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四十九章 五百万
    冬日的夜晚,着实冷,尤其天上还一颗星都没有,一阵又一阵寒风吹过,像是要下雨了。

    对于这起交通事故,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掏钱,但,掏多少可能没那么容易达成共识,毕竟慕寒是个大坑货。

    慕寒仔细检查这自己的车门,转过头看着陈凯悦说:“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冲,我并不是你的仇人,今天这件事本来就是你不对。”

    陈凯悦打了个哆嗦,搓了搓两只脚,“我承认今天这件事是我不对,所以,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具体解决办法。”

    慕寒举起一只手,站在一旁的陈凯芝忙说道:“五十万?”

    “错,五百万。”

    陈凯悦顾不上脚上的拖鞋,气冲冲跑到慕寒跟前,两手紧紧拽着慕寒的衣服,“姓慕的,你太过分了,五百万?你这车不过才两千万,而且还是过气的车。”

    “所以,你不打算掏钱?”慕寒也没试图挣脱开陈凯悦,就这么优哉游哉的站在当地。

    “慕少爷。”

    陈凯悦扭过头看了一眼从慕寒副驾驶走出来的美女,头发长长的,内里穿着一身旗袍,外面罩着大衣,看起来有点小家碧玉,不过可惜了那张脸,如果没有整容,应该会比现在更有气质。

    慕寒并没有管美女,带着挑衅的意味对陈凯悦说:“陈医生,事情闹大了对你没好处,我记得你好像并没有换国内的驾照,若是把交警引来,倒霉的是你。”

    陈凯悦气呼呼的推开慕寒,冷声说:“有美女在场你居然也做这么没风度的事情,院长,你的人品还真是差。”

    “我不管他人,我只管我自己。”慕寒理了理衣服,转身拉开车门坐进车里,“我希望明天能看到进账。”

    看着玛莎辆车远去的尾灯,陈凯悦气得抬起脚,刚好把另一只拖鞋甩了出去,两只脚光溜溜的站在地上,别提多酸爽。

    “妈呀,冻死我了!”

    回到车上,陈凯悦忙开车离开,她再也不想来这种地方,就没碰上什么好事。

    回到家,陈凯悦趴在床上看着手机里显示的银行卡余额,虽然她不缺五百万,可她就是不愿意把钱给慕寒。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输了金额和密码,眼睁睁的看着五百万溜走了。

    嘀嘀

    慕寒甩了甩头,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径直走到桌子前,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嘴角不自觉咧开一丝弧度。

    清早,陈凯悦站在阳台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转身往屋里走。

    居然下雪了,白茫茫一片,看起来就冷,可惜,她还是得去上班。

    走到楼下,陈家的人正围在餐桌旁吃早饭,陈凯悦走到餐桌前拿了两个鸡蛋,忍不住吐糟,“这雪来的是不是有点早?我记得现在才十二月。”

    “是有点早,不过也还正常,反正都会下雪。”陈凯芝喝了一口粥,抬头看向陈凯悦问道:“昨天的事,你该不会真的付了五百万?”

    “一furse,要不然那人不会放过我。”陈凯悦摇了摇头,转身往外面走,“我去上班了。”

    她首先把车开到4s店,虽然这车的伤势不重,可后面凹了一块,看起来还是很影响美观的,修好最好。

    处理完车,她打了一辆车来到医院,下车后直奔普外科,开始准备今天的手术。

    首先就是李景源,到目前为止,他的状况还算稳定,可以接受第二次手术。

    看着平板里的资料,陈凯悦忙站起来,径直往外面走,她已经打定主意了,等搞定李景源,她不会轻易放过慕寒。

    手术室门口,慕寒带着病人家属到了,除了慕寒,李家的人显得有些紧张,尤其是女人们。

    “陈医生,手术拜托你了。”慕寒一脸平静的看着陈凯悦,淡淡的说了一句。

    陈凯悦点了点头,走进手术室里,换上洗手服,走到清洁区刷手。

    “看得出来院长对李景源很重视。”张绍阳走到陈凯悦旁边,拿着刷子刷手。

    陈凯悦洗干净手,转身往旁边走,“毕竟是首富的儿子,当然不能怠慢。”

    就算不为人,也得为钱,慕寒就是这种人,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其实只是一个坏透了的资本家。

    穿好手术衣,陈凯悦一边走一边戴口罩,也没等张绍阳。

    走进手术间,她特地看了看李景源的ct,依照目前的情况,只要处理好就没有大问题,只怕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慕寒没有特别处理唐哲,这个傻瓜还真是走运。

    陈凯悦耸了耸肩,站直身子走到手术台前,“现在开始李景源的二次手术,刀。”

    护士赶忙把手术刀递给陈凯悦,陈凯悦接过刀,丝毫没有犹豫,紧张的进行手术。

    看着陈凯悦干净利落的手法,张绍阳忍不住抬起眼皮子打量了一番陈凯悦,心里由衷佩服。

    “果然还是你最厉害。”祖军忍不住慨叹,“之前那次手术,唐医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最后只能乖乖认怂。”

    陈凯悦抬起眼皮子瞥了祖军一眼,垂眸继续做手术,“唐哲再差劲,他还是把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若是换成你,我都有点担心你能不能好好处理。”

    祖军一脸哀怨的看着陈凯悦,非常委屈,“你就不能夸夸我?”

    “我说的是实话,吸引。”

    “是。”

    几个小时候,手术结束,李景源的状态稳定,没有发生其他问题。

    走出手术室,陈凯悦看着依旧站在外面的人,淡淡的说:“手术很成功,不用担心。”

    “谢谢你,医生。”一旁站着的中年妇女松了一口气,眼泪憋在眼眶里,非常高兴。

    陈凯悦也没多说什么,越过人群往电梯走去,她今天只有李景源的手术,如果没有突发情况,今天应该不会再上手术台了,真是轻松。

    回到普外科,唐哲正坐在椅子上用阿瑞斯做模拟手术,看手术流程,患者患有二尖瓣关闭不全。

    “这是下一次的实验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