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白月光他回来了 > 第17章 偷一个人
    鹤童又与谢小晚交谈了两句,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呼啸声,连带着整座仙宫都震颤了起来。

    “哐当”一声,摆放在桌上的陶瓷花瓶摔在了地上,顿时碎得四分五裂。

    鹤童看向了窗外。

    只见风雪漫天,犹如浪潮一般席卷直半空中,一靠近窗户,就感觉有一股劲风迎面吹来,刮在脸上犹如刀刃刺骨

    谢小晚也听到了这动静,摸索着就要走过来,口中还问:“怎么了?”

    鹤童连忙出声制止:“公子别过来!”

    说着,他连忙伸手拉上了窗户。

    窗户关紧,不留一丝缝隙,将狂风暴雪都挡在了外面。

    谢小晚目不能视,但听觉越发的灵敏,依旧能听见微弱的风声。他皱起了眉头,扶着一旁的墙壁问:“外面的风怎么这么大?”

    鹤童也不甚清楚,生怕出现了什么意外,道:“我出去看看。”

    过了片刻,鹤童走了回来,他满身霜雪,冻得直哆嗦:“公子,外头风雪凌冽寸步难行,不过我们待在仙宫中是无碍的。”说着,他也觉得奇怪,“此地有云竹君坐镇,怎会平白生出异像?”

    谢小晚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风声,唇角微微一翘。

    为何会有异像?

    自然是因为沈霁筠了。

    到了沈霁筠这般境界,一言一行都能引发天地异像。方才他吐血出去,必定心绪波动不稳,自然引起灵气暴动,连带着风雪也肆虐了起来。

    听着动静,看来沈霁筠现在必定不好受。

    可不管如何地难受,也抵不过他当时的千分之一的绝望与痛楚。

    谢小晚的指腹轻轻划过墙面上的花纹,轻哼了一声。

    这时,鹤童从外间走了进来,脚步匆匆,语气中带着欣喜:“公子不用担心,外面的雪已经停了!”

    谢小晚收起了脸上的表情,转过头,惊讶地问:“真的吗?”

    鹤童又推开了窗户,只见外面一片素白,风雪骤止、风平浪静,好似刚才所见的一切都是错觉。

    谢小晚走到了窗前,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冰凉之意,令人心旷神怡。

    从这番动静可以听出,沈霁筠又在闭关了,靠着云竹峰的冰雪罡气,能够勉强压制住心魔作祟。可这只有一时之效,并不能根除,待到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

    想到这里,鹤童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花瓶怎么都摔碎了,公子不要乱走,免得伤了。我先去收拾。”

    谢小晚回过神来,微笑点头。

    ——就会和这花瓶一样,四分五裂,再也无法修补挽回了。

    现在这样,谢小晚也无需着急,只要静静地等待着,在最恰当的时机走出下一步棋就可以了。

    到时……他自然便可渡完情劫,

    -

    谢小晚不慌不忙,倒是有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另一处。

    迎宾别院。

    此地是宗门专门用来安置宾客的。

    为了庆祝云竹君晋升化神,望山宗广发请帖宴请八方,故而近日迎宾别院往来宾客繁多、鱼龙混杂。更有一些似正似邪的人物混入其中,不怀好意,伺机窥探。

    其中,就有空空书生司徒空。

    空空书生这个名号虽雅,但实则是一位梁上君子,传闻这世上只要他看上的的东西就没有偷不到的。故而,他声名远扬,别人一听到“空空书生”这四个字就避之不及。

    但这次司徒空可以用道心发誓,他来望山宗真的只是为了看热闹,而不是偷东西。

    可他不想当贼,偏偏却有想偷东西的人找上门来。

    “什么?”听完了来人的意图,司徒空忍不住拉高了声音,“你让我去偷一个人?”

    姜黎安点头承认:“是的,偷一个人。”

    司徒空沉默了片刻,直言道:“去云竹君的云竹峰上偷一个人,你知道这有多异想天开吗?”

    姜黎安纠正:“是一个凡人,并且云竹君现在在闭关,无暇顾及其他,你只要把人偷出来就是了。”他顿了顿,“后续的事情都不用你管,我会来善后的。”

    司徒空有些犹豫:“可那到底是云竹君啊……”

    世上谁人不知云竹君?

    那可是天下第一剑修,世间无人能走出他的一剑。面对无情剑,就连神佛都要低眉垂首,避其锋芒。

    姜黎安笑了笑,充满诱-惑地说:“真因为那是云竹君,你不觉得更有挑战性吗?”

    司徒空听得心头痒痒的,一咬牙:“干了!”

    片刻后,隐蔽的角落里又响起了窃窃私语。

    “不过得从长计议,云竹峰上除了云竹君,可还有别的人?仙宫构造如何,如何上山?”

    “只有一个小道童伺候吗?那只要除掉他,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把人偷出来了……”

    -

    风雪平息,暗地里的风波却不止。

    鹤童丝毫没有察觉,挡路的风霜一停,他就着急下山去拿炼制好的丹药。

    上山下山不过半个时辰,鹤童就回来了,手中还多了一个托盘。只见上面放着一个白玉药罐,还有一条叠好的纱布。

    谢小晚听到脚步声,侧过脸“望”了过去。

    鹤童带着笑意,轻快地说:“我已经将药取来了,只要公子用了药,眼睛就会好全了。”

    谢小晚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期待的神情:“真的吗?”

    鹤童放下了托盘:“当然是真的,公子先坐下,我来给公子上药。”

    谢小晚坐到了一旁的圆凳上,双手随意地搭在了膝盖上,因为不方便出门,他只是用一根玉簪松松挽着乌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看起来格外地乖巧。

    鹤童走上前去,掀开一个白玉药罐,一打开,其中就弥漫出一股药香来。

    他从中取出了一小勺淡青色的药膏,小心翼翼地涂抹在谢小晚的眼皮上。

    药膏触之即化,很快就渗入了皮肤中,只留下一道若有若无的痕迹。

    鹤童停下了手,问:“公子可感到不适?”

    谢小晚听到这问题,下意识地抬手想要去触碰眼皮,可还没碰到就停下了动作:“期初有些凉,后面就感觉到了炽热。”他有些不安地攥紧了衣角,“我怎么还没能看见?”

    鹤童思索了一下,道:“公子无须害怕,等会儿我下山去问问药修就是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用纱布包裹好谢小晚的眼睛,“不过药修说了,此药需要敷一段时间才会起效。”

    谢小晚:“一段时间?”

    鹤童:“是啊,因公子是凡人,药效太猛恐伤其身,只有这么细水长流的,才能彻底解了魔气又不至于损害身体。”

    鹤童生怕谢小晚会多想害怕,提起了其他:“我今日下山,发觉宗门之中热闹了不少……”

    谢小晚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是有什么盛事吗?”

    鹤童娓娓道来:“因云竹君晋升化神境界,宗门准备好好地庆祝一番,不少门派都派了人来祝贺呢!”

    谢小晚望向了窗户,似乎能从鹤童的描述中看见那一幕的景色。他微微一笑:“那一定很热闹。”

    鹤童说:“等公子眼睛好了,定能看见的。”

    交谈了一两句,谢小晚就止不住地打起了哈欠,像是精力不济的样子。

    鹤童:“这是药效在发作,公子不如先小憩一会儿。”

    谢小晚点了点头,在鹤童的扶持下,走入了重重幔帐之中。

    过了片刻,鹤童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

    他想着再去问问药修这丹药的事情,趁着谢小晚睡着了,准备赶忙再下山一趟。

    鹤童离开了仙宫,刚走出云竹峰的范围,一阵风卷着异香而来。他略略失神,还未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朝着地上倒了过去。

    这时,从旁伸来了一只手,扶住了软软倒下的鹤童。随后,那人影就变成了鹤童的模样。

    司徒空乍然变小,不太适应地甩了甩手臂,然后垂首走了上去。不过转瞬间,他就看见了那座屹立在雪峰之上的仙宫。

    司徒空走了进去。

    仙宫中一片寂静,不闻人声,只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司徒空眼睛一扫,不免职业病发作,忍不住伸手去摸放在一旁的珍贵摆设。

    等他品鉴完了,这才想起正事,蹑手蹑脚地朝着里间走去。

    掀开层层幔帐,隐约能看见床榻上躺着一道纤细的身影。

    以司徒空常年偷香窃玉的经验来看,光远远这么看一眼,就是一个美人。

    只可惜美人命薄,又是一个凡人。

    要是离了这座仙宫,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司徒空感叹了一声,不免见猎心喜,他走到床榻前,准备好好地品鉴一番。

    从身形上看,那人不过十八-九岁,未及弱冠。薄薄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只露出了一截如玉般的皓腕。

    再往上看,便是一条精致利落的颈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就像是一轮弯月一般。

    司徒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想要一见这少年的真容。目光扫了过去,只可惜少年的脸庞被一条纱布遮挡了大半,只能看见挺翘的鼻梁与薄薄的唇瓣。

    但就拼此,就能窥见些许惊艳。

    司徒空下意识伸出了手,想要取下上面遮着的纱布。

    正在小睡的少年似乎有所察觉,发出了一声呢喃:“是谁……”

    司徒空惊醒了过来,生怕引起云竹君的注意,改指为掌,一掌劈了过去要将少年打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