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网游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八十三章 从不妥协
    最快更新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西域联军在西甲城外汇聚的第十二天楼然人来了安息人也来了战事似乎再一次回到了对西域人有利的局面他们的兵力多到有移山填海的底气。

    可西甲城足够坚固大宁边军足够善战自立国以来还没任何一国的敌人可以击败宁人这是宁人的底气。

    就在安息大军到来的第二天一早一队骑兵从远处飞驰而来距离西甲城门大概百丈左右停下其中一个骑士朝着城门这边过来手里挥舞着一面白旗这不是投降的白旗而是示意城墙上的守军不要放箭。

    “安息皇帝陛下想与大宁西疆大将军谈九州面谈请城墙上的人转告谈大将军我安息皇帝陛下就在城外等候我们没带大军来。”

    城外伽洛克略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西甲城不得不钦佩宁人的实力一座边城城墙的高度甚至超过了他以往所灭掉的那些国家都城的城墙高度再看城墙上的防御每隔二十丈左右就有一座箭楼可以无死角的攻击冲到城下的敌人城墙上每隔五步就有一座床子弩城墙外沿上悬挂着密集的狼牙拍。

    伽洛克略又看了看四周地上一个一个的深坑以及那一块一块带血的大石头所以确定哪怕城墙上看不到抛石车在西甲城城墙后边也有不少抛石车存在算计好了射程大石头飞过城墙落在城外敌人的军阵之中杀伤力十足。

    他仔细看了看石头的大小忍不住微微皱眉。

    宁人的抛石车似乎比他们安息人的也不差这让伽洛克略心里出现了淡淡的阴影很快一个名字出现在他脑海里......宁军将军沈冷。

    那个年轻男人曾经在南海战场上把他们安息人的抛石车拆开看来宁人是利用了安息人的抛石车构造技术打造了射程更远的抛石车。

    这样的敌人确实可怕。

    “在那放一把椅子。”

    伽洛克略伸手往前指了指那地方正是沈冷摆了一把椅子接受西域诸国战将挑战的地方。

    不多时安息国士兵跑过去在那地方放下一把椅子后又跑回来伽洛克略从马背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华美的锦衣也没有穿戴盔甲更没有携带兵器孤身一人走到椅子那边坐下来。

    城墙上大将军谈九州看着伽洛克略脸色微微变了变。

    终于一个会打仗的敌人出现了。

    安息皇帝孤身一人来是来重振西域大军士气他在用沈冷用过的办法这办法足够有效。

    一位帝王孤身一人坐在敌人的城墙下边这种胆魄和勇气已经足够让西域人为之拜伏他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宁人你们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也是用自己的行动在告诉那些西域人你们不敢做的我也可以做到。

    他坐在那看了看面前那张桌子那是沈冷留下的东西桌子上还摆着一些棋子伽洛克略觉得这显然是宁军那个叫李土命的人在等人来挑战的时候闲来无聊摆着玩儿的他伸手拿起来一颗棋子看了看然后一愣他博学多闻不只是兵法上的造诣很深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尤其是打日郎国后对宁人的中原文化更加感兴趣特意找了几个日郎国的文人教他这些只半年这些日郎国的文人在棋道上已经都不是

    他对手。

    然而这桌子上的棋子他却没有见过不是围棋不是象棋四四方方看着就是一个一个的小木块很规整翻过来看了看木块上有字宁人的字也很规整四四方方的伽洛克略在学习了宁字之后觉得远比安息人的文字更有意思也更有意境。

    木板上的字是马所以他怀疑这是一种四方形的象棋。

    拿起来另外一块上面还是一个马字再翻看一块依然是一个马字所以伽洛克略很好奇全都是马字的是什么棋?

    他伸手把距离远一些的棋子都抓过来一个一个的看前面的几个也一样都刻着一个马字倒是有一块不一样的是将难道这和象棋有什么区别?

    再看旁边的那一堆棋子抓过来看了看都是卒字。

    伽洛克略忽然间明白过来这不是寻常的棋子这是一种用来推演兵法战阵所用的东西马字应该代表骑兵卒字代表步兵一个宁人将军坐在这等待着西域诸国联军挑战他的时候居然还在用这样的棋子来推演兵法战阵宁军如何能不强大?

    伽洛克略把棋子放下突然很想认识了一下这位叫李土命的宁人将军。

    他当然想不到在摆弄这些棋子的时候沈冷还自言自语......这边都是日啊这边都是拱拱你日你......

    就在这时候西甲城的城门打开同样是孤身一人出城的大将军谈九州大步而来当伽洛克略看到谈九州的那一刻觉得自己昨夜里宴请的那所谓西域诸王和此人相比根本就是一群小丑一个将军却比那些国王都更具气度举步而来每一步都是自信。

    伽洛克略最近这两年来一直都在研究宁国从各方面研究不断的了解这个他自己认为的最终对手他还从没有这样细细的去了解过自己的敌人以往的争战大部分时候只要杀过去就足够了可对宁人这样的打法显然不行。

    “谢谢。”

    伽洛克略起身微微颔首看起来客气的不像是敌人。

    谈九州也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在伽洛克略对面坐下来:“陛下是要来谈什么?”

    伽洛克略笑了笑:“我们还不算还敌人是这样吧。”

    谈九州道:“在西疆还不算。”

    伽洛克略往后指了指:“朕的军队在距离西甲城最远的地方驻扎西域人对西甲城猛攻的时候朕并没有协助而且朕率军来的这一路上路过了一些西域小国顺便就灭了比如有一个小国名为素月国他们的国王带着七八千军队就在那边驻扎可他的国家已经被朕屠灭朕还没有告诉他怕他难过。”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平缓用的是宁人的语言每一个字发言都还算标准。

    所以谈九州对这个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所以从现在来看我们非但还不是敌人有可能成为朋友。”

    伽洛克略道:“西域人不知道尊重自己的敌人所以他们不配称为战士这个世界上弱者应该学会向强者低头向强者表达尊重如果没学会的话那么离灭亡也就不远西域人没有学会对宁尊重朕觉得他们像是一群疯了的人以为靠他们能将宁击败。”

    谈九州点了

    点头:“这一点我和陛下想的差不多。”

    伽洛克略笑了笑:“可是朕来了所以那些白痴就变得不一样朕不来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击败宁人朕来了......但结局并不固定。”

    伽洛克略回头招了招手两个安息国士兵抬着一具尸体快步跑过来尸体扔在伽洛克略脚边伽洛克略笑着说道:“远来的客人要给主人送上礼物朕知道这是宁人的习俗也是一种礼貌朕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大将军是西甲城的主人所以这礼物还请笑纳......朕听闻后阙王是对宁最不尊重的那个所以把他送过来这是朕的诚心......”

    不等谈九州说话伽洛克略继续说道:“宁人还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大将军应该也回送给朕有些礼物才对朕知道这要求太仓促了些大将军自然没有准备所以不如朕帮大将军来想一件回送的礼物如何?”

    伽洛克略起身面对着西域联军大营的方向指了指:“那边只要大将军愿意朕与你联手可以将其全灭到时候西域诸国的疆域朕与大宁分了如何?”

    谈九州笑了笑:“可以陛下去打你那一半剩下的一半我们来打。”

    伽洛克略摇头:“大将军不应该是个不真诚的人朕没有在和你开玩笑朕更愿意灭掉所谓西域联盟也不愿意和宁人做敌人因为那是朕唯一没有必胜把握的战争只要大将军现在表达出诚意朕立刻就下令大军进攻大将军来指你指哪一国的军营朕就打哪一国的军营。”

    谈九州问:“为什么不直接说最后要说的事?”

    “没有什么最后要说的事朕要说的已经说完了。”

    伽洛克略道:“面前摆着的就是西域诸国所有最强的军队安息与宁联手足以灭掉他们宁国还有一句话叫门当户对他们不配和宁做邻居安息才可以两个巨人肩并肩站在一起才看着般配。”

    谈九州认真的看着伽洛克略他发现伽洛克略并没有再胡说八道也非信口开河他不是来试探的他说的那些话就是他这次来的目的。

    “陛下的意思是以后这片城墙往西会是安息人的疆域了?”

    “朕把对宁最不敬的几国留给宁吐蕃后阙楼然这三国的地盘宁人拿就是了剩下的朕来拿。”

    伽洛克略看着谈九州的眼睛:“两头雄狮的联盟远远超过一头雄狮带着一群羊的联盟。”

    谈九州起身:“大宁不喜欢身边有雄狮曾经黑武人也这样自称后来被打残了。”

    “请回吧宁对羊群没兴趣只对狮子有兴趣屠羊无趣屠狮才有趣些。”

    谈九州转身往回走。

    伽洛克略皱眉:“为什么偏偏要逼着朕和宁为敌?”

    谈九州道:“不为敌也不是不行陛下可以像朝拜狮王那样跪下来试试。”

    伽洛克略也起身拿了桌子上的一颗棋子那个刻着将字的棋子。

    “朕会把你的人头割下来。”

    他说。

    谈九州笑了笑懒得回答。

    伽洛克略忽然想起来那几个教他宁人文化的日郎人曾经说过的话......宁人又臭又硬从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