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四十七章 我们换秘书吧!
    陈凯悦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径直往换衣室走,“已经五点了,我下班了。”

    唐哲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这个人的动手能力实在太差,但凡这个人能做手术,他绝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真是很惨的一男的。

    开车回到家,今天的人挺齐全,居然都在家,老太太也没和蒋依雯摆脸色,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凯悦啊,上去洗个澡,准备吃晚饭。”

    看着蒋依雯那一脸微笑,陈凯悦悄悄打了个寒噤,尴尬的点了点头,转身往楼上跑。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今天这一家人怎么回事?

    蒋依雯居然亲自端菜,这在以前根本不敢想象,难道这个女人打算改过自新,从良?

    洗过澡,陈凯悦换了一身家居服来到楼下,除了林珊,其他人都已按次序坐下。

    陈凯悦扫视了一眼众人,走到陈凯扬旁,拉开椅子坐下。

    “对了,凯扬,你有秘书吗?”

    陈凯扬一脸不解的看了陈凯悦一眼,拿起勺子盛汤,“有,怎么呢?”

    陈凯悦咧开嘴,露出四颗小虎牙,“男的女的?”

    陈凯扬把汤碗放在老爷子跟前,满不在乎的说:“男的。”

    “是嘛!”陈凯悦赶忙转过身,非常严肃的看着陈凯扬,“我和你商量个事。”

    陈凯悦又盛了一碗汤放在老太太跟前,轻轻点了点头,“什么事?”

    “我们换秘书吧!”

    陈凯扬一脸懵,完全不懂陈凯悦在想什么,“为什么?”

    “哎呀,我跟你讲,我那个秘书今天来我这里报到,是一个女的。”陈凯悦自顾自的拿着勺子盛汤,笑着说:“她叫吴晓晓,身材非常棒,实力也很强,尤其是那张脸,漂亮极了,唱歌c跳舞样样行,她若是出道绝对火,而且今年才二十四岁,有道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把她让给你,把握机会。”

    陈凯扬端着碗扒了一口饭,冷声说:“我拒绝。”

    “喂,我说的是真的,那女人的身材凹凸有致,真的很漂亮,就我们办公室那几块料,魂都被勾走了。”陈凯悦轻拍了一下陈凯扬的肩,笑着说:“跟着我这个老女人太屈才了。”

    陈凯扬放下手里的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身材不也挺好的,没人追你?”

    听着陈凯扬的话,陈凯悦下意识低下头打量了一番自己,轻轻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非要比的话,我不如她骚气。”

    噗嗤

    陈凯扬扭过头,嘴里的水全都喷了出来,不停地咳嗽,“你会说话吗?”

    其他人也一脸尴尬的坐着,实在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陈凯悦轻轻拍了拍陈凯扬的后背,忍不住说道:“你们这什么表情,我说的是实话,就这段时间,我已经把我们办公室的人得罪了个遍,上次杨槐花住院的事情,我狠狠得罪了慕董事长,话说回来,我们医院的男人含金量不是很高。”

    蒋依雯忙放下碗,苦口婆心的劝道:“凯悦啊,你不是职场的新人,职场不是你这么混的,你这么闹下去迟早会被医院开除,听我一句劝,别和别人对着干,尤其是领导。”

    “怕什么,这家医院待不下去我可以去下一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陈凯悦端着碗,大口大口扒饭。

    陈凯扬松了口气,端着碗继续吃饭,“总之,我不打算和你换秘书。”

    “小气。”

    陈凯芯放下手里的碗,脸色十分不好,“凯悦,你那个秘书真的很漂亮?”

    陈凯悦愣了一下,赶忙点了点头,“大姐,你不会告诉我你打算要我的秘书吧?”

    “当然不是,我不过是随口一问。”陈凯芯端起旁边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咖啡。

    陈凯悦也没当回事,吃完饭,和所有人打了个招呼,赶忙往楼上跑。

    回到房间,她把电脑翻出来,趴在床上,很轻松的进入元氏集团的电脑。

    根据电脑显示的结果,吴晓晓确实由人力资源部录用的,她在公司里好像并没有后台,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族。

    陈凯悦戳了戳自己的下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疑心病太重,总之,她不太相信吴晓晓只是一个普通员工,这里头应该有她没有察觉到的猫腻。

    叮咚

    右下角突然出现一份邮件,她赶忙打开邮件,很迅速的看了一遍,随后把邮件删除了。

    她翻了个身,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盯上的吊灯。

    元氏集团原先靠房地产起家,后来进军餐饮业c酒店业c娱乐业等等,但和制造业以及医疗行业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而刚才的邮件显示,元氏集团要进军医疗领域。

    到底是陈君荣盲目自大,还是这其中有其他阴谋?

    陈凯悦微微闭上眼睛,脑海中很快飘过元氏集团的财务报告,经营状况还算过得去,但远没有资本在这个时候进军其他行业,陈君荣心里有鬼。

    想清楚这一点,她赶忙坐起来,下床走到椅子那里,打开包,把里面的亲子鉴定报告书拿了出来。

    林珊的孩子不是陈君荣的,但这事不能现在捅出来,最重要的是捅出来也无伤大雅,不会有人倒霉,这个报告留着无疑是鸡肋。

    她翻了翻车屉,找出一个打火机,拿着报告书走进卫生间。

    蹲在马桶前,她深深叹了口气,点上火,把报告书慢慢丢进马桶,直到报告书最后变成灰烬。

    “咳咳,你在干什么?”

    陈凯悦忙站起来身,冲了冲马桶,径直往卫生间外面走。

    陈凯芝捂着嘴站在门口,十分不解的看着陈凯悦,“你在烧什么?”

    “不可告人的秘密。”陈凯悦掂了掂手里的打火机,转身往床边走,“你找我什么事?”

    陈凯芝赶忙把门关好,迅速往陈凯悦那里走,“那个,二姐,你能不能带我去一个地方?”

    陈凯悦把打火机丢进抽屉,转过头一脸不解的打量了一番陈凯芝故作娇羞的模样,像是怀春了。

    “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