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傲娇女医生的坑院长日常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乡下
    坐在车里,陈凯悦抓了抓头,非常犹豫,但想要得到真相的心情促使她开车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除了佣人并没有其他人在,陈凯悦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往楼上走。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陈凯悦扭过头看了一眼站在下面的女佣,转过身继续往二楼走,“我有东西落在楼上的房间,你们忙你们的吧!”

    “是,小姐。”

    走到二楼,陈凯悦深吸一口气,也没想太多,转过身走到陈君荣的书房门口,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这里依旧很乱,她也没想太多,把毛发用纸包好塞进口袋里。

    为了避免被发现,她特地打开了电脑,之前已经对这台电脑做过彻底的检查,这电脑里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做好这一切,她也没打招呼,很快开车离开陈家。

    再一次回到医院,她突然有些犹豫,一个人独自坐在车里发呆。

    她不知道鉴定出来的结果会怎么样,但如果结果偏离她的预期,她可能会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她不是陈君荣的孩子,那她又会是谁的孩子?元真真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的所谓的‘复仇’还会有意义吗?

    她趴在方向盘上,想了好久,脑子里一团浆糊,得不出任何靠谱的结论。

    她叹了口气,最终推开车门下车。

    来到二楼最东边的dna鉴定科,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这里只有一个医生在值班,倒也不算忙。

    “陈医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值班医生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子,好像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看起来特别累。

    陈凯悦笑了笑,径直往里面走,“我需要做一个dna鉴定,我自己来吧,你好好休息,你看起来像是好长时间都没有休息了。”

    值班医生有些尴尬,“这里的工作人员不多,但工作很重,就我们几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陈凯悦扭过头看了一眼值班医生,笑着说:“也许你可以和院长提建议,这间实验室先借我用一下。”

    值班医生笑了笑,“您随意。”

    陈凯悦在实验室里呆了很久,最终出来的结果真的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离开dna鉴定科,值班医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哈喇子流老长,真的很长时间都没有睡觉了。

    陈凯悦轻轻把门关好,径直往电梯走去。

    许明栩看着陈凯悦离开的身影,皱了皱眉,转身往dna鉴定科走去。

    来到楼下,她突然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好?她不是陈君荣的孩子,和陈家没有关系,那么她又会是谁?

    走出医院的大门,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往漆黑的夜里走去。

    清早的会议室里,唐哲面对一众医生,冷声下命令,“都给我听好了,只要陈凯悦回来,立刻五花大绑送进院长办公室,太不像话了,居然又失踪了,一点儿都没有把医院放在眼里。”

    张绍阳有些尴尬,“五花大绑是不是不太合适?她可能只是有事情出去了。”

    “我现在不想听这些借口,她没打招呼人就跑没影了,这是失职,总之,只要她回来,立刻送去院长办公室,都听到了没有?”

    “是。”

    看着车里显示的时间,在看看外面的街景,陈凯悦深深叹了口气,她不知道江城的人现在都怎么想,总之,她现在很乱。

    在陈家,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她不是陈君荣的孩子,她也不想在那些乱糟糟的人群里引起不必要的轰动,所以,她肯定不会找陈家的那帮人寻求答案。

    但,陈君荣的父母多多少少还是应该知道点什么的,毕竟陈君荣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大巴车的速度实在不怎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着急了,只觉得大巴车跟自行车一样,都已经几个小时了,却还没有到目的地。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总算到了小县城,陈凯悦下车看了看周围,径直往车站外面走。

    这地方是一座相当破旧的小县城,车站里面脏兮兮的,也没多少人搭车,车站外面的景象也一言难尽,和江城完全没法比。

    陈凯悦翻出手机,非常遗憾,她的手机没电了,她深深叹了口气,看了看旁边的报亭,走过去买了一张本地的地图。

    年夜饭的时候他们聊过天,老夫妻俩说过他们住的地方,不过她只能记得一个大概的位置,细细找找应该还是能找到的。

    上了一辆出租车,她很努力的和司机说了目的地,三十分钟后,总算顺利到了老夫俩曾经说过的‘泽村’。

    这里的地也没有浇筑水泥,全是泥地,加之现在下雨,一踩一个坑,真的好像旧社会到了。

    她站在泥地里,一脸纠结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村落,深深叹了口气,硬着头皮往里面走,此刻的她已经无路可退。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砖瓦房,虽然不如城里面,但看起来还算凑活,至少下雨的时候不会漏水。

    一路走一路问,总算找到了老夫妻俩住的地方,家里一贫如洗,连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陈君荣父母住的地方。

    不管陈君荣是怎么得到现在的身份地位的,就冲他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这人绝对不是个好儿子。

    “咳咳”

    听到房间里面有人咳嗽,陈凯悦忙走到门开掀开帘子,老太太一个人躺在床上,老爷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一屋子的霉味。

    陈凯悦皱了皱眉,忙往里面走,“奶奶,你怎么呢?”

    老太太捂着嘴咳嗽了一声,忙朝陈凯悦挥手,“你快出去,传染病会过人的。”

    陈凯悦捂住嘴巴,忙问道:“怎么回事?传染病?什么传染病?”

    “我也不知道,像是感冒但又不会好,村子里好多人中招了,连村医都倒下了,没法治,你赶紧出去。”

    陈凯悦走到外面,看了看屋子里的东西,走到外面的水池子边,找了块肥皂洗了洗手,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很快回到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