你们是儿子的父母,当然应该住在这里,别回去了,乡下那地方的房子本来就不好,我早就应该接你来城里,至于杨槐花的医药费,我出,我全出,你们二老别生气了。”

    老太太泪眼婆娑的看着陈君荣,双手更是紧拽着陈君荣的手,“儿子啊,你也老大不小,有四个孩子,我们住在这里会打扰到孩子,我看我们还是回去住,清净。”

    “您怎么会打扰他们?说反了,若是他们打扰你,你告诉我,我修理他们,不懂尊老爱幼,太不像话。”

    陈君荣的话才刚落下,陈凯悦赶忙举起手,“爷爷奶奶,你们放心,你们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绝不会赶你们走,反正我已经打算在外面买个房子,等我有地方住,我马上就搬走,我回来抢了后妈的房间,她估摸着还在记恨我。”

    陈君荣转过头气呼呼的看着陈凯悦说:“你也跟着胡闹,家里有屋子,你买什么房子?好好在家呆着。”

    “爸,虽然场合有点不合适,但有个问题我还是得和你商量一下。”陈凯悦拿起茶几上的桔子自顾自的剥着,淡淡的说:“我外公家的财产还有我母亲的财产我希望你能交给我,您的这位初恋的人品我已经见识过了,为了避免以后闹出矛盾,现在把这个问题解决,至于你的财产,你爱给谁给谁,反正我外公家的财产还有我母亲的财产我一个字儿都不会给蒋依雯女士还有她的两个女儿。”

    “陈凯悦。”蒋依雯脸都气绿了,手指着陈凯悦气呼呼的说:“我哪里对不起你,你一回来就开始挑我的刺,就算我现在跟你爸爸离婚了,你妈妈回不来。”

    陈凯悦重重拍了下桌子,把手里的桔子摔进垃圾桶,站起来走到蒋依雯跟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

    其他人全都懵了,蒋依雯缓过神打算动手的时候,陈凯悦抬起脚踹上蒋依雯的肚子,蒋依雯重重摔在地上,脸揪成一团,非常痛苦。

    陈凯悦蹲在地上,手紧紧捏着蒋依雯的下巴,冷声说:“少提我妈,你不配,再敢惹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凯悦。”陈君荣赶忙走到陈凯悦旁拉起她,“都少说两句。”

    陈凯芝赶忙走到蒋依雯旁边把蒋依雯扶起来,碍于陈君荣在场,也不敢多问。

    “爸,不管怎么说,外公家的财产还有我妈的财产必须转到我名下,我不会留给她们。”

    陈君荣推着陈凯悦往沙发那里走,“可以是可以,你应该知道元氏集团的最大股东是你外公,你继承你外公的财产就意味着你成了最大股东,你是打算经营公司吗?”

    陈凯悦坐在沙发上,摇了摇头,“不是,我作为医生,工作还是很忙的,况且我不知道怎么经营公司,我的意思只是把财产转到我名下,其他不变,换句话说还是由您经营公司,各项权利还在您的手里,我不占公司的任何职务,只是普通董事,每个月象征性的给我看看各项报表等等之类的东西,走个过场,给我安排一个秘书就行了。”

    “这么做的话,董事会的人恐怕不会同意。”陈君荣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把你外祖父的一切交给你没问题,我相信董事会的人不会反对,关键在你不亲自做董事长,只怕董事会里头会有人觉得是我在压制你,若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父女有仇。”

    “没事,我亲自和董事会的人说明情况,我相信他们会理解我的,您是我父亲,我当然无理由信任你。”

    “老公”

    陈凯悦扭过头冷冷的看着蒋依雯那狼狈的样子,冷笑道:“喊‘老公’也没用,在法律上我才是第一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