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暴力倾向
    一个女强人般的成功女性,如果没有被什么牵挂住,真不会轻易选择死亡,这样的女人一般心态都很强大,选择死应该是别无选择。

    “我暂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但,如果我哪天知道了,我绝不会放过害死我妈的人。”郝季林叹了口气,转过头对陈凯悦说:“虽然我妈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是想问你,你真的能治好我妈吗?”

    陈凯悦用她那条没受伤的腿踹了一下郝季林的小腿,没好气的说:“我都已经说了好多遍了,我可以治好你妈,你怎么这么啰嗦。”

    郝季林笑了笑,弯下腰揉了揉自己的小腿,“那你也能治疗艾滋病吗?”

    陈凯悦一脸懵逼的看着郝季林,“你该不会告诉你你有这个病吧?”

    “现在没有。”

    陈凯悦一脸严肃的看着郝季林说:“以后也不准有,这个病目前没有什么途径能治愈,若是得了这个病,你的人生基本上全毁了,千万不要觉得就只是生病这么简单,你要明白,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能让人难过好几天,更何况是治不好的艾滋病。”

    郝季林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乱来的。”

    “季林,这个房间不准旁人进来。”郝东林从外面走进来,冷眼看了陈凯悦一眼,冷声说:“这个房间从今天开始要被封锁。”

    “这位是我妈的主治医生陈凯悦教授,另外那位是我同学。”郝季林满不在乎的看着郝东林说:“不用封锁,我决定搬进这个房间,我知道大家忌讳死过人的房间,不过我不忌讳,死在这里的是我妈,她不会害我。”

    郝东林拉着一张脸,十分不高兴,“季林,你让你妈安静的走行吗?你整天就跟一只满身刺的刺猬一样,逮谁扎谁,这很有意思吗?”

    “没意思吗?”郝季林凑到郝东林跟前,冷笑道:“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在我看来,我是全世界的王,不听话的我会一个个收拾,都给我洗好脖子等着。”

    郝东林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步,气呼呼的说:“你这是和爸爸说话的态度吗?”

    “老爸,你是不是忘了上一次是谁被我气进了医院吧?”郝季林两手插在兜里,挑衅般的看着郝东林说:“我爷爷昨天刚出院吧?和他说一声,没事的时候别来惹我,万一下一次进去却躺着出来,我可不承担责任。”

    “季林,你在胡说什么了。”郝米娜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大衣从外面走进来,脸上化着精致的妆,脚上则是一双马靴,看起来比昨天那一身还要亮丽。

    “你给我滚,一个只会蜷缩在男人身下的贱货。”

    郝季林很不屑的推了郝米娜一下,郝米娜没稳住身形,直接摔在了地上,头发直接散开,那样子跟一个老巫婆似的。

    郝米娜撑着地面坐起来,大声吼道:“郝季林”

    “嚷嚷什么,老子听得见。”郝季林很不屑的瞥了郝米娜一眼,没好气的说:“昨晚和盛家的老头睡了一觉吧,你的口味可真重,那糟老头等能当你爹了,你为了上位还真是不折手段。”

    陈凯悦眨了眨眼睛,饶有兴致的盯着郝米娜,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大家族的女人也要出卖色相,有点匪夷所思。

    “那个,我能把我听到的这一切告诉我们院长吗?”

    郝家的人齐刷刷看向陈凯悦,郝季林噗嗤笑了,忙对陈凯悦说:“告诉你们院长,我说的都是实话,他如果需要证据,我可以提供,人证物证都有,保证让他满意。”

    “陈凯悦。”郝米娜忙从地上站起来,气呼呼的往陈凯悦那里走。

    不过,郝季林的速度更快,直接挡在陈凯悦前面,见郝米娜冲过来,重重推了一下郝米娜,郝米娜重新摔在地上,头碰了一下茶几的角,好在头没磕破,不过肿了个包。

    “这可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们都给我放尊重一点。”郝季林一脸冷漠的看着趴在地上哭的郝米娜,冷笑道:“一个小三生的女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不过是他们用来获得利益的诱饵,等你人老珠黄,也就失去利用价值了。”

    郝东林丝毫没有怜悯趴在地上的郝米娜,冷冷的对郝季林说:“现在家里人这么乱,你就别把人往家里领,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郝季林一脸淡然的看着郝东林,耸了耸肩,“那行,我先把他们送走,回来再和你们唠嗑。”

    陈凯扬见状,也没敢多耽搁,忙推着陈凯悦往外面走。

    郝季林路过郝米娜的时候,抬起脚很不客气的踹了一下郝米娜的肚子,“做过措施了吗?你可别怀上盛家老头子的私生子,到时候丢脸的可是郝家。”

    郝米娜痛苦的捂着肚子,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来到楼下,陈凯悦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郝季林,“我发现你家的人好像都挺有暴力倾向的,要不去医院做个检查?”

    “做个屁的检查,我恨不得剁了他们。”郝季林低下头看着陈凯悦说:“今天谢谢你们能来,如果郝米娜敢找你麻烦,你打电话通知我,我来收拾她。”

    陈凯悦勾了勾嘴角,忽然想起慕寒那张犹如大冰块一样的脸,忍不住笑了,“我想应该不需要,慕寒那个人可不好对付,虽然他不会跟你一样暴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该生气的还是生气。”

    “我是真没想到慕家居然看上郝米娜了,他们这是多想不开啊,那么多好姑娘不要偏要郝米娜,也不怕将来坟头长青苔。”郝季林两手插在兜里,忍不住吐糟。

    陈凯悦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天空,“其实慕寒不喜欢郝米娜,算了,这两个人估计不会有什么结果了,我先走了。”

    郝季林点了点头,“你们路上小心。”

    出了郝家大门,陈凯悦只觉得轻松很多,郝家的气氛不怎么好,拔剑张弩,一个个跟炸毛的公鸡,早晚都得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