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白月光他回来了 > 第38章 字字如针
    见到这道熟悉的人影, 谢小晚倒是有些意外。

    他抬起眼皮,遥遥望了一眼,只是隔着一帘朦胧的夜色, 很难看清来人的神情。

    谢小晚的眉心微微蹙起,又生出了一些疑惑。

    沈霁筠怎么会在这里?他走了一路, 应该早就将这些个人远远甩在身后了。难不成,这人一直都跟在后面?

    谢小晚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若不是现在被发现了, 沈霁筠或许会一直这么不近不远跟着。

    他这样到底想做什么?

    谢小晚的目光一凝,纵然心中有众多问题疑惑, 可却依旧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风起云卷, 月色被遮住了三分,使得山野间越发沉寂,唯有枝头摇曳, 沙沙作响。

    沈霁筠身姿笔挺地站立在了远处, 也不出声, 似乎是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分不出你我来。

    谢小晚:“……”

    这种场景,让他感觉像是在玩一场木头人的游戏, 就是在比谁先耐不住开口说话。

    一炷香的时间悄然过去。

    谢小晚有些受不了这种奇怪的氛围,还是没能忍住:“你……”

    可是他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什么, 只吐出了一个字,便又止住了口。

    不知道沈霁筠是不是误会了, 在听到这个短暂的音节后,就抬脚走了过来。

    谢小晚看见身影靠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下, 面上闪过一丝防备之意。

    沈霁筠也察觉到了谢小晚的警戒, 停下了脚步。他没有再靠近过来, 只是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物件,轻轻放在了地上。

    谢小晚低头看了过去。

    平整的地面上摆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琉璃瓷瓶,也不知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沈霁筠的指尖一动,一道剑气迸射而出,在撞上瓷瓶的一瞬间,又化作了一道柔和的灵气,将其送到了谢小晚的面前。

    谢小晚的目光在沈霁筠和地上的瓷瓶间回转了一下,在犹豫了片刻后,伸手捡起了瓷瓶。

    瓷瓶打开。

    里面顿时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再一看,其中装盛着一汪淡绿色的液体。

    ——是治伤用的灵药。

    谢小晚的手指握住了瓷瓶,看了一眼沈霁筠。

    只见沈霁筠依旧沉默,一片阴影下,脸侧棱角分明,似乎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制在了心中,只留下了一股冷静自制。

    谢小晚有些摸不清面前这个人想要做什么,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必定是先治伤来得重要一些。

    于是他无视了沈霁筠,自顾自地拎起了衣摆。

    在刚才的缠斗中,谢小晚的右侧小腿受了伤,伤势没来得及处理,后又经历了一番跋涉,更加雪上加霜。现在一掀开布料,就能瞧见小腿侧出现了一片斑驳的血痕,在一片白皙的肌肤上,只看一眼便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谢小晚本来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可现在布料蹭过伤口,又带来一阵清晰的痛楚。

    秀气眉毛蹙了起来,他看着这伤口迟疑着不敢下手。

    谢小晚有些怕疼。

    虽说平日里为了渡过情劫,他总会不择手段甚至于伤害自己的身体,但他还是怕疼的,加上皮肤白皙娇嫩,就算是一点点伤势都会痛上许久。

    谢小晚想着该怎么下手,就在他想要一咬牙把药涂上去的时候,从旁伸来了一只手,夺走了他拿着的瓷瓶。

    谢小晚:“?”

    该不会是后悔了,不给他药用了吧?

    这么想着,他抬头一看,沈霁筠已经半跪在了面前,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脚踝。

    冰凉的触感袭来,谢小晚下意识想要抬脚挣脱控制。

    只是他一个养尊处优的风月楼主,又怎么能敌过常年在雨雪中练剑的剑修?不过动了一动,就被人按了下来。

    沈霁筠按着纤细的小腿,声音沙哑地说:“帮你上药……”他顿了顿,又添了一句,“并没有别的意思。”

    谢小晚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神也有些飘忽。

    本来没有后面那句话还好,现在这么一说,总觉得有些尴尬,好似他在自作多情一般。

    星月光辉洒下。

    地上的影子渐渐靠在了一处。

    两人实在是靠得太近了,谢小晚都能看见沈霁筠衣领上绣着的暗纹,鼻尖还能嗅到一股清冽的霜雪气息。

    一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云竹峰的山巅。

    谢小晚回过了神,避开眼去,不再看面前的人。

    只是眼睛看不到,触觉却越发的敏锐,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身旁之人做出的每一个动作。

    比如,沈霁筠的手指从小腿边上轻轻划过,因为常年练剑,他的指腹生着陈旧毛糙的老茧,蹭上来的时候显得有些刺人。再比如,药膏覆盖上伤口,带来一股清凉的感觉……

    谢小晚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抿了抿唇角,没有动弹,只想忍着快点结束这一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小晚方才听到耳边传来一道低哑的声音:“好了。”

    谢小晚转过了头。

    沈霁筠无声地站了起来,他的身姿挺立犹如青竹一般,在面前落下了一片阴影。

    谢小晚垂下了眸子,在灵药的作用下,小腿上的伤势已经缓缓淡去,不留一丝的痕迹。

    只是,伤势消失,却在肌肤上留下了一股奇异的触感。

    谢小晚不动声色地伸手揉了揉小腿,整理好衣摆后,发现沈霁筠已经自觉地走开,使得两人之间保持了一段安全的距离。

    看样子,沈霁筠还要一直跟着他。

    谢小晚犹豫着开口:“你……”别跟着我了。

    只是话还没出口,就被眼前一道雪亮的剑光打断。

    沈霁筠的剑一向锋利无情,就算如今无情道被破,也依旧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寒风席卷而来,谢小晚眼前的额发被吹得向后扬起。

    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抬起眼皮,直直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沈霁筠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有一双眼瞳赤红,像是沉寂了万年的火山,一夕喷发,就是万物凋零、生灵涂炭。

    是要给他一剑吗?

    还是……要直接杀了他,了解了这一段因果吗?

    这些思绪从谢小晚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转念一想,这一轮比试的规则格外不同,就算是在玄天迷城中身死,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大不了就是被提前淘汰。

    所以,这一剑不是针对他。

    不过转瞬间,谢小晚就反应了过来,回眸一瞥,看见黑暗中蛰伏着几道身影,手中拿着的武器折射出一道光辉,满是杀机。

    他足尖一点翩然向旁躲去。于此同时,一道剑气从面前划过,直取身后的人影。

    一股血腥味弥漫在了山野中。

    谢小晚腿上的伤势还未完全好,现在突然这么一避,有些稳定不了身体,朝着一侧踉跄而去。

    他以为自己会摔倒在地上,便提前用手肘挡了一下。

    可意外的是,他没有跌倒在地,而是撞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谢小晚靠在沈霁筠的怀中,过了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沈霁筠也没有阻拦,还伸手扶了一下。

    谢小晚站稳,急忙退后两步,拉开了距离。

    沈霁筠的手掌悬在半空中,怔了一下,方才收了回来。

    他的另一只手握着剑刃,可见一抹血色缓缓流淌而下,沉默了片刻后,他哑声道:“抱歉。”

    谢小晚整理了一下衣衫,稳住自己的声线,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没事。”

    短暂的交谈结束。

    两人远远站着,谢小晚转过身去,有些冷淡疏离。

    远处,石子堆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尸体。不过须臾,夜色中亮起了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显然都是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野兽。

    沈霁筠道:“这里不安全,先走罢。”

    谢小晚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在分析利弊之下,肯定知道有人作伴是比单独一人要安全。

    于是他没有拒绝,跟上了沈霁筠的脚步。

    走出一段路,又来到了一个较为僻静安全的地方。

    沈霁筠淡淡地开口:“休息。”

    谢小晚抬头望着天边。

    天色阴沉,还是一片漆黑,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们不了解地形情况,在这里休息是最好的选择。

    谢小晚也有些累了,毕竟在玄天迷城中不仅要和敌人斗智斗勇,连队友都要防备一二。

    此时一坐下来,就有一股倦意涌了上来。

    在睡意朦胧间,他撑着眼皮,望向了身侧之人。

    只见沈霁筠笔直地站在不远处,一手持剑抵地,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谢小晚看了一会儿,快要收回目光之时,没想到沈霁筠突然转过了头,恰好两道目光撞到了一起。

    谢小晚:“……”

    现在假装睡着了还来得及吗?

    不管来不来得及,他先闭上了眼睛。

    只是经过了这么一遭,已然是倦意全无,怎么也睡不着了。

    谢小晚闭眼靠在一块巨石上,能够察觉到一股视线在他的脸上徘徊不止。

    哎。

    现在看他又有什么用?

    覆水不可收,往事不可追也。

    现在做出这番模样,只能给自己平添烦恼。

    谢小晚的眉间淡淡的,正准备假装睡着,耳边冷不丁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你说……”

    谢小晚悄然睁开了眼睛。

    月影浮动。

    沈霁筠的身影伶仃,显现出了一股萧瑟的意味,他问:“我还会遇到他吗?”

    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那个凡人少年。

    谢小晚的手掌搭在腿上,屈指轻轻叩过,反问道:“你又为何想要见到他?”

    沈霁筠没有回答。

    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谢小晚轻笑了起来。

    他的五官生得精致漂亮,做出狭促的神态也不令人厌烦:“我知道云竹君修无情道,如今的这番结局,不正巧是合了云竹君的心意吗?”

    凡人命短,不过百年。

    若是按照沈霁筠的想法,等到凡人少年寿终正寝,再回头修无情道。可这一来一回,也要花费百年时间。

    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谢小晚只不过是舍去其中这些不必要的环节,直接进入到下一步,省得大家都浪费时间。

    沈霁筠握剑的手颤动了一下:“我……是我后悔了。”

    谢小晚歪了歪头,脸侧的一缕发丝轻轻摇晃了一下,状若天真好奇地问:“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

    这位曾经无情决绝,端坐于云端之上的云竹君,竟被问得有些局促了起来。

    后悔有用吗?

    没用。

    后悔了,并不代表着以往的伤害与痛楚都消失了。

    同样,就算日日悔恨,也不能让时光倒转,磨平一切的伤痕。

    后悔,是最没用的东西。

    谢小晚见到这一幕,轻轻叹了一口气:“所以,后悔了也没用,你见他干嘛呢?”

    沈霁筠定定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失神了一下,而后道:“至少可以弥补以往的过失……”

    谢小晚道:“若是他不想要这‘弥补’呢?”他字字如针,直戳正心,留下一段血淋淋的痕迹,“而这迟到的愧疚与深情,或许对他来说,可能只代表着困扰与麻烦。”

    沈霁筠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谢小晚的眉眼带笑:“这般,你还要见他吗?”

    声音消散在林间。

    沈霁筠感觉到心口生出了一点痛楚,正缓缓地蔓延到五脏六腑,使得手脚冰凉。

    这样,还要见他吗?

    就算见到了小晚,又能怎么样?

    沈霁筠从未想过,也许……经历了这么多世事后,少年根本就不想再见到他了。

    在认识到这一点后,他又感觉到一股密密麻麻的痛楚,使得他血气翻涌,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你……”沈霁筠嘴唇动了一动,最终只化作低低的一声,“你先休息吧。”

    谢小晚又怎么能睡得着?

    他扶着身旁的巨石,慢慢地站了起来:“不用休息了,时间不多了,还是先避开毒雾吧。”

    远处,天际破晓,朝霞热烈地燃烧了起来。

    同一时间,毒雾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只余下了一片并不算宽阔的空间。

    第二轮比试,即将要分出胜负了。

    谢小晚越过了沈霁筠,朝着前方走去。

    沈霁筠一声不吭,跟在身后。

    其实他已经能够猜到,面前的这位风月楼主就是曾经的凡人少年谢小晚。虽然从性格、身份天差地别,但……他又怎么认不出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年。

    他的少年……

    沈霁筠不知期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点——他的少年还活着,还没有如春花凋零,也没有被永远地冰封在冰冷的霜雪之中。

    这样,就很好了。

    既然谢小晚不愿意相认,那他就不会去拆穿这一切。不,更准确的说是,他在畏惧……畏惧说穿了一切之后,他的少年就会消失在眼前,犹如镜花水月,再也不见。

    -

    山路蜿蜒曲折。

    待费尽心力地翻过面前的山川后,谢小晚一抬头,意外地在前方看到了两道身影。

    一个是藏镜,另一个是叶荒。

    藏镜面色如常,只是转动佛珠的速度变得缓慢了起来。

    而叶荒眼神凶厉,肩膀还带着一道剑伤,显然是在沈霁筠的手上吃了大亏。

    不过在看到谢小晚的时候,眼神就突然一变,出现了兽类特有的占有欲与侵-略性。

    谢小晚的脚步一顿,太阳穴隐隐作痛。

    他能够说服沈霁筠,是因为沈霁筠的性格如书生君子,不会做出野蛮之举。可……面前的这个叶荒就不一定了。

    叶荒咧了咧嘴,笑容满面:“巧了,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了云竹君,还有……”他一字一顿,“风、月、楼、主。”

    不消多言,沈霁筠便从谢小晚的身旁走过,挡在了面前。

    看到这一举动,叶荒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云竹君,你怕是不知道吧,你身后的这位风月楼主,修得可是……”

    谢小晚的生出一丝不妙的情绪。

    只听见藏镜在一旁,缓慢地念出了三个字:“多情道。”

    世人皆知,云竹君修无情道。

    因无情道断情绝爱、无情无欲,云竹君修成之后天下无敌手,故而名声大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对比之下,多情道就显得不这么出名了。

    可没有名声,也依旧是有人知晓的。

    藏镜身为西漠密教佛子,阅过无数藏书,自然知晓风月楼的多情道之术。

    原本他还没往这个方面去想,现在见了风月楼主露出了真容,才将两者连到了一处。

    藏镜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金红袈裟披在身上,佛光照应,一脸的慈悲为怀:“贫僧有听闻多情道之术,乃是下凡渡情劫,为人呕心沥血、至死不渝,方才罢休。”

    叶荒的目光一狠:“所以,以往那些深情……都是骗人的。”