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史上最抠门的医生
    “午饭。”吴风拿了一份外卖放在陈凯悦跟前,很快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他们人已经走了,郝米娜自己在病房,一群麻烦的人。”

    “医院好像非常不欢迎郝家的人,之前我带陈霜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郝家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连医院都不待见他们。”

    盒饭的菜色还是很不错的,有红有绿,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郝家因为家族矛盾,只要有人进医院就会在医院闹事,江城的所有医院都不太欢迎他们。”

    陈凯悦吃了一口饭,皱着眉头说:“他们很闲吗?不就那点财产吗?去法院,很快就能给他们分割清楚了。”

    “如果有这么简单就没这么多事了。”吴风喝了一口汤,摇了摇头,低下头扒了一口饭。

    这郝家的人也真是闲的,又不想去法院,又整天打架,难不成要打到最后就剩一个人继承财产吗?

    应该不太可能。

    下午依旧没患者,快到下班时间,陈凯悦来到郝米娜的病房,此刻郝米娜已经醒了。

    陈凯悦靠在窗户旁边,一脸淡然的看着郝米娜说:“你们家的矛盾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如果还知道惜命,就好好保护你自己,奉劝你,如果骨头长歪了,倒霉的人是你。”

    郝米娜扭过头看着陈凯悦,冷声说:“郝季林应该来过了。”

    “来过,不过又走了。”陈凯悦站直身子走到病床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郝米娜说:“他走之前和护士说让你自己负责各项费用,其他人也没有反对,在你的家里,似乎没人把你当回事。”

    郝米娜转过头盯着天花板看,冷声说:“你和我不同,你不知道私生子意味着什么?不是我自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是我自私的母亲想利用我的出生进入郝家,可惜,我是个女人,在郝家,女人是最不值钱的。”

    陈凯悦看了看输液,“确实,我不理解私生子,不过,你是你,我很不解为什么都被打成这样,你还非要和郝家绑在一起?你已经是成年人了,不再是那个需要家人呵护的小女孩,明明自己一个人可以生活的更好,可你偏偏要选择最糟糕的生活方式,他们连医药费都不愿意替你出,想必没给你多少钱吧?”

    就郝季林那德行,恨不得剁了郝米娜,站在郝季林的角度倒是能理解郝季林为什么会有如此态度,但是站在郝米娜这边就很不能理解了?郝家的人貌似都喜欢家暴,明知道郝家不把女人当回事,却还是要留在郝家,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利用郝家,我可以得到更多,郝家不愿意给我钱,其他人会给我钱。”郝米娜顿了顿,继续说:“离开郝家,我将什么都没有,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你那么高的学历,我只能找赚钱最少的工作,也许你无法理解,但我现在只能这么做。”

    对陈凯悦来说,她确实无法理解,郝米娜说了这么一大堆,总的来说就是为了钱,可这么不折手段捞的钱又能维持多久?

    陈凯悦耸了耸肩,转身往外面走,“希望你别后悔。”

    刘雪给郝米娜安排的是普通病房,估摸着知道郝米娜的情况,所以才这么安排的,再继续折腾,郝米娜在这里怕是要成为名人了。

    走廊上非常安静,快要下班的点,也没太多的人,偶尔走过几个护士,但都很忙,脚步十分急促。

    “骗子。”

    陈凯悦看着堵在前方的启汉,好容易想起来这人是谁,这人气呼呼的,看起来是来秋后算账的。

    “作为万年老二的你,早就该知道是慕寒帮你开的刀,别让我怀疑你的智商。”陈凯悦两手插在兜里,越过启汉往电梯走去。

    启汉转过身一把拉住陈凯悦的手臂,“你居然配合他来欺负我,我信不信我去法院告你们?”

    “我信。”陈凯悦扭过头看着启汉,默默抽出自己的手臂,“不过,这家医院有最强大的法务部,也许你可以试试,能赢的话,法务部的人估计会吃不了兜着走。”

    启汉噘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凯悦,“你真的太过分了,居然威胁我”

    “威胁的就是你。”陈凯悦走到电梯那里,摁了一下旁边的键,“我已经下班了,你有什么问题去找慕寒,反正是他要这么干的。”

    “你等等。”启汉跟着走进电梯,“我们去吃饭,有件事我想和你聊一聊。”

    陈凯悦摁了一下电梯键,眼看着电梯门关上,“行,你请客。”

    启汉靠在一旁的电梯上,深深叹了口气,“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人。”

    “恭喜你,今天终于见到了史上最抠门的医生。”

    启汉抬起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很无奈的说:“我不是在夸奖你。”

    陈凯悦靠在一旁,笑着说:“我当你是在夸奖我。”

    “怪人”

    出了电梯,陈凯悦走进办公室换好衣服,拎着包走出来,两人一同往停车场走去。

    “你的车呢?”

    启汉伸了伸懒腰,满不在乎的说:“我有司机,我们先去吃饭,回头不用你送,司机会来接我。”

    “想的真周到。”

    陈凯悦走到保时捷旁拉开车门坐进去,启汉也赶忙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难怪你和慕寒合得来,原来你们俩是一路货色。”

    陈凯悦极好安全带,开车离开医院,“我什么时候和他是一路货色?”

    “你们俩都喜欢豪车。”启汉像是看稀奇玩意儿一样打量了车的内饰,“慕寒家的车库全都是豪车,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觉得自己进了博物馆,那种震撼,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那么多车啊?”陈凯悦扭过头看了启汉一眼,转而看向前方,“不过,咱们现在去哪儿?”

    “涩苹果,这地方在美食街那里,旁边有学校,慕寒应该带你去过才对。”

    陈凯悦点了点头,很快翻出导航,“他确实带我去过,不过没看出来,你们俩居然这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