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四十章 可她却不知道我一直在等死
    陈凯悦点了几个菜,偷偷瞄了慕寒一眼,见这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干脆把菜单上所有的菜全都点了一遍。

    “你还真不客气。”

    慕寒接过菜单看了一眼,选了锅底,直接把菜单递给服务员。

    “你请客,我为什么要客气?”陈凯悦两手托腮,带着一脸审视的意味打量着对面的慕寒,“院长,我觉得你动机不纯,你想干什么?”

    慕寒拿着纸巾擦了擦筷子,满不在乎的说:“我没想把你怎么样,如果你身体真的不舒服,我可以给你安排体检,我需要一个身体健康且有活力的医生。”

    陈凯悦噘着嘴,两手撑着桌面坐直身子,一脸不满的看向慕寒,“院长,我总觉得你这个人动机不太好,如果你想我好好工作,我认为你应该把唐哲那个没水准的家伙开除,和那种人呆在一直屋檐下,简直拉低我的水准。”

    “唐哲的医术确实不出色,不过他提出的概念还是值得考究的。”慕寒放下手里的筷子,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凯悦,“你不能一直反对医疗器械,诚然,医疗器械有医疗器械的局限性,但也有优点,你不能全局否认。”

    陈凯悦靠在椅子上,很无奈的说:“医疗器械应该放在第二位,而不是任由唐哲在医院拿病人做试验,还有,普通医生也许确实不能做准确的诊断,ai确实可以派上用场,可你想过没有,ai的判断有时候也不是绝对准确的,如果医生太过于在意ai的判断,那么病人的死亡率或许会提高很多。”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这样的医生留在医院。”慕寒端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轻轻把杯子放在桌面上,“所以请你不要生病。”

    服务员把锅底放在桌子中间,很快又推了很多菜进来,不一会儿,桌子上全都是盘子。

    陈凯悦端起一盘羊肉倒进锅里,气呼呼的说:“你把我当成机器使用啊?还不生病,我是吃五谷杂粮的普通人类,怎么可能不生病?”

    “我只是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真的有哪里不好,我亲自给你动刀。”

    “你吓我的吧?”陈凯悦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寒那张坚定的脸,深深咽了口唾沫,“你帮我看病?你别忘了,你自己身体就有毛病。”

    “我的心脏确实不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帮你看病,我怎么说都是医生。”

    陈凯悦赶忙放下手里的盘子,一脸纠结的看着慕寒说:“有件事我一直不太理解,你为什么拒绝我帮你看病?虽然我不是专门看心脏病的专家,但我还是有自信能看好你的病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暂时不打算治疗心脏,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关注医院的其他病人。”

    “真是奇怪的人,自己有病居然不希望治好,你到底在想什么?”

    慕寒端起一盘菌类,直接倒进锅里,很快又端起一盘小青菜,完全没有搭理陈凯悦的意思。

    陈凯悦见慕寒不打算说,也没在多问,拿起筷子夹了不少羊肉放在碗里,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

    吃完火锅,两人离开火锅店,刚走到门口,碰到慕宁和张绍阳,这两人也不知道跑哪里喝酒的,浑身酒气。

    “你们俩在约会吗?”慕宁指了指慕寒,又指了指陈凯悦,“这可是大事,我得向家里的长辈汇报。”

    “不是。”慕寒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慕宁,拖着慕宁往玛莎拉蒂那里走,“你跟我回去。”

    “哥,这里有病人,我是来急诊的。”

    “你一个内科大夫,轮不到你来急诊。”慕寒扭过头看着陈凯悦和张绍阳说:“你们俩负责病人。”

    眼睁睁的看着慕寒带着慕宁上车,陈凯悦气得跺了跺脚,“什么人嘛,居然让我急诊,我已经下班了。”

    张绍阳抬起手拍了拍额头,忙推着陈凯悦往火锅店里走,“陈医生,别废话了,赶紧把人带走。”

    走进火锅店里,两人来到二楼的一间包间,只见一个人倒在地上,痛苦难忍。

    陈凯悦皱了皱眉,忙对张绍阳说:“把人扶起来。”

    此刻张绍阳的酒醒了大半,赶忙走到地上的男子旁边,和另外一个人把男子扶起来。

    陈凯悦走上前,松开男子的皮带,直接扒了男子的裤子。

    “又扒裤子?”

    张绍阳已经尴尬的看着陈凯悦,已经无力说其他,他有些庆幸慕寒已经走了,要不然让慕寒看到这个场面,只怕

    “疝气嵌顿。”慕寒靠在门框上,两手交叉放在胸前,冷声说:“送医院进行手术。”

    张绍阳抬头一脸懵逼的看慕寒一眼,赶忙点了点头,“是,院长。”

    陈凯悦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往外面走,“你不是带着你弟弟回去了吗?”

    “我只是把他塞进车里而已。”慕寒放下手,和陈凯悦并排着往楼下走,“你扒人裤子扒习惯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在大腿根部,不这么弄怎么弄?”陈凯悦摇了摇头,赶忙往门口跑,“我的车还在三院,不能和你废话了,我也得跟救护车回去。”

    慕寒直等到陈凯悦上车,才转身往玛莎拉蒂走。

    “哥,我发现你对陈凯悦十分关注,该不会你真的喜欢她吧?”慕宁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转过头看着坐进车里的慕寒,“你若是喜欢她,直接追,不过不能被爷爷知道。”

    慕寒开车离开火锅店门口,叹了口气说:“我只是很欣赏她的医术。”

    慕宁坐直了身子,抬起手拍了拍慕寒的肩,“别自欺欺人,我知道你不喜欢爷爷给你介绍的女孩,若是喜欢陈凯悦,直接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即便是爷爷也不不能把你们怎么样。”

    “小宁,你觉得医院的变革会成功吗?”

    慕宁捏了捏眉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很清楚,如果医院的利益受损,董事长会撤了你的职。”

    慕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苦笑道:“陈凯悦一直想治好我,可她却不知道我一直在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