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三十八章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到
    “啊”

    陈凯悦刚跑了两步,脚下一滑,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眼看着快要和地面来一个亲密的接触时,她下意识的拽住慕寒的衣服,结果,两人重重趴在地上。

    这一跌,陈凯悦只觉得两眼冒金星,她赶忙撑着地面坐起来,一看前方被她扒下裤子的慕寒,整个人直接石化。

    完蛋了!

    她居然把医院院长的裤子给扒下来了,慕寒这个家伙很小气,这下死定了。

    她小心翼翼撑着地面慢慢站起来,刚走到前面捡起红包,还没走两步,脚踝突然被人拽住,身形不稳,最终还是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拥抱。

    “我的牙。”陈凯悦扭过头狠狠瞪了慕寒一眼,怒气汹汹的吼道:“你有没有绅士风度?”

    “你做错事难道不应该先道歉吗?”

    慕寒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怒火,像是要把眼前的陈凯悦烧融了。

    陈凯悦讪讪地笑了,一脸尴尬的看着慕寒,“那个,院c院长,我觉得你应该先起来,你的小屁屁挺白皙的”

    慕寒的老脸犹如熟透了的西红柿,慌忙松开手,赶忙把裤子理好,很快从地上爬起来。

    “陈凯悦!”

    陈凯悦忙从地上爬起来,面对犹如洪水猛兽般的慕寒,慢慢往后面退。

    “那个c那个院长,这件事真不能怪我,我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也有责任,你要不抢我的红包,我也不能扒你的裤子,说到底,还是你的责任。”

    “都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你错了。”慕寒一脸怒火,咬牙切齿的说:“医院规定不能收红包,最大的错在你身上。”

    “我都说了,我不收十万以下的红包,这个红包我会还给病人的。”

    陈凯悦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见慕宁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赶忙躲到慕宁身后,硬着头皮和慕寒理论。

    慕寒紧握着拳,手上的青筋全都冒了出来,压抑着怒火往前面走。

    “哥,你别生气。”慕宁看了看身后的陈凯悦,一边护着陈凯悦一边对慕寒说:“关于今天这件事,我觉得皮带也有责任,皮带若是扎得紧紧的,你的裤子绝不会被一个女人扒下来。”

    哇哈哈

    慕宁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捂着肚子大声笑出来,眼泪含在眼眶里,就差流出来。

    慕寒一脸嫌弃的瞥了慕宁一眼,继续往陈凯悦那里走,“陈医生,今天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解决。”

    陈凯悦见慕寒越来越近,慌忙转过身往楼梯口跑去。

    “你还敢跑。”慕寒实在无语,赶忙跟了上去。

    快要到楼梯口的时候,慕寒一把拽住陈凯悦的手,陈凯悦一个转身,被慕寒禁锢在墙上。

    陈凯悦两手背在身后,一脸尴尬的看着慕寒,赔笑道:“院长,你千万别生气,你有心脏病,一定要冷静,对于今天这件事,我觉得我的责任真的不大,你也有责任,这一点你得承认。”

    “我没责任,所有的责任全在你。”慕寒左手撑在墙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犹如小鸡般的陈凯悦,忽然笑了,“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陈凯悦翻了翻眼珠子,忙举起手里的红包,“要不,这个红包给你,我请你吃火锅算作赔偿,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c怎c么c样。”慕寒十分无语的看着陈凯悦,冷声说:“你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院长,你也不能太过强词夺理,我已经跟你道歉了,我答应赔偿了,不过就是被人看到屁股,多大的事,你去澡堂的时候难道穿着衣服洗澡吗?这个道理不懂吗?”

    “很遗憾,我从来不去澡堂。”

    “喂,两位。”慕宁揉着自己的老腰走到两人旁边,拼命压抑着想要笑的冲动,“那个,哥,这件事陈医生应该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家里人看到你的屁股还是很兴奋的。”

    “是院长。”慕寒松开陈凯悦,转而拽着慕宁的衣服,气呼呼的吼道:“臭小子,你到底在干了些什么?”

    慕宁赶忙挥了挥自己的手,“我c我没干什么,我只是把照片发到家族群里而已。”

    慕寒气得笑出声,“你们两个不想活了?”

    陈凯悦见机,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爪子,悄悄拧了一下慕寒的老腰,“慕宁,赶快跑。”

    “收到。”

    陈凯悦赶忙松开手,转身往楼梯下面跑,慕宁见状,立刻往电梯的方向跑,徒留慕寒一个人站在原地。

    原先还在一旁看戏的张绍阳此刻有些举足无措,他不知道该跑还是该留,看目前的情况,留下来会死的很惨。他偷偷瞄了一眼慕寒的方向,缩了缩王八脖子,转过身蹑手蹑脚往电梯走去。

    “张绍阳。”

    张绍阳打了个激灵,机械般的转过身看着正在看手机的慕寒,慌忙解释,“院c院长,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看到。”慕寒气呼呼的吼了一声,把手机塞进口袋,很快掏出钱包,一边数钱一边往张绍阳那里走,“你去把钱还给病人。”

    张绍阳哆嗦着手接过慕寒给的钱,也没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病房。

    此刻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慕寒深深叹了口气,径直往电梯那里走。

    回到楼下门诊,陈凯悦坐在椅子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容易才让心跳平复下来。

    真是恐怖,她今天得罪了院长,也不知道慕寒这个老男人会不会给她小鞋穿。

    咚咚

    听到敲门声,原本平复的心跳立刻又快了很多,她捂着嘴,故作淡定的咳了一声,“进来。”

    “医生,你给我看看,我最近摸到身上长了个疙瘩,好像还越来越大,就在锁骨这里。”

    陈凯悦见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松了一口气,“你先坐下,我给你看看。”

    锁骨上面确实有一个犹如鸡蛋一般大的疙瘩,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你去做个ct,初步判定是甲状腺结节,可以做手术切除。”

    “医生,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