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六十五章 继续盯着她
    慕宁悄悄踢了一下慕寒的小腿,不过慕寒完全不打算理会慕宁,依旧我行我素。

    “唐教授一直致力于研究最新的技术,他在国外的权威杂志上发表了多篇论文,每一篇论文含金量都特别高,我相信这次的手术让唐教授做绝对会成功。”

    洛晨风放下手里的同意书,没在多说什么,毕竟不是给他做手术,他说的再多也没有用。

    “那就麻烦你了,慕院长。”何琳达率先站起来,伸出手,表情十分严肃。

    慕寒也忙站起来,轻碰了一下何琳达的手,浅笑道:“拭目以待。”

    走出咖啡厅,慕宁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十点半,谈判时间约一个小时,够久的。

    “哥,你今天这番话若是别陈凯悦听到,她绝不会放过你的。”

    慕寒掏出车钥匙,满不在乎的说:“我说的是实话,她本来就自负。”

    慕宁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车里,叹了口气说:“我倒觉得她挺自信的,她的手术成功率非常高,还是有实力的。”

    “我不是说她没有实力,我只是觉得她太过把自己当回事,对医学一点敬畏都没有,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若她知道收敛,那她可能就不是陈凯悦了。”

    慕寒摇了摇头,很快开车离开停车场。

    接下来几天,陈凯悦每天都过着咸鱼般的生活,因为不需要工作,她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有时候也会去公司溜达,不过其他人都在忙,只有她一个人在玩,非常没劲。

    星期日的早上,她早早起床,全身裹得跟个球似的,开车离开家,直接开到白马公寓一号楼楼下。

    罗刹住在二单元1302室,今天是周末,这个人绝对在家。

    叮咚

    罗刹顶着鸡窝头打开门,转身往里面走,“你来的还真是早。”

    陈凯悦自顾自走进里面,随手把门关好,也没打招呼,直接走进书房。

    看着电脑里的数据,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可她仍旧觉得很疑惑。

    罗刹拿了一盒牛奶放在桌子上,“你将就着喝,我这里没有其他东西可招待你的。”

    陈凯悦停下手,伸手拿过牛奶,靠在椅子上,插上吸管吸了一口。

    “这些数据真的是元氏集团数据库里的数据吗?”

    “当然,我一直帮你盯着,应该不会错。”罗刹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转身往外面走。

    陈凯悦猛吸了几口牛奶,随手把纸盒丢进垃圾桶,虽然她不是金融界的大亨,可一般数据还是看的懂的,这些数据明显有问题。

    “hyatt,我一直很好奇,你想回来报仇,可最近都没看到你怎么行动,陈家的人可都活的好好的。”罗刹拿着一罐啤酒走进书房,狠狠喝了一大口。

    “一大早就喝酒,注意身体。”陈凯悦抬起眼皮子瞄了罗刹一眼,继续看数据,“我只是想找到凶手,没打算杀人,况且,我没打算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冤有头债有主。”

    罗刹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扭过头看着陈凯悦问道:“你的意思你会放过陈家其他不想关的人?”

    “当年事故发生的时候,陈凯芯才六岁,陈凯芝还在蒋依雯的肚子里,陈凯扬连细胞都没有,本就和他们三个没关系,如果他们不乱折腾,我不介意放了他们。”陈凯悦点了一下键盘,冷声说:“当年的事情和陈君荣肯定脱不了关系,我最不应该放过的人只有他。”

    罗刹喝了一口啤酒,忍不住笑了,“其实你挺善良的,若是换了别人,即便不相关的人估计也得死,报仇就得彻底。”

    “我之前在战场上救助伤员的时候看过太多死亡,那种绝望只有濒临死亡的时候大概才能感觉到,人只有活着才会有未来,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陈凯悦把所有数据全都删光,站起来往门口走,“作为医生,我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罗刹站在地上,跟着陈凯悦往外面走,“可你不担心吗?你好心放过他们,但他们未必会好心放过你,人都是自私的,尤其在利益攸关的时候,他们会把自私发挥到极致。”

    “不用担心,如果他们真的想对付我,我当然有办法对付他们,我可不是圣母玛利亚。”陈凯悦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罗刹,“暂时先这样,你不用继续深入元氏集团,我亲自来。”

    罗刹把手里的易拉罐以一个相当优美的抛物线丢进垃圾桶,赶忙走到门口开门,“电话联系,我会老老实实的帮你解决问题的。”

    陈凯悦轻声笑了,很快走出屋子,径直往电梯走去。

    一个人独自生活的时间长了,就好像是活在漆黑夜里的老鼠,对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对身边的人也不会产生足够的信任。

    坐进车里,她掏出耳机塞进耳朵里,直接离开白马公寓。

    她救过罗刹,也帮过罗刹,两个人相处久了,她试着开始相信罗刹。

    之前的几年,罗刹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伙伴,他帮了她很多,冒着被抓的危险帮她得到很多情报。

    不过,外人终究是外人,哪怕是这个曾经让她深信的伙伴。

    “她刚走了,她主要怀疑陈君荣,暂时还没有怀疑到你的头上,所以你暂时是安全的。”

    “继续盯着她。”

    眼看着快要撞到前面的车,她赶忙踩了刹车,差点撞上,都是罗刹的错,这个伪君子。

    看了一眼前方的布加迪,她本想绕过去,直到看到从车里下来的人,她有些不淡定了,居然是慕寒和何琳达!

    她深深咽了口唾沫,忙把车靠边停好,悄悄推开车门,蹑手蹑脚下车,一路跟踪。

    慕寒虽然不年轻,但他也才32岁,而何琳达都快四十的人了,慕寒应该不至于看上这么一个比自己大而且还毫无帮助的女人吧!

    前方的建筑物有点眼熟,走近一看,非常熟悉。

    “陈教授,好长时间不见了,你总算想回医院了,不过回就回,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又没人敢把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