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白雪死了
    “回头我把钱打你卡上,这事就算完了,忙你的去吧!”慕寒宠溺的揉了揉陈凯悦的头,走出办公室往旁边的会议室走去。

    陈凯悦站在办公室门口,抬起手挠了挠头,很是纳闷的看着慕寒的身影,她觉得事情的发展好像不太对,但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就是觉得非常诡异的样子。

    走出整形医院的大门,看着外面停着的警车,忽的又想起昨晚的信,‘prin’到底代表什么?难道真的是白雪在找她吗?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她走到自己的车旁,拉开车门坐进去,想也没想的驱车离开医院。

    此刻是下午三点多钟,虽然监狱就在外面,可路上堵的车,一时半会儿还真不一定能到监狱。

    奈何,任凭她怎么着急也没有用,只能慢慢的往前面挪,若是被抓,她可能连去监狱的机会都没有。

    赶到监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任凭她怎么和门卫打招呼都没有用。

    “快,叫医生过来。”

    陈凯悦看了看从里面跑出来的女狱警,忙喊道:“我就是医生,出了什么状况?”

    女狱警盯了陈凯悦两秒钟,很快记起来,忙拉着陈凯悦往里面走,“白雪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

    听到女狱警如此说,陈凯悦没敢耽搁,火速跟着女狱警走了进去。

    白雪所在的监室是八人间的,基本上全都住满了,没什么空床位。

    陈凯悦走到白雪的床前,蹲在地上,静静摸了下白雪的脉搏,微微蹙眉,很快又检查了其他部位。

    “她可能是中毒了。”

    女狱警一脸震惊的站在旁边,赶忙说道:“怎么会中毒?她和别人一样生活,为什么别人没有中毒?”

    “这种事情得让警察来处理,我只是一个医生。”

    陈凯悦本想站起来,白雪一把握住了陈凯悦的手,表情十分难受,“是老鼠,你c你要c小心”

    “喂,白雪。”

    陈凯悦没敢耽搁,赶紧给白雪做急救措施,但一点用都没有,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雪闭上眼睛。

    女狱警见陈凯悦不再动作,忙弯腰凑到旁边问道:“医生,怎么样了?是被老鼠咬了吗?”

    陈凯悦看着白雪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说:“可能需要解剖尸体,我建议你们先报警,另外,你们可能需要把监狱里里外外好好消毒,如果是老鼠的话,会有很多人受影响的。”

    女狱警赶忙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叫人。”

    陈凯悦一直等到警察来才跟着离开,跟过来的法医判断是中毒,所有和白雪有过联系的犯人全都被隔离了,其他人也必须接受相应的检查。

    车子很平缓的驶在路上,和来的时候不同,现在她并不急躁,两边的窗户全开,任由着夜晚冰凉的风打在她的脸上。

    白雪确实死了,不是自然死亡,死之前很痛苦,眼神里还流露出一丝不甘心。

    也许白雪并不想死,可她在临死之前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接受死亡。

    明明已经见识过太多的死亡,可陈凯悦无论如何都忘不了白雪的死,这个女人也许本不该死。

    叮铃铃

    她掏出手机,铃声突然断了,她翻了翻通讯录,有一连串的未接电话,慕寒打了十几个,其次是陈凯扬打了八个,还有陈君荣打了两个,其他基本上都是医院的人打的。

    她叹了口气,滑动屏幕,很快点了慕寒的号码。

    慕寒的语气有些急促,“陈凯悦,你现在在哪儿?”

    陈凯悦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江城入口,无奈的说:“正打算上高速。”

    “高速?你现在不在江城?”

    陈凯悦看了看两边,继续往前面开,“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当面聊一聊。”

    “好,在哪儿见面?”

    陈凯悦仔细想了想,“就江城大学后面的美食街吧,我肚子饿了。”

    “好,我在那里等你。”

    挂断电话后,陈凯悦把手机塞进兜里,加速往前面开。

    到达江城大学后门停车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这里因为是学校的关系,在外面吃饭的学生非常多,十分热闹。

    陈凯悦推开车门下车,看了看两边,刚打算给慕寒打电话的时候,这人已经到了。

    “你到底去哪儿呢?”

    慕寒打量了一番陈凯悦,这人还穿着白大褂,显然离开整形医院就出去了,要不然不可能是这副打扮。

    陈凯悦拉着慕寒的手往人群里走,路过第一个摊位的时候,买了几串羊肉串,一边走一边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去了监狱。”

    慕寒愣了一下,一脸不解的看着陈凯悦问道:“为什么要去那里?”

    “我去看白雪了。”陈凯悦咬了一口羊肉,叹了口气说:“她死了,中毒死的,因为她临终前说了老鼠,所以监狱方面以为她是被老鼠咬了,所以中毒了。”

    慕寒走到陈凯悦身旁,十分不解的问道:“那是中了什么毒死的?”

    “也不能说是什么毒,只能说有人给她下药,而这种药是她身体所不能接受的,就像你奶奶那样,吃了不该吃的药引起的中毒。”陈凯悦拿着竹签,抬头看着前方的人,“她好像知道有人要杀她,可惜,直到最后都没说出来到底是谁要杀她。”

    “现在呢?监狱方面怎么处理的?”

    陈凯悦站在旁边的小摊子前,买了不少关东煮,继续往前面走,“报警了,尸体被警方拉走了,估计最后的结论是肾衰竭,这事应该很快就过去了。”

    慕寒拿了一根土豆串,“你为什么觉得她是被人害死的?”

    “昨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就只有一个单词,prin,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我去过监狱给犯人做检查,但是我觉得应该不是国外,所以我想到了白雪,离开整形医院的时候看到了外面停了一辆警车,然后就去了医院,刚好碰上这事,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了吗?”

    “是挺巧的,那给你写信的人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