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他是个白痴
    “他是个白痴。”

    一开始陈凯悦并不是十分理解慕寒的话,等她见到当事人的时候,她觉得慕寒的形容挺贴切的,这位当事人确实很白痴。

    患者名叫启汉,是一个摄影师,穿着特别滑稽,色彩艳丽的跟着一只大公鸡一样。

    尤其头上那顶帽子,瓜皮帽,还是花的,这年头应该没多少人会戴这样的帽子。

    “慕寒,这就是你给我找的主治医生啊?一个妞?”启汉坐直身子,忙拿下眼镜,仔细瞄了瞄陈凯悦,轻轻摇了摇头。

    陈凯悦拿着平板看着病例,很快抬起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启汉,“你的病情比较严重,这医院除了我估计没人敢给你开刀,不想死的话,就别发牢骚。”

    “喂,慕寒,这就是你家医生的态度啊?”启汉手指着慕寒,气呼呼的说:“这女人是医生吗?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可是患者,麻烦你们温柔一点行不行?”

    慕寒撇过头看了看陈凯悦,笑着对启汉说:“如果你不希望她帮你开刀,那我帮你,我也可以做这个手术。”

    听如此说,启汉立刻闭紧嘴巴,犹如霜打的茄子,靠在床头,一声不吭。

    陈凯悦叹了口气,把平板递给慕寒,推着轮椅往床边靠了靠,“你就别发牢骚了,能碰上我算你走运,至少手术之后你还能活很长一点时间。”

    启汉憋屈着一张脸看着陈凯悦,非常委屈的说:“可我不太喜欢你们两个。”

    陈凯悦抬起手扶了额头,突然手指着南方,“对面还有一家三院,你也可以考虑去那里。”

    慕寒叹了口气,抬起手指向后面,无奈的说:“三院在那个地方。”

    陈凯悦忙扭过头看向窗口,“那边是南方吗?”

    “对。”慕寒摇了摇头,径直走到床边,单手撑在旁边的床上,冷冷的盯着启汉,“如果你敢跑去三院,我剁了你。”

    启汉忙抱紧杯子,哆哆嗦嗦的往旁边挪,可怜兮兮的说:“可怕,你居然威胁我。”

    慕寒一把拽住启汉的衣服把人拉了过来,两人鼻尖对鼻尖,眼睛瞪眼睛,看起来跟两尊雕像似的。

    见此场景,陈凯悦忙掏出兜里的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

    两人同时转过头看向陈凯悦,启汉可怜巴巴的说:“我警告你,你若是敢把照片发出去,我会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的。”

    “是吗?”陈凯悦举起手机,一脸无辜的看着启汉,“可我已经发出去了。”

    启汉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十分痛苦,“你知不知道这张照片会给我带来多大麻烦?我可是名人,拜托你们尊重一下名人的隐私好不好。”

    “我觉得你好像也没有多有名”

    过来大概一分钟的样子,这张照片下面多了一对留言,不,留言还在继续增多。

    其中最惹眼的留言,也就是最令人不敢置信的留言。

    一旱灾终于找到对象了?

    一对象居然是慕氏的院长,郎才女貌啊!

    一旱灾,你要结婚了吗?你要抛弃我们了吗?

    陈凯悦默默咽了口唾沫,机械般的抬起头看着另外两人,忙说道:“你们俩,原来”

    “我不是。”慕寒直接反驳,很快站直了身子,“不过这家伙是就对了,每个和他走的很近的男人都会跟着倒霉,陈教授,赶紧把照片删掉。”

    陈凯悦眨了眨眼睛,嘴角流出一丝奸笑,“现在已经晚了,这里的人太多了,而且,我认为这挺好的,我现在若是删掉,显得心里有鬼。”

    “你本来就有鬼。”启汉十分不满的噘着嘴,抬起头气呼呼的朝慕寒吼道:“慕寒,你们医院的医生就这素质吗?太不像话了吧?”

    “她就这样。”慕寒倒是没管陈凯悦,冷声对启汉说:“不管怎么样,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治疗,我会保护你的人生安全的。”

    启汉紧紧拽着被子,犹如被欺负的小二哈,“慕寒,你混蛋。”

    “我确实挺混蛋的,居然浪费时间和你说废话。”

    慕寒走到陈凯悦跟前,一把夺过陈凯悦的手机,直接把那张照片删掉,随手把手机抛向陈凯悦。

    陈凯悦忙接住手机,翻了翻里面的其他照片,心情十分不美丽,“慕寒,你至于连其他照片也一起删掉吗?这里是我的世界,你无权这么做。”

    “好好准备手术。”慕寒推着陈凯悦往外面走,“别在让我发现你拍这些没用的照片。”

    陈凯悦把手机塞进兜里,叹了口气说:“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也没瞎拍,只是刚好那个镜头不错,所以顺手就拍下来了,不过,你们俩看起来还挺般配的。”

    “别在让我听到这种话,我不喜欢男人。”慕寒冷着一张脸推着陈凯悦走进电梯,很快摁了一楼的键。

    “你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若是你哪天看上启汉,我觉得你俩还是有发展前景的。”

    慕寒抬起一只手给了陈凯悦一个爆栗,没好气的说:“绝无可能。”

    电梯停下来,慕寒推着陈凯悦走出电梯。

    “呦,陈教授,今天也上班啊?”慕宁抱着一堆书走过来,朝着慕寒和陈凯悦打招呼,“我现在正要去食堂,要不,一起?你们应该也没有吃饭吧?”

    慕寒点了下头,很快推着陈凯悦往食堂走,“爷爷没让你回家吗?”

    慕宁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慕老大,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这么天真?你以为老爷子会想起我?不c不,他直到死可能都不会想起我,他现在就惦记他老婆能不能撑到他进棺材的那一天。”

    陈凯悦撇撇嘴,无语道:“大过年的,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晦气。”

    “我又不是说给你听的。”慕宁白了陈凯悦一眼,转过头看着慕寒说:“慕老大,也许你该回去看看,我觉得爷爷应该更想看到你。”

    “我没工夫,我现在很忙。”慕寒摇了摇头,继续往里面走,“你好好照顾奶奶,现在情况基本稳定,只要小心,应该不会出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