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白月光他回来了 > 第22章 多情无情
    悬崖上空荡荡的, 一阵风吹来,树枝摇晃,发出簌簌的声响。

    过了片刻, 姜黎安这才反应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边上,探出头去看。

    可谢小晚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山崖下方, 只有一枚玉簪掉落在地上,代表着他曾经来过这里。

    姜黎安想要捡起摔碎的玉簪, 刚弯下腰, 就见脚边一块石头松动,滴溜溜地滚了下去,瞬间就被一片混沌的黑暗所吞没。

    山崖如此之高,一个凡人掉下去, 若是没有外力相救,根本就活不了。

    这一切都在姜黎安的计划中。

    让谢小晚知道无情道的真相,在惊慌绝望之中坠崖而死。这样,师兄能够堪破这一情劫,而他也不用担上任何的责任。

    两全其美。

    可是姜黎安的眼前闪过谢小晚坠崖前露出的笑容, 不知为何, 竟然有些惴惴不安。

    -

    坠崖这种事,对于谢小晚来说, 可以称得上是一回生二回熟。

    谢小晚在不停地下坠, 风从耳畔刮过,发出“哗哗”的声响。

    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过往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犹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

    花灯节初见, 灯火阑珊。

    随后亮起一对龙凤花烛, 滚滚烛泪中,身穿喜服的两人携手拜天地,相视一笑。

    突然场景一转。天色阴沉,暴雨瓢泼而下。

    一道剑光乍现,将浓情惬意的日子撕开了一条凌厉的口子,袒-露出血淋淋的真相。

    然后便是灵气缭绕、高耸巍峨的望山宗。云巅之上端坐着一道人影,无情无欲,犹如冰雕。

    他在风雪中,缓声低沉地许下承诺。

    ……

    谢小晚的眼睫颤动了一下。

    其实他与沈霁筠,也有过恩爱不离的日子,若不是出现了种种意外,必定会鹣鲽情深、白头偕老。

    更不用走到如此决绝的地步。

    浓密漆黑的发丝随风散开,谢小晚的脸上不似之前的病弱乖巧,反倒透露出一股冷淡。

    无情道伤人,而多情道伤己。

    每一次渡劫,谢小晚都要为一段感情呕心沥血、至死不渝。这样,方才能够感悟“多情”之意。

    所以,谢小晚每次都会在对方心生爱意之时,以一种决绝果断的方式离去,让对方留下刻骨铭心的一幕。

    而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说起这个,谢小晚还真的要谢谢姜黎安。

    如果不是姜黎安如此热心肠,他还不会这么轻易地“知道”真相。

    现在,他知道沈霁筠修得是无情道,过往的一切都是为了渡劫;也知道,沈霁筠之所以不让他修真长生,是因为要等他死了以后,再回来修道;更是知道,如果他不死,沈霁筠就可能会死。

    结合如此种种,“谢小晚”就应该去死。

    不去死的话,又怎么能够符合他深情不悔的人设?

    就算知道了一切的真相,“谢小晚”至死都还是爱着沈霁筠的。

    这就是……多情道。

    想到这里,谢小晚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释怀的微笑。

    砰——

    孱弱的身躯撞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犹如一颗石子落在水面上,只惊起了一阵波澜,又很快地消失了。

    -

    不远处。

    沈霁筠正与血剑道人缠斗,突地心口传来了一阵刺痛,他慢慢地拧起眉头,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他看见谢小晚从山崖跌落,犹如一只失了翅膀的白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随后,地上渗出了一滩猩红的鲜血,在一袭白衣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

    这一幕不过发生在眨眼间,就算以沈霁筠的修为,竟然也没反应过来。他怔怔地站在原地,口中道:“小晚!”

    可是被呼唤的人早就给不出任何的回应了。

    沈霁筠朝着谢小晚所在的方向走去,可刚迈出一步,就见一道血影从眼前闪过。他像是失了魂一般,连挡都没来得及挡,就直直刺入了胸膛之中。

    血剑道人也是一愣,随后他大声嘲笑:“这就是云竹君吗?天下第一剑修,我看也不过如此。”

    沈霁筠听不到血剑道人所说的话,甚至连痛楚都消失了。他握住了胸前插-着的刀刃,一点点地拔了出来,期间连一声闷哼都没有。

    做完了这一切,他朝着谢小晚一步步走去,脚步缓慢。

    少年静静地躺在了地上,胸前的起伏微弱,他睁着一双眼睛,望着上方湛蓝的天空。伴随着身-下晕出的鲜血,他眼中的光芒也在一点点地消失。

    直到他看到沈霁筠,方才回光返照一般,显露出了一些欣喜:“夫君……”

    沈霁筠跪了下来,握住了谢小晚的手,同时磅礴的灵气涌入其中,护住最后一丝心脉生息。

    谢小晚像是有了一些精神,问:“夫君,我、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剑修的手是最稳的。

    每一块肌肉、筋脉、骨骼都在控制之中,不差一丝一毫。可现在,沈霁筠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不停地颤抖了起来。

    他低声回答道:“我们回家。”

    听到这话,谢小晚的的脸上冒出了一股异样的神采,不过很快就又黯淡了下来。

    就犹如是一支开到奢靡的鲜花,面临的结局就是即将凋零。

    他轻轻一叹,一如昔日的乖巧听话:“夫君……别骗我啦,我们……回不去了。”

    沈霁筠的手指用力攥紧,随后又慢慢松开,他尽量用平静地语气说:“回得去的,现在就回去。”

    谢小晚笑了起来:“真的不用骗我啦,我都知道了,咳咳……”他咳嗽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含糊,“你在等我死,是不是?”

    沈霁筠想要回答“不是”,可他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连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是的。

    沈霁筠就是在等着谢小晚死了,死了以后,他方才能够毫无遗憾的再修无情道。

    可他从来没想过,这一幕将会如此之快、如此之鲜明地出现在面前。鲜血淋漓,让人无法逃避。

    沈霁筠只能说:“你不会死的。”

    谢小晚看着面前的身影,像是透过这个陌生的云竹君,去看当年灯火微澜下的落魄书生。

    他轻轻一叹:“回不去了……”

    沈霁筠不停地涌入磅礴的灵力,想要保留住最后一口生息,等待着药师前来相救。

    可是没有用的,谢小晚本就有油尽灯枯之相,再加上从山崖坠落伤到了五脏六腑,就算是神仙来了也难救。

    最终,他还是在一片血泊中闭上了眼睛。

    一阵山风吹过。

    不知是哪里吹来的桃花,纷纷扬扬而下,有的落入血泊,有的飘在少年的眉心。

    少年的神情温和乖巧,眉眼间没有留下一点的恨意,平静的就如同只是睡着了一般。

    沈霁筠一阵恍惚,耳边响起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

    “夫君,其实你早些告诉我就好了,不用骗我的。”

    “如果你早些告诉我,我是愿意的……愿意为夫君去死的。”

    “现在夫君不用等啦,我死了以后,夫君就能安心修无情道了……咳咳,就祝夫君……太上忘情……无心……无情……”

    “——终成大道。”

    少年的声音清脆动听,说出的也是一个美好的祝愿。

    可落在沈霁筠的耳中,却犹如诅咒一般。

    ——太上忘情,终成大道,永世孤寂。

    沈霁筠抱着少年起身,身形摇晃了一下,几乎站不稳。

    按照沈霁筠的设想,他应该会带谢小晚回到凡人界,用凡人的一世来弥补这一切。谢小晚自然也不会知道背后的真相。

    等到了百年之后,谢小晚寿终正寝,他自然能够了无牵挂地回来修无情道。

    那时,就算谢小晚死了,他也是毫无波澜。毕竟凡人有命,生老病死皆有定数,无法更改。

    可沈霁筠从未想过会变成这样。

    谢小晚以一种决绝而突然的姿态死在了他的面前,没有一点余地,甚至他还没来得及弥补这一切。

    而谢小晚……也知道了真相。

    但就算如此,少年依旧一点恨意,他的心清澈璀璨,犹如一块毫无瑕疵的玉石,到了最后也没有沾染上一点污垢。

    以至于到了生命的最后,他一心想着的,还是他的夫君。

    那个伤他极深的夫君。

    沈霁筠回想起往日的一幕幕,一点点地生出了痛楚,就好像是心头缺了一块,怎么也无法补上。

    他失去了谢小晚。

    又一次。

    沈霁筠茫然地向前走去,一步又一步,连带着他心境上的裂痕也越来越大,直至无法修补。

    他的无情道,终究还是毁了。

    这时,血剑道人提剑追了上来,见到此情此景,不禁皱眉道:“世人皆知云竹君修无情道,怎么从山崖上掉下一个死人,云竹君就变得魂不守舍了,该不会你修的无情道是假的吧?”

    沈霁筠像是没听到一般,不言不语。

    血剑道人却不依不饶:“云竹君,你和我的比试还没结束!”

    沈霁筠没有理会他,而是低下了头,神情专注地拂去少年脸上沾着的血污。

    血剑道人脸色狰狞,欺身而上,“那么今天,我只能送你和这个死人去作一对阴间鸳鸯吧!”

    剑化血色,直取后心。

    沈霁筠却不躲不闪。

    可就在剑光快要触碰到沈霁筠的时候,却陡然一变,转而挑向了他怀中抱着的少年。

    在血剑道人看来,沈霁筠心神不稳、实力大降,是一个打败他的好机会。为了更稳一些,自然是先取其破绽。

    破绽自然就是沈霁筠怀中的人。

    等将这凡人的尸体毁去,沈霁筠自然会心神奔溃,不战而败。

    此情此景,血剑道人已经是必胜无疑,所以还未彻底分出胜负,他就先得意地笑了起来。

    可是没过多久,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住了,然后变成了……恐惧。

    只见血剑道人的额心裂开了一条缝隙,从中整齐地分为了两半,接着“砰”得一声,化作了一地的血沫。

    沈霁筠阖上了眼皮,遮住了其中涌动着的煞气,冷淡地说:“他没死,你该死。”

    此番变故接连,周遭之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四周一片寂静,犹如死地一般。

    突然,一道声音打破了这死寂:“师兄!”

    沈霁筠停下了脚步。

    姜黎安只是在山崖上耽搁了一会儿,没想到这么点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快步追了上去:“师兄,你、你的道……”

    沈霁筠转过了身,一袭天青色的长袍上沾着一大片干涸的鲜血,不复方才的冷清俊逸,满是狼狈不堪。

    不知何时,他的眉间生出了一道竖着的红纹,诡异而冷漠。

    姜黎安看到了他怀中抱着的谢小晚,脚步一顿,假惺惺地问:“师兄,这是怎么了?”

    沈霁筠的目光落了下来,眼中却没有倒映出任何的景象,他淡漠地说:“你也该死。”

    姜黎安一惊:“师兄,你——”

    话音戛然而止。

    姜黎安准备好的花言巧语都没来得及说,就直接被一道冰冷的剑光穿身而过,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先前杀了血剑道人,众人还只是惊得不敢说话,可现在一剑斩杀同门师弟,这就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这是怎么回事?”

    “云竹君怎么杀了自己的师弟?”

    “难不成是修无情道修得走火入魔了?”

    议论纷纷,这下望山宗主再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厉声喊道:“云竹君!”

    沈霁筠披头散发,双目赤红,自语道:“该死的人都死了,还有……”他似乎反应了过来,“是了,还有我。”

    “还有我,我也该死。”

    望山宗主急道:“还不把云竹君拦下来!”

    可四周没有一人敢动。

    他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沈霁筠走了出去,留下一个个猩红的脚印。这连绵的脚印最终消失在了霜雪之中。

    -

    不管望山宗后续发生了什么,都与谢小晚没有关系了。

    在他“死”去的一瞬间,神魂便脱离了那具孱弱的凡人身躯,化作了一道流光,掠向了天际。

    流光一路向南而去,期间花费了数月时间,终是抵达到了目的地——南州。

    南州境地中央立着一座高楼。

    楼高百丈,通体朱红,屋上覆盖琉璃瓦,四周飞檐凌空,上首立着一樽樽神态各异的奇珍异兽。

    高楼入口处的牌匾上书写着“风月”二字,下方悬挂着一对对联,分别是——不谈风月,勿入此门。

    字体飘逸纤瘦,自带一股风流雅致之意。

    流光在附近盘旋了片刻,钻入了其中。

    楼中宽阔,摆设精致考究,来往皆是妙曼动人的女子,声音清脆笑声如银铃。

    摆放在角落的镂空金兽香炉中冒出丝丝缕缕的烟雾,将眼前的一些都点缀得好似仙境一般。

    “时间快到了。”

    “楼主快醒来了吧?”

    “妙音好姐姐,还不快去看看——”

    女子们推搡嬉笑着,最终一位身材高挑,被称作“妙音”的少女从中走了出来。

    妙音哼笑了一声,伸手撩起面前的幔帐,步入了其中。

    在层层幔帐后的美人榻上,躺着一道身影,像是陷入了睡梦中,怎么也醒不过来。

    妙音人如其名,声音犹如百灵,清脆动人:“楼主——”

    幔帐后。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缓缓睁开,似还未完全清醒过来,怔怔地看着摇晃的床幔。

    妙音不解,又喊了一声:“楼主?”

    谢小晚这才惊醒了过来,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侍女,恍如隔世一般。

    他轻轻一叹:“是你啊,妙音。”

    妙音低头:“是。”

    谢小晚坐了起来,半倚在了软垫之上。他轻轻抬手,一股柔和的灵气吹拂而去,将垂下的幔帐都挂了起来,夜明珠也一一亮起。

    在柔和的光芒照耀下,风月楼的雅致贵气全都展现了出来。

    回家了。

    谢小晚轻轻舒了一口气。

    妙音听到了动静,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

    美人榻上的人身穿一袭朱红色洒金长袍,袖口领口的金纹在光芒下熠熠生辉。可就算如此耀眼,也依旧遮挡不住他的容貌。

    只凭一双微微上翘的含情目,就足以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就是……风月楼主。

    不管妙音见了多少次,却依旧看得红了脸颊,为了遮掩住自己的异样,她转移了注意力,问道:“楼主,您此番下凡历时三年零八个月,渡劫还算顺利吗?”

    顺利?

    谢小晚冷哼了一声:“还行吧。”

    妙音从这两个字中就能听出,楼主这次渡劫肯定遇到了不太好的事情。她生怕触霉头,于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四周安静了一瞬。

    谢小晚伸出一根嫩生生的手指,点了点脸颊,随意地说:“我走的这些日子,楼里可有事?修真界中又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妙音声音清脆,说起话来更是洋洋盈耳:“有趣的事情倒是挺多的,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谢小晚的指尖绕住了一根乌黑的发丝,懒懒地说:“随便说吧。”

    妙音立在美人榻前,微微颔首,不疾不徐地说:“首先就是——各大宗门之间的千年之约要到了,其中我们风月楼也有份,还请楼主好好准备,不要落于其他宗门的下风了。”她顿了顿,知道自家楼主对于此事没什么好胜心,又加了一句,“要知道合欢宗,天喜宫的都在等着看我们楼的热闹呢。”

    谢小晚眉梢一挑,果然没有什么兴趣:“先下一个。”

    妙音见状,只好换到下一个话题:“前些日子,南海龙子强闯风月楼,想要见楼主一面。”

    一听到这个,谢小晚的眼睫眨动了一下,像是在思索:“南海龙子,听起来有点耳熟。”

    妙音脆生生地说:“楼主您忘啦,这是您曾经的渡劫对象……之一。”

    谢小晚恍然大悟:“哦,然后呢?”

    妙音低声道:“南海龙子没见到楼主,又听说楼主下凡渡劫去了,气的砸了半个风月楼。”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八卦的神情,“楼主,您看要不要抽空见上一面?”

    谢小晚倒是也不生气,反而笑意盈盈:“见不用见了。南海有钱的很,你把损坏的东西列一张单子,送去南海,让他们照价、哦不,双倍赔偿。”

    妙音:“是。”

    这一茬翻过之后,妙音又说起了其他的趣事,不过修真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中有名的、值得谈论的也就这么些人。

    她说得差不多了,正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兴奋地说:“楼主,我又想起一个有趣的事情。”

    谢小晚听着妙音的声音都拔高了些许,来了点兴趣,稍稍坐直了起来,问:“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妙音娓娓道来:“前些日子,望山宗的云竹君不是晋升到化神吗?没想到举行宴会的时候,他突然间走火入魔了,不仅无情道出了问题,还斩杀了自己的师弟……”

    谢小晚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淡去:“没意思。”

    妙音只好停下了话头。

    谢小晚一手撑着床榻,正要起身,突然问道,“哦,对了,此番千年之约定在什么地方?”

    妙音低声道:“东洲。”

    谢小晚拂过额前的碎发:“算算日子,该出发了吧。”

    妙音回答:“是,这几日不出发的话,可能就要赶不上了。”

    谢小晚走下了美人榻,光影交错间,他的眉眼精致,如同水墨画轴一般,虽只有寥寥几笔,却能看出无尽的意境来。

    “那就准备出发罢。”他抬起手臂,朱红色的长袍缓缓飘落了下来,在白皙的皮肤上倒映出了一抹红意,“我们风月楼也许久未曾现世了,招摇一些,免得让旁人觉得我们楼中无人。”

    妙音精神一震,大声地回答:“是!”

    -

    三月之后。

    东洲。

    因此次千年之约定在东洲,故而各大宗门都纷纷赶往此地,沉寂已久的东洲也热闹了起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

    不少散修听到了风声也赶来了此地,摆出各种珍奇异宝,准备狠狠地赚上一笔。

    故而街上人声鼎沸,来来往往都是身穿宗门服饰的年轻修士们。

    “望山宗也到了?”

    “来了,前两天才到的。”

    “那这下可真就热闹了……”

    正交谈着,突地在某一刻,街上的声音都消失了。

    有人不解,也不敢开口询问,只能用眼神示意:怎么了?

    旁人也不说话,只指了指半空中。

    只是还未来得及抬头去看,上方突然一暗,然后就是一大片阴影遮天盖日地落了下来,连日晖都被遮挡住了。

    再接着就是轰隆声响传来,一艘飞舟从远处驶来,稳稳地停在了东洲主城的上空一动不动。

    城中众人皆仰头看去,只见飞舟浑然一体,碧玉生辉。船壁之上绘制着栩栩如生的侍女飞天图,侍女的眼、手之上皆点缀着价值不菲的灵石珠宝。有懂行的人一看就知,这灵石珠宝看似点缀,实则形成了一个极为精妙的阵法,能够抵御化神修士的一击。

    “能攻能守,实用与美观为一体,看来这艘飞舟价值不菲啊!”

    “是啊,现在这年头,谁家还用私人飞舟啊,这驱动一次都得花费上万块灵石,实在是不划算!”

    “看看这派头,就知道人家不缺这点灵石。”

    待飞舟停稳之后,船舱之中走出了一排的白衣侍女,各个都是面若桃李、身姿妙曼,一袭白衣出尘不染,好似天上仙子一般。

    “这出行阵仗如此之大,到底是什么来头,连那些个老牌宗门都比不上吧?”

    “你没看到他们的锦旗吗?这是风月楼。”

    有刚出茅庐的年轻修士疑惑不解:“风月楼,好像听说过,名头有这么大吗?”

    有好心的前辈笑着说:“南天风月,北境望山——这话听说过吗?”

    年轻修士懵懂:“好似听说过,还望前辈解惑。”

    前辈摸着胡子解释道:“此话含义就是,南州有风月楼,北境则有望山宗。两个门派一南一北,一邪一正,遥遥呼应、两不相干。但是,这两个都是在修真界中鼎鼎有名的门派。”

    小年轻疑惑:“我听过望山宗,却从未听过风月楼。”

    前辈瞥了一眼,见他年纪轻轻,身量尚小,止不住地摇头叹气。

    越是这样,小年轻就越是好奇,追着老前辈问个不停。

    前辈无奈,只好道:“你这么年轻,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小年轻不假思索地问:“为什么?”

    前辈摆了摆手,不想再说下去了。

    小年轻心中好奇得紧,但因为年轻气盛,口无遮拦,为了引起旁人注意,还故意道:“如此遮遮掩掩,说不定风月楼主是个丑人,还不如他的侍女们呢。”

    在各种议论围观中,那些白衣侍女从飞舟上翩然而下,白衣猎猎,英姿飒爽。

    众人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路,伸长着脖子,想要一窥真容。

    叮铃——

    一阵银铃声响起,泛起一道道无形的涟漪。

    接着,一道红影落了下来。

    来人一袭朱红长袍,颜色艳丽如火。如此饱满的颜色,一般人穿在身上只会将自身显得黯然失色,而来人却唇角含笑,硬生生地将红衣压成了陪衬。

    他的眉眼如同山水墨色,白玉无暇,所至之处,令人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这一幕。

    那个刚才还叫嚣着风月楼主是个丑人的年轻人,更是失了魂一般。

    “这就是风月楼主啊……”他喃喃道。

    待到身影远去,小年轻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去找他的同伴:“林兄,你看到了没有!”

    本来小年轻还有些不好意思,可一看,往日被别人称赞成熟稳重的林兄也是一脸出神,这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他又喊了一声,开玩笑道:“林兄,你该不会是看得春心萌动了吧?”

    林景行怔怔地看着前方,喃喃自语道:“这世上会有如此像的两个人吗?”

    小年轻没听清,问:“怎么了?”

    林景行摇头:“没什么。”

    小年轻格外的激动,提议道:“要不我们再追上去看看?”

    林景行忖量片刻,摇了摇头:“算了,宗门派来的人已到东洲,再加上我师父……我需要先去与宗门之人汇合。”

    小年轻也听过一耳朵望山宗发生的事情,只能遗憾地点点头:“那好吧……”

    两人就此分道扬镳,林景行汇入了人流中,一路行去,来到了一处客栈,走入了其中一个僻静的院落。

    小院中布置着特殊的阵法,看似不过两进的院落,实则里面别有洞天。

    林景行步入其中,就见其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更有灵气氤氲,令人心旷神怡。

    他正要往里走去,突然瞥见隔壁闪过一道朱红色的背影,他转过头去,那身影已然消失在了玉树琼花中。

    风月楼……

    就住在隔壁吗?

    林景行心生疑惑,但也只有一点疑惑,毕竟他不可能将一个凡人与风月楼主联系到一起。

    或许只是样貌相似吧。

    这么想着,林景行走入了小院深处。

    望山宗的弟子皆住在这院落中,林景行寻来一位弟子,问:“云竹君在何处?”

    弟子听到“云竹君”这三个字就脸色一变,支支吾吾地说:“在、在最里面。”

    林景行皱起了眉头。

    往日宗门之中,弟子们确实畏惧师父,可不至于如此……惊恐。

    “我离开宗门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林景行问。

    弟子两股战战,不管问什么都只会摇头。

    林景行只好作罢,往着最深处的小楼走去。

    小院有阵法布置,外面风景如春、温煦暖和,可越往里走,就越是寒风凛冽,直叫人瑟瑟发抖。

    林景行用灵气御体,可还是觉得寒风刺骨,他搓了搓手臂,加快了脚步。

    待走入其中后,他见一道天青色的身影枯坐在外,雪落纷纷,几乎将那人堆成了一个雪人。

    “师父……”林景行恭敬道。

    没有回应。

    林景行等待了片刻,终究是按捺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此次出来,可安顿好了小晚?小晚只是一个凡人,我许久不在宗门,恐生意外……”

    叮当——

    风雪中,传来了锁链碰撞的声响。

    林景行一愣:“哪里来的锁链?”

    话音未落,他就见前方雪人的手足之上皆缚着一条手腕粗细的锁链,将人牢牢地困锁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林景行下意识道:“师父,是何人害你?”

    他正要上前去解开锁链,可一抬头,却对上了一双赤红的眼睛。

    那眼中犹如岩浆灼灼燃烧,透露着无比凶煞之意。

    赫然是……入魔了。

    林景行:“师父?”

    沈霁筠丝毫不闻,只用沙哑低沉的嗓音说:“我后悔了。”

    “我后悔了。”

    “……悔了。”

    “……”

    林景行慌忙退出了小院,去找宗门中的长老询问此事。

    长老语不详焉,左顾而言他。

    林景行好歹也是新生代修士中的佼佼者,当即道:“若是长老不直言,我就去问宗主。我乃云竹君唯一的亲传弟子,难不成还没资格知晓内幕了吗?”

    长老只好说:“云竹君无情道已毁,入魔了。”

    林景行先是一惊,随后质问道:“既然入魔,不是应该让师父好生静养吗?怎么还带师父来东洲?”

    长老也叹气:“这是宗主的意思,云竹君虽然入魔了,但战力还是天下无双的,这次千年之约,我们必定要拿下第一名的。”

    林景行沉默片刻,道:“入魔之人无法控制,万一出了什么事,岂是我们能担当得起的?”

    长老松了一口气:“若只是这事,倒是无妨,宗主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能够控制云竹君。”

    林景行心生疑惑:“是什么法子?”

    长老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拍了拍手掌:“出来吧。”

    林景行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看了过去,只见珍珠帘子后,出现了一道纤瘦的身影。

    远远一看,他就脱口而出:“小晚?”

    林景行出来已半年有余,有一段时日未曾见过心上人了,可就算如此,心中爱慕之情不减反增,此时见到这身影,他快步走上前去。

    可还未到跟前,他就生出了一股古怪而陌生的感觉。

    “不……”林景行摇头,“这不是小晚,这是谁?”

    一道灵气激荡,吹散了珍珠帘子。

    可出现在面前的那张脸,确确实实是谢小晚的模样。可是,虽然长得很像,但在细枝末节处,又能看出不同来。

    长老捋了捋胡子,意味深长地道:“不管他是谁,只要能控制住云竹君,那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