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白月光不干了 > 白月光
    直播间里习惯了潜水的观众都被这一幕炸出来了。

    【这位小哥哥很是眼熟啊。】

    【草(一种植物)这不是程煦那个狗男人吗!】

    【第二个熟人出现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我是刚粉上主播的新人,不知道主播以前的事。有人科普一下是什么情况吗?】

    【情况就是,这个狗男人曾经在危险关头,为了另外一个叫做赵欢的女人,抛弃了轻轻。微笑.jpg,微笑.jpg,微笑.jpg】

    【卧槽!渣!愤怒.jpg】

    【太渣了吧!赶紧的,轻轻快点虐虐虐死他!】

    傅轻轻看清程煦那张脸的瞬间,一下子回忆起了那一世最后发生的一幕幕。

    那天是周末,她,程煦,赵欢,还有程煦的两个好兄弟一起外出春游。那天天朗气清,是一个难得的凉爽天,那天也是她领盒饭的一天。

    那一年他们已经成年了,并且程煦和他几个兄弟都是富二代,家里不缺钱,所以他们一成年就收到了来自家里的成年礼物——轿车。男孩子大多都喜欢车,并且也喜欢开车。

    那天,她和程煦,赵欢坐在后座,程煦坐在正中间,他的一个兄弟开车,另外一个兄弟坐在副驾驶位。

    路上,一群人笑笑闹闹,好不热闹。这原本是一段令人愉快的旅程,但坐驾驶位上的那人昨晚上刚巧通宵玩游戏,几乎没怎么睡。

    但他没有对其他人说出这件事,或许他压根就不认为疲劳驾驶是什么事。或许他觉得自己年轻,就算通宵玩游戏也不怎么累。

    结果就是,司机因为疲劳驾驶,精神力不集中,在高速上和一辆挂车相撞。

    现场格外惨烈。

    在出车祸前的最后一秒,傅轻轻转身牢牢护住了程煦的身体,而程煦……

    护住了他身边的赵欢。人的下意识反应是骗不了人的。他的下意识,选择了对他最重要的人——赵欢。

    最后,轿车漏油起火,她的身体被牢牢卡在已经变形了的轿车里,挣脱不了,逃脱不得,最后只能丧身那一片汹涌的火海。

    其实回想起来有那么多一幕幕,但事实上也就过去了几秒钟而已。

    她内心很平静,脸上带着几分属于十八岁少女的娇憨和茫然,“叔叔,你认错人了吧。不好意思,我还忙着去上学呢。”

    【哈哈哈哈,轻轻这一声叔叔喊的好!喊得妙。】

    【哈哈哈你们看见了吗,程煦的脸色僵硬了一瞬!!】

    【很好,看到程煦吃瘪,我就开心了!】

    说完,傅轻轻就背着书包往前走去。

    程煦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轻轻,你去哪?”

    傅轻轻回过身,一脸无奈,“叔叔,我刚跟你说了,我要去上学。”

    程煦和江缜之一样,反应良好,他忙从善如流地说,“你是要去坐公交车吗?我送你。”

    傅轻轻心下叹息,这都是什么事儿。她压根不知道就连程煦都来这个世界了。

    “叔叔,你应该知道最近的各种媒体上都有提醒学生不要和陌生人走吧?”

    程煦张了下嘴,“可是我不是陌生人。”不过这句话他说的极轻,轻到像是瞬间就被风吹散了。

    傅轻轻没有再回应,而是直直地往前走。她走着,程煦也跟她一起走。

    张一都快给这个任性小王子跪了。

    他凑上前咬牙切齿地对程煦说,“阿煦,你注意一下场合!要是被人拍到怎么办?你现在可是公众人物!”

    程煦一脸不以为意,“被拍到就被拍到。”

    张一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你的事业,你的粉丝,都不要了?”

    程煦嗯了一声。

    他不缺钱,进圈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有点事情做,不至于他一空下来就回想起傅轻轻。

    事实证明,他进圈是一个正确无比的决定,在这没有傅轻轻存在的六年里,他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的,忙碌到有时候压根没有时间去回忆曾经。他们队里的人都称呼他为“拼命队长”。

    他人气最高,资源最好,却是队里最忙碌最拼命工作的一个。

    曾经队里的忙内问过他一个问题,那人问,“队长,你家庭条件那么好,又不缺钱花,干嘛这么拼命啊?”

    干嘛这么拼命啊。

    当然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停下来。

    一停下来,他就容易陷入过去的漩涡,不得挣脱。

    他已经是顶流了。鲜花,掌声,荣誉,他都已经到手。

    但他的一颗心依旧空落落的。每一天过得都像是行尸走肉,除了工作,工作,工作,他不知道还能够做什么。

    好在,他终于再一次找回她了。

    即便,她装作不认识他的模样。

    不过他也能理解。

    当初,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傅轻轻压根不知道程煦的心路历程,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在意。

    她表情平静而冷淡,直播间里的观众倒是个个义愤填膺。

    【现在摆出这一副深情的样子给谁看啊。】

    【迟到的深情比草都轻贱呵呵呵呵呵呵。】

    【只想送他三个字,呵呵哒。】

    【嗨呀兄弟姐妹们都别这么暴躁,看他追妻火葬场不是也很有意思吗?】

    【这种都还有火葬场的机会?】

    【反正我看他这副悔不当初,但是轻轻连个眼神都欠奉的剧情看的很爽。】

    【这一幕我同样看得很爽,轻轻请继续保持,不要对他心软!】

    心软是不会心软的。

    谈恋爱哪有搞事业香。

    之前的每一世傅轻轻扮演的都是无私奉献的恋爱脑白月光,轮到她自己在这个世界养老,她本人还真跟“恋爱脑”没什么关系。

    张一在一旁都快疯了。

    这个祖宗是要干嘛?

    这么一副眼巴巴的样子跟着一个高中女生。像个跟踪狂一样。哪个顶流会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要是这一幕被哪个狗仔拍到并且放到网上,估计微博都直接卡死了。

    这祖宗是真的任性,但是他作为顶流的经纪人,却不能任性。

    他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要不你上车吧?我们慢慢开车跟在她身边。”

    这个提议一下子就被程煦否决了。

    他舒舒服服地坐在车里,却让傅轻轻一个人步行,然后赶公交,这叫什么事?他刚失而复得,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掉好感度的事情?

    张一一脸忧心忡忡,这要是被人拍到,站姐估计分分钟脱粉。偶像和演员不一样,偶像就是靠粉丝的喜欢生存的。一旦公布恋情,或者让人发现有喜欢的人,那可以预料到即将会有大型脱粉现场。

    “祖宗,别任性。”

    程煦压低声音,“我现在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已经勤勤恳恳了整整六年,这六年里,他沉迷事业,心无旁骛,跟个老黄牛一样。他辛苦工作了那么久,现在他难道想重新追个人都不可以吗?

    张一一脸忧心忡忡的时候,没注意到一旁有闪光灯一闪而过。

    至于另外两个人,他们倒是注意到了这一道明显是偷拍时发出的闪光灯。

    程煦并不在意被拍到,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他怕上热搜会给傅轻轻带去不好的影响,所以他下意识挡在了傅轻轻的身前,挡住了她大半个身子。

    傅轻轻没有上程煦的车,她拿出一副口罩戴在了脸上,然后赶公交去了十一中,和她一起赶公交的还有程煦和张一。

    张一整个人都快疯了。这祖宗是怕自己没有引起骚乱吗?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影响力吗?

    好在这一班车上的都是赶去菜场买菜的老大爷老大妈。大爷大妈心里只有一大清早的便宜菜,没有对当红偶像表现出热情和好奇。

    车上有一两个高中生认出了程煦,他们偷偷拿出手机想要拍几张照的时候,被眼尖的张一发现并且给阻止了。

    公交车一路开开停停。好不容易到了十一中,张一总算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气了。

    傅轻轻重新背了一下书包,她脚步轻快的朝校园走去的时候,程煦出声喊住了她。

    “轻轻。”

    傅轻轻没有回头,只是扬声道,“叔叔,你真的认错人了。”说完,她跟着上学的人潮走进了校门。

    在傅轻轻进校园的时候,一张照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微博上点爆了热度。

    那明显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照片的主人公就是程煦和傅轻轻。

    程煦露出了大半个侧脸,不存在认错的可能。他身侧有一个女生,不过程煦整个人都挡在那个女生面前,所以照片里只能看清楚一个模糊的女生背影。

    很快的,#程煦恋情疑曝光#

    #程煦陪女友逛街#

    #程煦贴心跟随女友#等关键词一下子上了热搜。

    如同张一预料的那般,整个微博都差点瘫痪了。

    关于程煦的热搜,一下子冲上了前十。

    程煦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他的队友纷纷发给他消息,询问他是怎么一个情况。程煦没有时间回应,而是第一时间登录微博看了一眼引起微博轰动的照片。

    在发现照片上面傅轻轻的背影很模糊,大部分都被他挡住,几乎没人能认出这个女孩子是谁之后,他选择任由这件事情慢慢发酵。

    张一一脸的不敢置信,“你疯了?你准备放任这件事?这么做对你的事业没有任何好处。”

    程煦一脸冷静,“我知道,但我已经二十六岁了,我有喜欢的女生,不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吗?”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他也会想要对一个女孩子好,和她出现在公开场合,和她一起走在阳光下。

    张一一脸咬牙切齿地说,“普通人这个年纪都结婚生子了,但你是普通人吗?你要记住,你不是,你是一个偶像!”

    程煦哦了一声,并没有将张一的话放在心上,“那我马上转型做演员好了。粉丝对演员恋情的包容度要大很多。我还挺希望得到粉丝祝福的。”

    张一:……

    一时之间竟然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程煦本人之外,还有江缜之。他看到之后,立马给程煦打了一个电话。

    程煦看到江缜之的来电,马上接起了电话。

    江缜之在电话里语气带笑,“你什么情况?热搜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程煦清冷的嗓音也总算也带上了几分笑意,“是真的,不过不是逛街,我陪她上学呢。”

    “哦?上学?还是个学生?”

    “嗯。”

    江缜之心里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不过他极好的注意了分寸,没有过多地去探寻那个女生的身份,要是问的太多,会显得太过于冒犯了。

    他极快地压下了心里那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问道,“你找到你一直等待的那个人了吗?”

    程煦嗯了一声,“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

    江缜之的语气里带上了恰到好处的几分疑惑,“谢我?谢什么?”

    程煦嘴角扬起一抹愉快的弧度,“谢你给我蹭了喜气。缜之,你这辈子都会是我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