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七十八章 你可真够聪明的
    “我是真内科医生,假心理医生。”慕宁蹲在周琦旁边,从旁边的果篮里拿出一个桔子,就这么蹲在地上剥皮。

    陈凯悦翻开笔记本,开始给周琦建档,“你爷爷好像也挺喜欢吃桔子的。”

    慕宁有些惊讶,抬头看向陈凯悦问道:“你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昨天。”

    慕宁拿着桔子站起来,非常疑惑,“他来找你干什么?你们俩不是对头吗?话说回来,你也真是厉害,和我家的三座大山做对头,这年头估计找不到第二个像你这么勇敢的人。”

    陈凯悦不停的点击键盘,也没抬头,“他们又不是恶鬼,话说回来,我只是说出我的见解,我并不认为我做的有什么不对,不过,你爷爷这个人好像很喜欢记仇。”

    “何出此言?”

    陈凯悦抬头看了慕宁一眼,低下头继续点击键盘,“就是,你爷爷明知道我的腿不能动,居然还要我给于然做助理,而那个病人就是曾经嘲笑过你爷爷的牙医,病情是舌癌,仔细想想,真够讽刺的。”

    慕宁噗嗤笑了,往嘴里塞了一瓣桔子,一边走一边说:“你别看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他这个人的记性特别好,不过,他还是会救牙医的,作为医生,他只会用他的实力证明自己。”

    “我好像记得你爷爷一月一日过生日,没几天了,他该不会打算在他生日那天给病人动手术吧?”陈凯悦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慕宁说:“我怎么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慕宁把手里的桔子皮丢进垃圾桶,两手一摊,笑着说:“我也觉得可能性挺大的,我家爷爷就这脾气,不过患者肯定会康复的,这点你不用担心。”

    “我当然不会担心,你爷爷让于然开刀又不是让唐哲开刀,如果是唐哲的话,我可能还会担心。”陈凯悦顿了一下,很快打开视频,“对了,先让我看看唐哲的手术做的怎么样呢?”

    周飞c蒋渭还有慕宁很快都凑到陈凯悦旁边,三人盯着电脑见面,像是听课一样认真。

    唐哲依旧在费劲的做手术,毕竟是全身手术,确实很麻烦,看目前的情况,好像才把身体部位处理的七七八八,脸还没有整。

    “唐哲这老小子一如既往的狡猾,他担心把脸弄坏了不好收场,干脆就先不动脸,等他撑不下去的时候估计会放弃手术。”陈凯悦拿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开始她的嘲讽模式。

    慕宁摇了摇头,“今天这么多人在场,我父亲不会让唐哲中途退缩的,哪怕人死了,唐哲都得把手术做完,所以,脸还是要整的。”

    陈凯悦抬起眼皮子看了慕宁一眼,一脸嫌弃的屏幕,“你家人的人品可真够差劲的。”

    “我家的人你基本上都见识过了,再怎么吐糟也没有用,反正你现在不会离开医院。”慕宁凑到屏幕前仔细看了看,忙问道:“陈教授,唐教授这么处理没问题吗?那个部位,会出事吧?”

    陈凯悦顺着慕宁的手看过去,很快撇过头,十分无语,“唐哲再一次用他的实力证明他的手术是多么的烂,这个白痴。”

    “别骂了,出事了。”慕宁推了推陈凯悦的肩,视线紧盯着屏幕,“接下来怎么处理?看情况好像有点糟糕。”

    陈凯悦转过头看着电脑屏幕,想了想说:“看这情况应该触及大动脉了,这个部位靠近心脏”

    慕宁见陈凯悦停了下来,忙转过头看着她问道:“所以呢?怎么处理?”

    “当然先找到出血点。”陈凯悦指了指屏幕,紧咬着嘴唇,没在说话。

    慕宁转过头看着屏幕,忍不住说道:“可现在看不出来血管,更谈不上止血。”

    “你去手术室,带上耳机,我和他说。”陈凯悦一脸严肃的盯着电脑屏幕,随手推了慕宁一把,“如果可以的话,我比较想自己动手。”

    慕宁勾了勾嘴角,笑着说:“你可以动手,我帮你。”

    有一段时间没进普外科,自从她离开之后,这地方显然成了唐哲的地盘,张绍阳他们被挤到角落里,真的太惨了。

    慕宁把陈凯悦推到阿瑞斯试验机前面,“我现在去手术室,你在这边申请远程服务,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做手术了。”

    陈凯悦抬头看了慕宁一眼,忍不住笑了,“你可真够聪明的。”

    “多谢夸奖,我先去了。”慕宁拍了一下陈凯悦的头,转身往外面跑。

    原则上远程服务是可以的,这里是慕氏,局域网非常棒,不会随便掉链子,一想起这事,她忍不住记起之前唐哲给肝癌患者做手术电脑被黑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件事后来怎么处理的?

    “孙教授,我想起来一件事,之前唐教授的电脑被黑,后来有没有查出来是谁干的?”

    陈凯悦靠在椅子上,看着东南角办公桌后面的孙昭,这人还和之前一样,非常拼命的写论文。

    “是那个音乐家的粉丝干的,报警后交给警察处理了,后续怎么样就不知道了,这个粉丝应该会倒霉。”孙昭压根没抬头,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两手飞快点击键盘。

    陈凯悦两手放在后脑勺后,笑着说:“粉丝真疯狂,年轻真好。”

    孙昭抬起头看了陈凯悦一眼,很快低下头看屏幕,“你不是不喜欢唐教授吗?手术失败了不是更好,你又何必帮他?”

    陈凯悦嘴角流露出一丝浅笑,“我帮的可不是他,我帮的从来只有患者,而且这次的患者还比较特殊,怎么说都是我公司的一姐,可不能让她这么退出舞台。”

    办公室里一时冷清了下来,陈凯悦没在说话,孙昭的手也没在动弹,剩下的就只有两人的心跳声。

    “陈教授,你是个好医生。”

    陈凯悦抬头看了孙昭一眼,笑了笑,低下头开始准备连接,“我从来都不是坏医生,孙教授,去做检查吧,等我的脚好了,我给你做手术,或者,用阿瑞斯做也行。”

    “我更相信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