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来的都是病人
    面对气呼呼的郝米娜,刘雪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面对恶意投诉,我们拒绝处理。”

    “你”

    郝米娜一脸痛苦,脸揪成一团,疼的直哼哼!

    吴风拿来纸和笔,“郝小姐,麻烦你签字,如果不签字的话,我们没办法手术。”

    郝米娜看了看陈凯悦,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接过同意书,一边哭一边签字,那字写得可真难看。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吴风特地让郝米娜摁手印,就郝米娜这态度,实在悬。

    陈凯悦看了看旁边的护士,点了点头说:“准备手术。”

    麻醉师给郝米娜上了麻醉,陈凯悦看了看骨折的位置,接过手术刀,嘿嘿

    吴风站在第一助手的位置,一边动手一边说:“我就搞不懂你,这种人还救她干什么,直接送走完事。”

    “来的都是病人,您这口气不太好哦!”陈凯悦摸了摸骨头,“况且,我比较好奇到底是谁把她打成这样的?”

    “应该是郝家的人吧!她上一次来的时候就是被自己家的人打伤的。”吴风低下头仔细看了看骨头,皱了皱眉,“好像有点严重,准备加压钢板。”

    陈凯悦停下手里的动作,“上一次?上一次是因为什么进医院的?”

    “上一次是小腿骨折,也是被打的。”吴风抬起头看着陈凯悦说:“这是个麻烦的病人,真不应该留下她的。”

    陈凯悦扭过头看着紧闭着双眼的郝米娜,这女人睡着的时候倒是挺安静的,没了平常的嚣张跋扈,可惜,这女人天生性格不好,醒了之后还是原来那样。

    “这女人抗压能力还真强。”陈凯悦摇了摇头,继续做手术,“都被打成这样居然还没有和郝家断绝关系,我听说她是个私生女,将来估摸着也得不到什么财产,何必继续留在郝家?”

    “在你看来将来得不到什么财产,在她看来估计不一定。”吴风接过护士递来的钢板,“况且,顶着郝家的名头,大家多多少少还把她放在眼里,如果她不是郝家的人,估计没人会把她当回事。”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陈凯悦笑了笑,接过螺丝钉固定钢板,“真正的聪明人会想明白这个问题的。”

    活着意味着以后还有无限可能,但若是死了,有再多的钱都没有用,最后还是落进别人的口袋。

    “那我可能是个笨蛋,我现在比较想要钱。”

    陈凯悦笑了笑,忙问道:“你要钱干什么?找女朋友?”

    “我已婚。”吴风耸了耸肩,无奈的说:“我老婆怀孕了,家里马上添新丁,我打算换个大房子。”

    陈凯悦抬头看了一眼吴风,笑着说:“楚明俊那个混蛋,标榜自己是人生赢家,原来人生赢家是你。”

    吴风耸了耸肩,“我可不算什么人生赢家,我从国外回来相亲结婚的,父母逼得紧,我对我老婆,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爱,反正就觉得很平淡,不过她怀孕了我是真的高兴。”

    “那不挺好的,老老实实过日子,有了孩子,生活会多一点乐趣。”陈凯悦拿了一颗螺丝钉,“也许你该学学楚明俊,这个人整天都在秀恩爱,活的别提多自在了。”

    “我可学不来,我和我老婆可从来都没这样过。”吴风摇了摇头,帮忙扶住骨头。

    “以前没干过,现在也可以试试看,说不定你们的感情能好起来。”

    陈凯悦笑了笑,歪着头看着骨头,可怜原本好端端的骨头却上了钢板,郝米娜若是在不赶紧找个好地方呆着,迟早会被打死的。

    “陈教授,你谈过恋爱吗?”

    陈凯悦摇了摇头,“没有,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且我工作也挺忙的。”

    “也许等你结婚之后才能理解我的苦楚。”

    陈凯悦摸了一下骨头,“那就等我结婚,不过短时间里可能不会结婚。”

    她若是结婚也得等江城的事情结束之后,现在的问题还处在云里雾里,她可没工夫这个时候找人谈恋爱。

    上午十一点多,手术总算结束了,陈凯悦伸着懒腰往外面走,“提醒她多注意,骨头长歪了我可不负责。”

    郝米娜这个人容易动怒,未必能老老实实在床上躺个把个月,不提醒她一下,她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门打开,外面站着不少的人,郝季林站在最前面,后面站着的估计是郝家的其他人。

    “居然还进了手术室。”郝季林两手插在兜里,懒洋洋的看着陈凯悦问道:“死了没有?”

    “当然没死,死了不就砸了我的招牌。”陈凯悦扫视了一眼前方的人,继续往前面走,“股骨骨折,让她多注意休息,别瞎折腾,多补充营养。”

    郝季林推开旁边的人,忙跟上陈凯悦,“影响生命吗?”

    “不影响,但如果骨头长得不好,她走路可能会变得一瘸一拐,对女人来说,这可是致命的打击。”陈凯悦看了郝季林一眼,继续往办公室走。

    “喂,你干嘛要救她?”郝季林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妈死了,可这事没完,你明知她是谁,你还救她,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啊?”

    陈凯悦停下脚步,转过头很郁闷的看着郝季林说:“你别道德绑架行不行?我是一个医生,本来就应该救人,你和她的问题和我无关,你可以等她出院之后再收拾她,这是你的自由。”

    陈凯悦摇了摇头,继续往前面走。

    郝季林忙上前拽住陈凯悦的手臂,“这次我就不找你的麻烦,听好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把她轰出去。”

    面对郝季林冷血的表情,陈凯悦微微蹙眉,“你不怕闹出什么事,你跟着倒霉吗?”

    “我敢打当然就不担心我自己会倒霉。”郝季林冷声说:“别再管闲事了,你有这功夫,还是救其他人吧!”

    郝季林松开手,转过身大步流星的往人群那里走。

    看着郝季林的背影,陈凯悦默默叹了口气,转身往另一个方向的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