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六十八章 我真不想和你说话
    慕寒很平静,面对中年男子的纠缠,他没有不耐烦,也没有生气,不过看他的样子,貌似也不打算解释什么,可能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好,我亲自给令公子做手术。”

    听到慕寒坚决的音调,陈凯悦和唐哲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都十分的纳闷,在他们看来,患者家属也许不了解情况,但慕寒作为院长还是很清楚目前的情况,以慕寒的性格,他不会做出如此不带脑子的决定。

    中年男子笑了笑,和慕寒握了下手,转身往医院大门口走。

    陈凯悦赶忙跑到慕寒身旁,非常疑惑的问道:“院长,你在想什么?你自己的身体本身就不好,你要拖着这样的身体给病人做手术吗?”

    “这个人叫祁石,是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和我们是竞争关系,如果我不答应,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我,所以,面对这样的挑衅,我只能接受。”

    陈凯悦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认命似的跟着慕寒往前面走,“老实说,我觉得你们这些人,真的,就为了一点点利益,居然一点儿都不为患者着想,你们真的是医生吗?”

    “我是。”慕寒瞥了一眼医院大门口,径直往东边的办公室走,“祁石的儿子祁柯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矫正型大动脉转移,并左右心室相反,我可以做这个手术。”

    “不会吧,这么严重。”

    陈凯悦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这个患者的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并发症,如果有,以慕寒这样的身体恐怕不能给这个患者做手术。

    “是很严重,可我不会输。”慕寒打开办公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陈凯悦跺了两下脚,忙跟着跑进去,“院长,你别太过自负,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确定你真能给这个患者做手术?万一他的手术没成功,你先倒下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慕寒坐在椅子上,伸手拿过矿泉水喝了一口,“我不会倒下的,至少现在不会。”

    “我真不想和你说话。”

    陈凯悦干脆坐在办公桌边缘,心情非常不爽,她可是在担心他,而他呢?跟个没事人一样,就知道犟,牛脾气。

    “其实有时候我也挺不愿意和你说话的,你的性格没比我好多少,我没被你气死自然不会被患者逼死,所以你不用担心,你今天可以回去了,至于手术费,你还欠我515万,我就不付给你了。”

    嘭

    陈凯悦扭过身,重重拍了下桌子,大声嚷嚷,“院长,你这么做就有些小心眼了。”

    慕寒打开电脑,细长的指尖在键盘上点了两下,满不在乎的说:“我就是小心眼。”

    “混蛋。”

    陈凯悦跳下桌子,气呼呼走到前面的桌子旁,拿起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冲出办公室,差点和唐哲撞上。

    “我的姑奶奶,你慢点行不行?”唐哲拍了拍胸口,摇了摇头,忙走进办公室,轻轻关上门。

    陈凯悦并没有把唐哲当回事,走到医院大门口,深深叹了口气,径直往保时捷走去。

    正如慕寒说的,她是个傻丫头,即便非常生气,她还是忍不住开始思考祁柯的手术该怎么做?

    走到保时捷旁,除了停在前面的布加迪,后面还停了一辆奔驰,而这车,貌似是

    “陈小姐。”

    陈凯悦拉着车门,抬头看了一眼从后面走来的洛晨风,略微颔首,“有事?”

    洛晨风点了点头,一脸欲言又止,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陈凯悦指了指保时捷的副驾驶,很快往车里钻,“上车说。”

    事已至此,洛晨风也没有犹豫,走到保时捷的副驾驶,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您应该知道何琳达已经接受了全身整容手术。”

    陈凯悦把包放在腿上,两手放在方向盘上,一脸淡然的看着窗外时不时闪过去的车,“我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反对,但我不是当事人,院长不打算终止这次手术,何小姐貌似也很积极,这种情况下,我再反对,只会成为别人眼中的恶人c甚至绊脚石。”

    洛晨风两手放在大腿上,扭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凯悦的侧颜,实话说,陈凯悦比陈凯芯漂亮,甚至何琳达在巅峰时期也不如陈凯悦,陈凯悦若是出道,或许会比何琳达巅峰时还要火。

    然而,陈凯悦貌似并没有想出道的打算,她很热衷做医生,比谁都热爱这份工作。

    洛晨风一时有些恍神,很快便反应过来,“即便她现在不想做手术,她也已经不能终止手术了,一旦我们单方面毁约,将会面临高额的赔偿金,何琳达没有这么多钱。”

    “所以,你来找我为了什么?”陈凯悦扭过头看了洛晨风一眼,拿出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真凉!

    “既然已经无路可退,我希望手术能取得成功,”洛晨风抿了抿唇,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凯悦说:“刚才的手术我也看了,您的手术非常棒,我想,能不能让你给何琳达做手术?”

    “不能。”陈凯悦拧上瓶盖,随手把矿泉水丢在前面,“这一次用机器人做手术,我从来没有用过机器人给别人做整容手术,全身整容,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不打算动手,你可以去教堂祈祷唐哲这次能做一个完美的手术。”

    洛晨风握了握拳,冷声说:“其实那天签约的时候我也在现场,我当时问过慕院长你和唐医生谁的手术更高明,慕院长说你很自负,你更相信自己的手,如果不用最新技术,你是不是就能做这次手术?”

    “我自负?那个混蛋真这么说的?”陈凯悦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洛晨风,手指着自己,非常不满的说:“这个混蛋还真敢说,若真比技术,他输我几条街,对,如果只是普通的全身整容手术,我可以做,而且可以做的很完美。”

    “我会劝何琳达放弃唐哲的手术,但因为合约的关系,我希望你能帮她做,用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