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现在谁都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陈凯芯的话也不知道触痛了陈凯芝的哪根神经,陈凯芝立刻变得不高兴。

    “在你们眼里,有钱的难道才是最好的吗?”

    面对冷漠的陈凯芝,陈凯芯并没有服软,而是选择和陈凯芝硬钢。

    “有钱的至少最后还能捞点什么,你和一个穷鬼在一起最后能落下什么?人财两空?”

    陈凯芝冷笑一声,转过身往外面走,“我相信罗刹会爱上我的,即便我们没有钱,我们也能活的好好的。”

    陈凯芯冷眼看着陈凯芝的背影,很不屑的说:“你以为你的爱情值几个钱?你相信他会爱你,可实际上了?他可能也只是看上你的钱,偏偏你还觉得是真爱,你是哪来的蠢货?”

    “姐,我和你的想法可不一样,在我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如果没有爱情,这样的生活很难过得下去。”陈凯芝扭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凯芯说:“我不会像你一样把自己弄得跟一个舞女似的。”

    “你”

    陈凯悦单手托腮,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对姐俩,陈凯芯担心陈凯芝的将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陈凯芝说的也没什么错,关键就在于陈凯芝选择的男人。

    如果罗刹是一个靠谱的男人,那陈凯芝的下半辈子可能会稍微幸福一点,可现在,陈凯芝选的人是罗刹,那一切可就说不准了。

    陈凯悦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陈凯扬,“我看我还是回房间好了,我还没起床。”

    陈凯扬点了下头,把手机塞进兜里,很快走到陈凯悦旁边,抱起陈凯悦往外面走。

    回到房间里,陈凯扬把陈凯悦放在床上,很快转身往外面走去。

    她一个人坐在床上,翻着手机里的内容,陈霜的死依旧占据头条,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下去。

    不过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陈霜为什么会选择自杀?陈霜都已经坚持了这么久,却在这个时候选择自杀,这确实有点奇怪。

    陈凯悦翻了翻通讯录,很快点了一下郝季林的号码,这号码还是之前留下的,是个私人号码,应该是郝季林的。

    那一头很快就接通了,郝季林的声音沙哑着,语调显得很疲惫,“陈教授。”

    陈凯悦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窗外,忙说道:“对于你母亲的死我只能说很遗憾,如果你需要尸检的话,也许我可以帮你。”

    “陈教授,你现在有时间吗?可不可以来我家?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可以,我让陈凯扬开车去。”

    陈凯悦仔细想了想今天的活动流程,貌似没什么要紧的,至少没多少和她有关的事情。

    “谢谢。”

    两人出门的时候,蒋依雯还不忘让陈凯扬去买花,她本来还想让陈凯扬买纸来着,不过最后想了想,还是没这么干,因为她不知道郝家的葬礼是怎么安排的。

    两人坐在车里,陈凯悦托着下巴看着窗外,无奈的说:“听郝季林的口气,打击很大。”

    “他父亲现在是靠不住的,他能靠得住的就只有母亲,偏偏母亲这么死了,他会难过也很正常。”陈凯扬一边开车一边说:“现在只求他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郝家现在乱糟糟的。”

    陈凯悦轻微颔首,“我也很希望他能好好的。”

    郝家的宅子在郊区,占地面积特别大,家里有停机坪,看起来跟皇宫一样,建筑物也特别多,看起来像是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一样。

    他们的车一直开到里面的停车场,陈凯扬把车停好,郝季林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

    陈凯扬拿出轮椅,很快把陈凯悦放在轮椅上,推着轮椅往里面走。

    “陈教授,真是麻烦你了。”

    陈凯悦冲郝季林笑了笑,抬起手拍了一下郝季林的手臂,“其实我找你也有事,我对你母亲的死实在不是很能理解,你知道的,我承诺能治好你母亲,这并不是在说大话,而你母亲也愿意接受我的治疗,明明做完手术可以活很久,她为什么会这么想不开选择自杀?”

    郝季林一边走一边叹息,“其实我们昨天回来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昨天晚上,我父亲和母亲吵了一架,夜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这么从阳台上跳了下去,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现在谁都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陈凯悦抿了抿嘴唇,眉头紧锁,“我听说过你们家的矛盾,是因为家里的事情让她想不开吗?”

    “我觉得应该是,除此以外我根本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的绝望。”

    三人走进屋子里,郝季林带他们来到案发现场,这个房间很大,里面全都是欧式装修,能感觉到有种贵族的气息。

    郝季林走到阳台那里,“她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陈凯扬忙推着陈凯悦走到阳台那里,陈凯悦因为行动不便,没办法站起来,只能粗略估计。

    这个房间在三楼,而屋子的顶和地面的距离很高,所以这里的三楼相当于普通楼层的四楼,从这里跳下去确实能导致一个人死亡。

    陈凯悦推着轮椅来到阳台边缘,透着缝隙瞄了一眼下面,地上还有一摊血,但现在已经有人在清理血迹了。

    “你不知道你母亲昨天怎么和你父亲吵架的吗?”

    郝季林摇了摇头,握紧拳头重重砸了一下栏杆,“昨天晚上我几个朋友约我出去,本来我是不想出去的,但我母亲说她不会有事,硬是劝我不要驳了朋友的面子,所以我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我还来见过她,但是夜里”

    陈凯悦默默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母亲面对你的时候并没有表现的十分不对劲。”

    “是的。”郝季林赶忙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下面,“现在该高兴的人是我爸,我妈死了,他还可以用我妈的钱娶小三,真让我恶心。”

    陈凯悦靠在椅背上,仔细想了想说:“你妈直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会不会她被人威胁了?她担心你的安全,所以才什么都不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