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四十五章 她让你帮她做什么?
    陈凯悦仰起头,只见张绍阳正揉着自己的头,而祖军则站在旁边偷笑,狠狠瞪了祖军一眼。

    “小子,你可真会跑。”

    祖军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放在陈凯悦桌上,笑着说:“你也不看看这书多厚,被砸到肯定很疼。”

    “臭小子。”

    叮铃铃

    陈凯悦缓过神,忙坐直身子,翻了翻口袋,很快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刻站起来往外面走。

    楼梯口的窗户边,陈凯悦看了看四周,很快接通电话,“喂,得出结果了?”

    “结果显示没有亲子关系,报告书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过来拿一下。”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陈凯悦还是觉得奇怪,如果滑掉的孩子不是陈君荣的,那又会是谁的?

    诚然,林珊不是陈君荣的妻子,她不需要对陈君荣负责,她有其他男朋友也正常,可关键问题,如果她和其他男性的关系特别亲密,那她还用得着继续和陈君荣纠缠不清吗?

    这个问题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林珊到底在打什么算盘?真的就像陈凯扬说的,为了陈家的家产吗?

    “喂,陈医生。”

    陈凯悦反应过来,忙说道:“我吃午饭的时候过去。”

    “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后,陈凯悦扭过头看向窗外碧蓝的天空,深深叹了口气,转过身往普外科的办公室走去。

    有些人有秘密往往藏不住,尤其被人撞破之后,被捅出来就只是迟早的事情。

    慕寒站在楼梯口看着陈凯悦远去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转身往台阶下方走去。

    “那个,慕院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面对慕寒,武进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彼此年龄差距不是很大,但慕寒终究是院长级别的人物,不是小喽啰能够反抗的。

    慕寒扫视了一眼办公室的人,转身往外面走,“你跟我来。”

    武进偷偷瞄了瞄办公室里的人,有人同情,也有人幸灾乐祸,这让他觉得非常头大。

    他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硬着头皮往外面走,不敢让慕寒等得太久。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陈医生。”

    对于慕寒斩钉截铁的语气,武进连撒谎的勇气都没有,硬着头皮说:“是。”

    慕寒皱了皱眉,一脸不解的打量着武进不知所措的模样,冷声问道:“她让你帮她做什么?”

    “这个”

    武进欲言又止,亲子鉴定这事是陈凯悦私下里要求的,只是私人问题,不告诉慕寒并没有问题,可是

    “说,什么后果我来承担。”

    武进深吸一口气,苦着一张脸看着慕寒,“就是,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她只是让我给她的父亲和一个女人流产的胚胎做亲子鉴定,当然,结果没有亲子关系,这事只是她个人的私事,和医院没有关系,您也别怪她没在自己单位做。”

    慕寒靠在墙上,依旧十分不解,“她做这个亲子鉴定是因为她父亲在外面养了小三?”

    武进赶忙摇了摇头,“这事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从那天的情况来看,陈家的人好像都知道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

    “这个女人叫什么?”

    “林珊。”

    慕寒站直了身子,转身往电梯走,“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你就当我没来过,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是。”

    走出三院的大门,慕寒带着一脸疑惑往对面的慕氏综合医院走去,这一刻,他觉得陈凯悦身上浑身是迷,让人看不透。

    “院长,”许明栩紧跟在慕寒身后,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说:“您的午饭”

    慕寒抬手制止了许明栩的话,“你去把陈家的情况调查一下,下午把调查结果放在我桌上。”

    “是,院长。”

    午饭时间,陈凯悦跑到三院拿到检查结果,武进本想把慕寒的事情告诉陈凯悦,最终还是憋住了,他得罪不起慕寒,只能选择不吭声。

    “谢谢你。”

    陈凯悦拿着报告离开三院,一路往慕氏综合医院走去。

    其实看到这样的结果她是十分不满的,如果这孩子是陈君荣的,她还可以利用这孩子做文章,可现在,结果不是那么回事,她也只能先忍住,等有其他证据再行动。

    真是憋屈啊!

    回到医院的食堂,她点了一份午饭,端着餐盘走到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拿着筷子自顾自的吃饭。

    “三十万我已经打给你了。”慕寒端着餐盘走到陈凯悦对面坐下,“谢谢你救了小鲸鱼。”

    一想到这事,陈凯悦憋不住笑了,忙拿起一旁的酸奶喝了一口。

    “院长,你叔叔怎么会娶这么一个老婆?小鲸鱼,明明是一只狗,干嘛非叫这个名字?”

    慕寒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饭,淡淡的说:“他们是家族联姻,至于狗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一条死去的鲸鱼,婶婶曾经在水族馆认领了一条鲸鱼,可惜,这条鲸鱼后来死了。”

    “还有这种缘故。”陈凯悦吃了一口饭,笑着说:“有钱人就是闲,把狗当儿子养,太好玩了。”

    慕寒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抬头看了一眼陈凯悦,“藏獒的事情我也得谢谢你,这狗是盛家老爷子的,一次意外跑出家门,被车撞了,根据兽医的判断,要截肢,现在不用截肢了。”

    陈凯悦咕囔着嘴,气呼呼的看着慕寒,“我是不是跟你少收手术费了?”

    “我已经付了手术费了。”

    陈凯悦噘着嘴,抬起脚踹了一下慕寒的小腿,“你这人果然不是好东西,万恶的资本家。”

    慕寒完全没当回事,继续吃着饭,“你的合约是你定的,手术费我也没讨价还价,我觉得合情合理,你再生气也没有用,托你的福,两只狗狗都能继续活下去了。”

    “看在狗的面子上,这一次先放过你,下一次做手术的时候我一定先调查患者的背景,你这个坑货。”

    慕寒停下手,细细想了想,随后对陈凯悦说:“陈医生,icu那个病人你应该知道了,我希望你救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