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零三章 请问你是……
    蒋依雯抿了抿嘴唇,很快站起来,“总之,我不会听你们的,况且赵医生说可以顺利生下孩子,我更乐意听赵医生的。”

    看着蒋依雯离开的背影,陈凯悦默默叹息,蒋依雯现在一点儿判断能力都没有,谁说好话就听谁的,最后不吃亏才是怪事。

    陈君荣立刻站起来,顿了顿说:“如果不管大人,只管小孩,顺利生下孩子的几率有多大?”

    陈凯悦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君荣,这个人居然不打算管蒋依雯只要孩子,这男人得多绝情?

    “我必须说明,也许她能顺利生下孩子,但孩子有没有问题就不得而知,如果孩子也有心脏病,而孩子的母亲死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先不用管其他的,先让她把孩子生下来。”陈君荣越过陈凯悦,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凯悦,虽然有赵医生在,不过你有时间也多照看着,毕竟那也是你的弟弟。”

    陈凯悦扭过头看着陈君荣的背影,以前她就觉得陈君荣不是东西,现在看来,这人是真的不是东西,明明活着人更重要,可他偏偏却选择了那个有可能生下来就是悲剧的孩子,这男人真绝情。

    “喂,你们以后如果也碰到这样的事情,你们会怎么做?”陈凯悦扫视了一眼剩下的三人,“如果你们的丈夫也只要孩子,你们也会放弃自己的命要孩子吗?或者,明知道生孩子有风险,却还要自己的太太生孩子,你们c会这么做吗?”

    另外三个人沉默下来,没人先开口说话,貌似也没人打算开口说话。

    陈凯悦自顾自的推着轮椅,她和这些不尊重生命的人没什么可说的,哪怕蒋依雯真的生下孩子又能怎么样?那孩子将会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谁照顾他长大?没人知道,甚至可能都没有人会照顾这孩子。

    大人们的自私却让一个小孩子承担后果,不得不说,陈家的这些人绝对是奇葩。

    “我不会让我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生孩子。”陈凯扬跟着跑出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找一个不能生的女性结婚,连后代都不需要。”

    陈凯悦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说:“你不用做的这么绝,你现在还没有结婚,若是你哪天结婚了,可能会发现生活其实也没有太糟糕。”

    “前提是那个人是我爱的人。”

    不想爱的两个人呆在一起绝不会幸福,陈凯扬的话让陈凯悦想起之前和慕寒在一起的女人。

    那女人长得还可以,可惜,整容之后脸有些变形,找的整容医生的水平貌似不怎么行,从女人的整张脸还是能看的出来,这女人原先的样貌应该也不差,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不开选择整容?

    慕寒貌似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可慕家老爷子似乎很希望慕寒和这个女人联姻,现阶段还看不出来这两人以后会怎么样,若是以后真结了婚,这女人下场绝对是个悲剧。

    陈凯扬抱着陈凯悦来到二楼的房间,直接把她放在床上,“今天太晚了,明天给你收拾屋子。”

    陈凯悦撑着床坐好,“给我安排一个司机,我明天要去医院,你那同学的母亲貌似情况不太好。”

    陈凯扬理了理床上的被子,“你可以拒绝的,癌症一般很难治的好,你何必趟这趟浑水?”

    “我得证明我说的话,我就是个厉害的医生。”陈凯悦勾了勾嘴角,“找个女佣过来,我一个人有些事情搞不定。”

    “好,我现在就去。”

    收拾妥当钻进被窝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陈凯悦打了个哈欠,翻了翻手机上的通讯录,指尖停留在慕寒的名字上。

    她抿了抿嘴唇,很快点了慕寒的号码,过了很长时间,她本打算挂断,对方接通了。

    “喂,请问你是”

    陈凯悦拿下手机仔细默读了一遍手机号码,没错啊,就是慕寒的号码,可为什么接电话的会是个女的?而且这声音,不是太熟悉。

    陈凯悦想挂断来着,但又觉得自己这么挂断貌似有些太矫情,最后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和对面的女人寒暄。

    “我是慕氏的医生陈凯悦,请问院长在吗?”

    “他现在在洗澡,有什么可以代劳的?或者你可以等下再打。”

    陈凯悦咬了下嘴唇,忙说:“那麻烦你跟他说一声,明天我有一个病人,可能需要住院,麻烦他给住院部打个电话,我需要一个病房。”

    “好的,等他出来我会和他说的。”

    “谢谢,再见。”

    陈凯悦忙挂断电话,随手把手机丢在床上,深吸一口气,钻进被窝睡觉。

    过了几秒钟,她忙拿起手机,噘了噘嘴,直接关机,她可不想等会儿接到慕寒的急诊电话,这人有心脏病,自己不注意,就别指望别人每次都去救他,哼!

    可惜,她睡不着,一直担心慕寒突然心脏病发作找不到人,不管慕寒的死活貌似有些不地道,她默默拿起手机,重新开机。

    手机屏幕上并没有任何未接来电,她松了口气,把手机丢在一旁,再一次钻进被窝睡觉。

    一觉睡到大天亮,睁开眼睛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白的世界夹杂着一点绿,雪松不怕冷,即便是大冬天,依旧挺拔的站着。

    叮铃铃

    她摸了摸床上,很快翻出手机,看到上面的陌生号码,微微蹙了蹙眉,很快滑动屏幕接通电话。

    “陈凯悦,你是不是害怕了?不是你说让我妈来做检查的吗?你人呢?”

    陈凯悦忙把手机举得高高的,开了免提,大声吼道:“我还没起床你想怎么样?等着,对了,去普外科随便找个医生,开个单子去做检查,我很快就到。”

    “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都迟到了,还敢耍横,总之,是你们院长开的单子,你赶紧过来,我妈若是有三长两短,我灭了你。”

    手机立刻黑屏,陈凯悦叹了口气,很快撑着床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推着轮椅往卫生间走,居然敢威胁医生,这只鸡冠头不想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