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白月光他回来了 > 第13章 前程往事
    话音落下。

    沈霁筠回过神来,也不免怔了一怔。

    以他的修为心境,看任何东西都与看花木山石一样,不会勾起任何的波澜。

    可一旦涉及到了谢小晚,不管是什么,他就好似格外的……介怀。

    沈霁筠禁不住望向了谢小晚。

    谢小晚立在雪地中,宽大的衣袍披在身上显得格外的瘦弱。他像是感觉到了从旁投来的目光,局促不安地扇动了一下眼睫:“我、云竹君……”他细弱地说,“不用了吧,鹤童帮我就可以了。”

    听到这番拒绝的话,沈霁筠不自觉地冷了下脸,俊秀清逸的脸庞上像是覆盖了一层薄霜,令人生畏。

    鹤童十分乖觉,都不用出言提醒,就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口中还恭敬道:“我正记起还有别的事,先行告退——”

    连话都没说完,他就化作了一只仙鹤,拍着翅膀慌不择路地飞下了山崖。

    不过片刻,山巅之上便只剩下谢小晚与沈霁筠。

    两人都没有说话,唯有阵阵寒风刮过,吹散水面,惊起一圈圈涟漪。

    谢小晚目不能视,不知道面前景象如何,只能用力地攥紧了衣带的一角。

    沈霁筠走了过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早就是踏雪无痕了,可顾及到谢小晚看不见,他还刻意发出了一些响动。

    谢小晚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可是他忘了身后就是温泉池,毫无准备地一脚踩空,惹得他惊呼了一声。

    谢小晚没有保持住平衡,向后仰倒了过去。

    只是,他并没有像想象中一样跌落池水中,而是撞入了一个结实的臂弯中,紧接着就是一股清冽的霜雪气息扑面而来。

    “云竹君……”他喃喃道。

    沈霁筠将人安稳地放下,还未松手,就听见怀中的人说:“每次都是您救了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了。”

    沈霁筠不适地转过目光:“不用。”

    谢小晚抿了抿唇角,固执地说:“怎么能不用呢?知恩图报——这是我夫君交给我的。”他笑了笑,“我夫君和云竹君一样,都是很好的人。”

    沈霁筠垂下了眸子,不语。

    很好吗?

    谢小晚还在说:“等我找到了夫君,一定带我夫君来谢谢您。”

    沈霁筠生硬地说:“不用。”

    谢小晚茫然地睁着眼睛,“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为什么?”

    沈霁筠避而不谈:“穿好衣服,回去了。”

    谢小晚:“哦、哦……”

    沈霁筠走了过去。

    蒙在前方的雾气散去,使人能够更清楚地看见面前的情景。

    谢小晚就这么毫不设防地站在那里,宛如刚刚抽芽的柳枝,娇嫩纤细,随风摇荡。

    衣袍松松垮垮地披在他的身上,衣带没有系紧,露出了一大片细腻的雪白。

    唯一令人可惜的是,如雪一般的肌肤并不是无暇的,可以清楚地看见,胸膛上横着一道光滑利落的伤疤。

    那是剑伤。

    从伤口的痕迹能够分辨出,那必定是一把极为无情决绝的剑。

    这是他留下的。

    沈霁筠的气息紊乱了一瞬。

    谢小晚久久等不到动作,小声地问:“云竹君?”他顿了顿,“为什么您要帮我穿衣服,鹤童不是照料得也很好吗?”

    沈霁筠掩去了话中的情绪:“鹤童身量不足,照顾不周。”——说的好像真的只是这样一般。

    谢小晚没有多疑,张开了手臂:“那就麻烦云竹君了。”

    沈霁筠伸手握着衣带,将雪白的肌肤都掩盖在下面,再低头系好。两人之间太过于亲密,动作间,不免会产生一些碰触。

    谢小晚刚从温泉池中出来,整个人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细腻柔软。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沈霁筠放慢了动作,多停留了一瞬。

    费了比往日更多的时间,沈霁筠终于帮谢小晚穿好了衣服,接下来就是……裤子。

    沈霁筠捏着一条丝绸长裤,停下了动作。

    霜雪洒洒而下,连带着衣袍也晃动了起来。

    在衣袍下,一截小腿骨肉均停,犹如藕段一般,嫩生生的。

    沈霁筠的喉结轻轻一滚,半跪了下来,道:“抬脚。”

    谢小晚看不见,只能听从沈霁筠的命令,抬起了白生生的脚丫。只是……方向错了。

    沈霁筠只好握住了那纤细的脚踝,望裤子里塞,待两条小腿都穿进去以后,他已然冒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

    这一番折腾,竟然比杀灭一只千年妖兽还要费劲。

    好不容易都折腾好了,沈霁筠正要收手,就听见谢小晚细弱地提醒:“腰带……”

    沈霁筠只好弯下腰,拿着腰带环过少年的腰肢。

    在那一瞬间,他心中闪过的念头竟然是——还好没让旁人帮忙穿。

    无他,全因这腰实在是太细了。

    盈盈一握,好似一轮浑然天成的弯月,少一分太瘦、多一分太腻。

    这些……也曾是他拥有过的。

    沈霁筠心绪纷乱,生出了许多不该有的念头。他闭了闭眼,将这些念头勉强压下。

    而谢小晚偏偏还做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问:“云竹君,你的手怎么这么烫?”

    沈霁筠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掩饰道:“是此地太热了。”

    谢小晚不解:“热?这里不是雪山吗?”

    沈霁筠不知如何解释,只能道:“下去吧。”

    说完后,他就转身走入了雪地中。

    大概是不想被别人看到异样,沈霁筠走得极快。待过了一阵,他没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方才停下了脚步。

    回过头一看,谢小晚刚离开温泉池的范围,还跌跌撞撞地走错了方向。

    沈霁筠这才想起谢小晚看不见的事情,折返了回去,见他赤脚走在雪地上,问了一句:“为何不穿鞋?”

    谢小晚好像是做错了事情一般,低下了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不过没事的,我可以走、走回去的。”

    沈霁筠垂下了目光。

    谢小晚的脚踩在雪地里,微微弓起的脚背已经冻得通红,连带着身体都微微发抖。

    都这样了,还逞强。

    沈霁筠的手指一颤,将人拦腰抱了起来。

    谢小晚缩了缩脚,小心翼翼地攀附上了一侧的肩膀。

    沈霁筠朝着仙宫走去。

    他走得很稳、很慢。

    像是在这冰天雪地中,能够将时间停滞在这一刻。

    不过,他也清楚地知道这只是痴心妄想。

    在出剑斩断因果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放弃了这一切。

    待走出这片霜雪,就应该舍弃掉这些无用的情感,重新回到无情道上。

    谢小晚靠在沈霁筠的肩膀上,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心境波动,眼中闪过了一丝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狡黠笑意。

    -

    回仙宫的路不短,但终有走完的一天。

    沈霁筠把谢小晚放了下来,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谢小晚正缩成一团,止不住地颤动。

    沈霁筠不禁问:“怎么?”

    谢小晚半阖着眼皮,失去了意识,止不住地呢喃道:“冷、好冷……”

    沈霁筠伸手一摸,少年的额头滚烫,显然是在雪地里走了一遭,身体太弱受凉了。

    他只好止住了脚步,包裹住了谢小晚冰凉的手。

    谢小晚生得精致秀气,连带着手指也小巧纤细,指甲盖修剪的滚圆整齐,上面还有着一个个小月牙。

    沈霁筠握着,凝聚起了一道灵气,钻入了谢小晚的身体中,慢慢地滋养着。

    待灵气转了一圈后,他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少年经脉堵塞,竟然是短寿之相。

    沈霁筠不信,又输入一道灵气,得出的结果依旧是此。他皱起眉头,想要问发生了什么,可一看,身旁的少年已经昏沉睡了过去。

    就算是睡着了,谢小晚也依旧有些不安,嘴唇紧紧抿起,仿佛是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沈霁筠抬手一挥,一道灵气钻入了香炉中,在灵气的催化下,将其中的香丸点燃用以安神。

    没过多久,香炉中便缓缓升起了一道雾气。

    烟雾轻盈缥缈,暗藏着一股清冽的水木檀香,再回味时,却有些辛辣与酸楚。

    这香味,好像不是安神香……

    沈霁筠刚刚冒出了这个念头,就有一股倦意席卷而来,他眼皮一沉,不受控制地靠在了小几上睡了过去。

    待沈霁筠闭眼后,一直熟睡的谢小晚悄然睁开了眼睛。

    “云竹君?”他小声地呼唤道。

    没有回应。

    谢小晚慢慢地坐直了身体,闻着鼻尖的香味,唇角微微一翘。

    这香炉中燃烧着的当然不是安神香,而是他调制出来的香丸——忘川。

    忘川乃是魔道秘香,知晓之人不过一掌之数。

    只要知道配方,就算没有修为也可调制,再加上沈霁筠用灵气催化,效果更胜一筹。

    若闻香者心境无暇,没有心魔,睡醒之后便是了无痕迹,反倒能使心境更进一步。

    可若是心境有瑕,就会梦到一生中最为刻骨铭心的一幕。再加上旁人入梦引导,就能使得心魔深种。

    也不知道,沈霁筠会梦到什么……

    谢小晚这么想着,也闭上了眼睛,伴随着这忘川香,进入到了沈霁筠的梦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